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中国网络文学联盟理论评论当代文学

新诗:现状及未来

收录:2012-5-18  作者:张曙光  来源:《文艺评论》2006年第3期  点击:1335
赞一个 赞 0  损一下 损 0
更多精彩文章,敬请点击浏览张曙光评论集  
联盟网站www.ilf.cn低价转让,现寻求合作伙伴。有意者,请联系群主夏津——QQ:504582083,手机:13801035796。

谈论诗歌的发展趋向多少和算命先生有些相似。鲁迅在一篇文章中曾谈起过,有算命先生为人算卦,信誓旦旦地说,如果过了50年不灵,你来砸我的卦摊。不会有人相信对50年后所做的预言,但如果把预言的时间缩短,就难免不会陷入到尴尬的境地。

进入新世纪以来,一直会有人问起新诗的发展趋势,似乎一切都可以在掌控之中。这一方面是出于好奇,希望能够预先见到诗歌的远景,一方面也似乎不无担忧,因为在一些人看来,新诗正在走向衰落,诗歌之死(如同尼采宣称的上帝之死)只是早早晚晚的事情。

如果真的能够未卜先知,预先把握诗歌的走向,倒不失为一件好事。这样就可以为类似的争论提早交出一份答卷。假如诗歌的运气真的是不坏,仍然可以延续下去,还能事先根据预测出的轨道进行冷静的思考和设定,这样可以避免不必要的错误,加速诗歌的发展进程,或使之更加完美。

完全否定这种预测自然会失之武断,但文学艺术的发展是一个相当复杂的流程,往往会与事先的推测和设定大相径庭。文学艺术的发展有着自身的内在原因和机制,另一方面,影响它的外在因素也是多种多样:社会生活的变化,重大历史事件的发生,重要社会思潮和作家的出现,以及同类或非同类作品的交互影响。这些都会作用于文学艺术的外在形态,也会促使其内部结构发生改变。而这些,常常会超出人们的预期。美国诗人威廉·卡洛斯·威廉斯反对现代诗歌中的世界主义倾向,一生都在梦想着建立一种美国本土风格。他的这种主张颇为切合美国诗歌的发展趋势。但他——或者也包括了他的读者——不曾料到的是,主张欧洲中心论的艾略特发表了他的著名长诗《荒原》,打破了他的梦想。他沮丧地说,这无异于一颗原子弹,艾略特的天才将诗拱手交还给了学院派,使建立美国本土诗歌的努力至少倒退20年。

威廉斯的沮丧毕竟得到了补偿,他的诗歌理想至少在下一代诗人那里实现了。这是少数幸运的例子,而相反的例子举不胜举。明智的做法就是尽可能地少做预测,而把目光聚焦在现实问题上,即认真梳理诗歌现状,找出它的成绩、不足和有待解决的问题。做到了这些,我们即使不能断言诗歌的趋向,但至少可以为诗歌未来的发展做出有益的准备。

新诗以上个世纪初的新文化运动为肇始,算起来时间还不足百年。作为新文化运动的重要组成部分,它经历了一次从内到外的深刻革命。新诗的先行者们大胆抛开了旧诗的传统,从语言到形式,完全另起炉灶,建立起一个崭新的诗歌传统。这可以说是石破天惊的举动,除了新文化运动的参与者外,在当时几乎受到了来自各个方面的怀疑和反对。这或许不无道理。中国一向被誉为诗歌的国度,有着众多优秀的诗人和优秀的作品,旧诗的影响可以说是深入人心,可以说,它的这种影响至今仍然没能完全消除。但当时的这种举动是完全必要的。新诗的拓荒者们以自己的努力逐步打消了人们的疑虑:使用来自日常生活中的语言不但可以写出诗来,同样可以写出好诗。当然,这一过程复杂而漫长,甚至一度因为政治原因而中断。但自七八十年代起,新诗的传统重新得到了延续和发展,而到了90年代,新诗完成了向本体的回归。这样,新诗不仅完成了语言和形式上的变革,也实现了现代化的转变。

90年代诗歌的一个特征是沉静而内敛,诗人们在语言、形式和手法上进行了多方面的探索。同以往的诗歌相比,它不再注重表现重大的社会主题,也不复有宏大的结构,而是通过叙事、细节和日常化等方式来揭示生活的内在本质,使得诗歌不再是观念的载体而回复到自身,即通过审美发挥作用。这一时期的诗歌颇为一些人所诟病,我想无非有两种可能,一是90年代诗歌可能确实不如以往的诗歌,但从目前的情况看,这种理由显然不能成立。另一个可能就是90年代诗歌超出了这些人的知识视野,使他们丧失了判断能力。要消除对自己无法理解事物的恐惧,最有效的办法莫过于予以否定。如果我们不是十分健忘的话,当年一些人对待朦胧诗和第三代诗歌也采取了类似的态度。现在风水轮转,有了新的否定对象,以往的则得到了宽恕。这就像传说中讨替代一样,后一个使前面的得到了解脱。诗歌需要批评,也同样需要理解和宽容。最重要的是,这种批评如果不带有建设性,那么至少也应该是善意的、实事求是的。前辈诗人和评论家完全可以对下一代人提出忠告,但首先应该怀有一种宽容和理解的态度,一棍子打死的态度不可取。庞德当年读到艾略特《荒原》的初稿,立刻领会到其中的意图,并大胆进行了删削。他对很多同代作家也有过类似的支持和帮助,但后来当年轻的金斯伯格把《嚎叫》拿给他看时,庞德喃喃说,这是一堆大杂烩。《嚎叫》用某种眼光来看,的确是大杂烩,但《荒原》也是。说《荒原》是好诗不错,但《嚎叫》同样也是好诗,只不过写作观念和方法发生了变化。问题在于,金斯伯格这代人的写作超出了庞德的视野,但他好在只是发发牢骚,并没有跳起来大加讨伐,大师的风度毕竟在。在我年轻的时候,我曾对同伴发誓,有一天我们老了,对于年轻人的作品接受不了,也永远不要指手划脚、横加批评。现在我仍然可以这样说。

新诗:现状及未来 共有5页,您还有4页没有浏览

首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页次:1/5
我来说两句......
赞一个  损一下
  • 网友点评
  • 点赞一族
 ※ 水平一般哪?!暂时还没有网友给《新诗:现状及未来》点评。
 ※ 水平一般哪?!暂时还没有网友给《新诗:现状及未来》点赞!
精彩图文
百年蓝图始绘成——读孙中山《建国方略》
百年蓝图始绘…
沃尔夫《天使望故乡》:一部天才式作品
沃尔夫《天使…
《舍外早梅》的图画诠释
《舍外早梅》…
用文字触摸两难的人生
用文字触摸两…
城市叙事的自觉写作
城市叙事的自…
写出儿童文学的神秘异彩
写出儿童文学…
热门理论专题
理论评论
名家评论专栏

Microsoft OLE DB Provider for SQL Server '80040e14'

ݿ 'i9a7b81124b5h2a1c0l2n6e8' ־Ҫ޷־еĿռԭ sys.databases е log_reuse_wait_desc С

/Theo/Show.asp 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