您的位置:中国网络文学联盟理论评论当代文学[专题]军旅文学

中国当代军旅文学的“第四次浪潮”

收录:2012-5-19  作者:朱向前  来源:《南方文坛》2005年第2期  点击:3245
赞一个 赞 0  损一下 损 0
更多精彩文章,敬请点击浏览军旅文学专题、或者朱向前朱向前评论集  

马晓丽以一部思想穿透力直逼《炮群》和《穿越死亡》的《楚河汉界》令军旅文坛大为惊异。马晓丽出身军人家庭,虽然承袭了由朱苏进开创的“铁蒺藜”式的写作风格,显示了女性罕见的强悍笔力,但同时又凸出了自己的思考维度和叙事特色。

相对于《炮群》和《穿越死亡》,《楚河汉界》对军门子弟个人奋斗史进行了更深一层的挖掘。此前的作品,主人公们面临的主要矛盾是理想与现实的不可调和,是实现目标的过程中所遇到的阻力和痛苦,而不是人格分裂的痛苦。而《楚河汉界》已经意识到了在理想、目标之下人自身的变异,并对这种变异提出了质询。通过父亲周汉的反观和儿子东进、南征的故事,作者又进一步引发出对理想和追求本身的怀疑;但是这种怀疑的最终结果并没有否定理想,而是为理想实现找到了一种道德平衡,这就又与《醉太平》构成了一组相承接、相融合的互文关系。此外,《楚河汉界》虽然以军门子弟的人生道路为主线,但对军门以外人物的命运亦有独特的形象塑造。以前的作品在描写非军门子弟时视点多在农民军人身上,如“农家军歌”路线;而这部小说里与周东进对比描写的同代军人魏明坤并非农民出身,他的人生理想是在同周东进的一次次较量中逐渐强化起来的,他只是个人单独奋斗的一个代表形象,并没有深厚的文化背景为依托。魏明坤一次次的精神蜕变没有伴随着阵痛般的道德伤痛,因此他就不会面临历史道德与现实要求之间的两难选择。值得一提的是,对于军门子弟内部分化的描写也是作者的一大收获:黄妮娜、“小不点”、李小兵等,是军门子弟中最没有抱负、也最没有理想的人物,他们从某种程度上构成了对革命奋斗的反讽,也从反面预告了理想本身的意义。在情节叙述的设置上,《楚河汉界》亦有独特之处。小说在某种程度上实现了历史和现实的接洽与对比,形成两条线索:一方面,小说从周汉昏倒,进入脱离肉体的潜意识状态写起,使人物可穿越历史与死者自由对话,形成与现实的某种对应;另一方面,这种超越了现实的价值判断也有利于以比较超脱的审视眼光看待现实和历史,进而从一个更高的层次上为解决现实束缚提供某种指导和暗示。在历史与现实的交织中,小说道出了核心问题,即在信仰、理想、追求的旗帜下,人如何解决自身存在的问题,也就是要坚持自身的统一性、确立个人追求与个人良心的统一,引申开来,便是个人与历史之间的矛盾。小说里的人物,都有一种在历史规则下对于真假、美丑、善恶的焦虑,这是一个如何评价真、坚守真的哲学式的痛苦。当看到周汉在关于团长个人荣誉和耻辱的选择中,终于牺牲油娃子的做法时,我们一方面发现人在这种选择以及由此衍生的真假判断的痛苦中必选其一的无奈与绝望,另一方面也看到了历史的无情和历史发展中一些原则本身的可变性。小说为解决上述理想与现实、个人与历史的种种对立,以象棋为喻,指出输赢无高下,但最高者应是“棋性”,表达了作者的一种关切:在历史的背景下如何尽力拓展个人生存的空间,如何在“心灵之河”与“现实之河”之间凿开一条渠道。小说借人物之口说道:“或许,只有不拘于现实之河的人,才有可能渡过心灵之河。”这是某种方式的平衡,更是某种方式的无奈。

中国当代军旅文学的“第四次浪潮” 共有12页,您还有2页没有浏览

首页 上一页 [4] [5] [6] [7] [8] [9] [10] [11] [12] 下一页 尾页  页次:10/12
我来说两句......
赞一个  损一下
热门理论专题
理论评论
其他网友正在浏览...

Microsoft OLE DB Provider for SQL Server '80040e31'

ʱѹ

/Theo/Show.asp 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