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中国网络文学联盟理论评论当代文学

神圣光环下的魅影

收录:2012-5-18  作者:翟永明  来源:《文艺评论》2008年第1期  点击:2003
赞一个 赞 0  损一下 损 0
更多精彩文章,敬请点击浏览翟永明评论集  
联盟网站www.ilf.cn低价转让,现寻求合作伙伴。有意者,请联系群主夏津——QQ:504582083,手机:13801035796。

在李锐的小说中,尤其是《厚土》之后的作品,“革命”的影子不断地浮现于各种故事的叙述中。《厚土》、《黑白》以及《无风之树》都是以“文化大革命”为背景,“革命”成为一个隐遁于后台却又操控着人物命运、情节发展的重要力量,而在《旧址》及《银城故事》中,革命更成为直接的表现对象,小说在对将近一个世纪的历史描述中彰显了革命的整个进程。这些各具形态的“革命”的表现,不仅体现了李锐对“革命”的全面认识,而且也反映了他对整个20世纪历史进程的反思与质疑。

作为贯穿于整个20世纪的关键词,“革命”几乎席卷了历史的各个角落,几乎任何一种历史行为中都有它的身影存在,它制约着历史的各种发展因素,并在很大程度上决定了历史的发展走向。客观地看,“革命”对人类历史的发展有着巨大的推动作用,在某些特定的历史时期,如在一个国家不统一、民族不独立、社会不安定、政治不清明的社会里,“革命”会为一个强有力的、高效廉能的、能实现国家统一和确保社会安定的全新国家政权的建立提供必要的前提。不少历史事实也证明,每当国家的政治、经济彻底恶化,各种矛盾难以调和时,“革命”往往会打破重重束缚,推动社会进入一个全新的历史发展期。以20世纪的民主主义革命为例,1949年前中国社会的统治集团,从晚清政府到北洋军阀政府再到国民党政府,其本身或自始至终都不能推动现代化进程,或越到后期越成为现代化发展的主要障碍,更重要的是他们在执着于依靠武力维护本集团既得统治权益上有着惊人的相似性。因此,要打破这种既存的社会秩序与架构,就必须采用武装斗争的方式即暴力革命的方式。这样,“枪杆子里面出政权”成为当时现实中国社会中的“绝对”真理,任何主义、理想或现代化发展范式,若无军事实力的支持或主导,就没有实现的可能性。同时,在中国这样一个封建专制制度长期统治、封建的自然经济闭塞落后,封建的思想意识、传统观念根深蒂固的农业大国里,没有暴力革命的扫荡,封建的根基无法撼动,历史的惰性无法打破,土地制度变革与农民生存状况的改善也无法实现。因此,革命在历史的行进中往往发挥着扫除变革障碍的重要作用。

但是,不可否认的是,在“革命”神圣光环的笼罩下,人们对“革命”的认识与判断很容易陷入单纯与简单,“革命”所包含的另一面影响往往会被人有意无意的忽略。这首先表现在“革命”本身所包含的暴力因素以及这种暴力所带给个体生命的巨大损害上。“革命”一词在中国古语里早已存在,许慎在《说文解字》中认为:“兽皮治去毛曰革。”其中含有脱离、剧变和死亡之义;“命”意谓生命、命运、天命等义。两字合而用之最初现于《易经》:“天地革而四时成,汤、武革命,顺乎天而应乎人,革之时大矣哉!”①后“革命”成为儒家学说中重要的政治话语,它延续“兽皮治去毛”的古义,指朝代更迭过程中,以武力推翻前朝,包括大规模的杀戮。但这里的“革命”不仅仅包含着“暴力”的含义,而且强调其像四季轮回一样,是受之于天命,顺乎民心的行为,这就确立了“革命”的合法性存在。在近代,随着封建王朝的日薄西山以及西学东渐浪潮的冲击,“天意民心”的说法渐为19世纪以来的进化论所取代,这使得近现代“革命”中包含的暴力获得了新的合法性支撑。毛泽东在1927年《湖南农民运动考察报告》中宣称:“革命不是请客吃饭,不是做文章,不是绘画绣花,不能那样雅致,那样从容不迫,文质彬彬,那样温良恭俭让。革命是暴动,是一个阶级推翻一个阶级的暴烈行动。”②这种对“革命”的界定反映的正是中国传统革命理论与马克思主义阶级斗争理论的结合,这一界说后来成为长期指导中国社会革命和发展的中心思想,也是文学创作所遵循的基本原则,它对20世纪“革命”话语的阐释产生重大的规约性力量。长期以来,中国主流文学对“革命”的表现总是按照社会发展的规律,将其纳入国家、民族等“宏大叙事”的模式中,强调其“合目的性”的特征,以历史必然性规律作为认识与评价“革命”的终极标准,即使偶尔涉及到革命中个体生命的付出与牺牲,也最终以历史的进步作为补偿被掩盖了。李锐的小说即是要打破“革命”的政治学诠释的单一规约,剔除其强烈的功利色彩,揭示出其“合目的性”与“合规律性”背后隐藏的“暴力”对个体生命的损伤与压抑,同时也对革命中民众本性的负面因素也进行了深刻的反省。

神圣光环下的魅影 共有7页,您还有6页没有浏览

首页 [1] [2] [3] [4] [5] [6] [7] 下一页 尾页  页次:1/7
我来说两句......
赞一个  损一下
  • 网友点评
  • 点赞一族
 ※ 水平一般哪?!暂时还没有网友给《神圣光环下的魅影》点评。
 ※ 水平一般哪?!暂时还没有网友给《神圣光环下的魅影》点赞!
精彩图文
“绝对之词”与“弃置之物”或发现之心——关于9位诗人新世纪写作的一份阅读笔记
“绝对之词”…
以民为本的情怀——看何建明的“国家叙事”
以民为本的情…
最是宁静能致远——《一平方英寸的寂静》读后
最是宁静能致…
有文艺悖论,才是好作品——文艺理论家童庆炳谈战争题材作品与和平时期文艺创作
有文艺悖论,…
张炜:追寻文学的精神“高原”
张炜:追寻文…
人性中的罪与美
人性中的罪与…
热门理论专题
理论评论
名家评论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