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中国网络文学联盟理论评论文艺美学

贫乏而奢侈的相对主义批评

收录:2012-5-18  作者:周保欣  来源:《文艺评论》2004年第1期  点击:1299
赞一个 赞 0  损一下 损 0
更多精彩文章,敬请点击浏览周保欣评论集  

当相对主义时代的文学批评并不能给我们提供一份可靠的创造性清单,甚至还不能给我们标示出创造的一种方向和前景时,我们就有理由怀疑,相对主义成了我们这个时代最无辜、毫无意义的消费品。当相对主义被滥用的时候,它的最大可能是变成自己的敌人。在相对主义、多元论、批评自由的幌子下,我们粗暴的重复着“对自己是自由主义,对别人是马克思主义”的后革命闹剧,翻手为云,覆手为雨,以没有准则、没有根基的自由主义批评,从事着阿Q式的“我要什么就是什么,我欢喜谁就是谁”的“唯我主义”革命。文学批评变成为所欲为、无所不能的万能利器,进则可以肆意攻击别人,退则可以为自己百般遮挡。在一篇评论葛红兵的文章中,王恩重先生的一句话可以说深得我心,他说:“对威权进行解构,宣布‘偶像的黄昏’,对旧论进行批判,这在学术上没有什么不好,甚至它是勇气的象征。但是,与此同时,放弃了对一元真理的寻求,拿一套所谓的‘相对主义观念’、‘相对主义的方法’来对待别人,一会儿如此,一会儿如彼,似乎极为不妥。”B11实际上,近些年来的批评界,这种阿Q式的革命我们并不鲜见。在同一个批评家笔下,我们既会看到那些对专制主义怀有切齿之恨,对俄罗斯的伟大人道主义、博爱、宽恕精神心怀向往的文章,同时也会看到动辄要人忏悔、要人低头认罪的红卫兵式语言修辞和思想逻辑;既会看到对身体书写十分不满,责之为“靠内分泌写作”的严厉措辞,也会看到对精神性写作嗤之以鼻,戏称为“没有下半身写作”的批评性文字。对我而言,这种批评的直接后果,是使我对“文如其人”,认为可以从文章中析解人心的想法产生彻底怀疑。

问题的症结不在于相对主义本身,而在于相对主义在我们这里被绝对化,从而成为无边的相对主义。我能够理解这一点。毕竟我们长久地生活在独断主义的暗昧中,在走出那样的暗昧后,我们有点茫然不知所措,或者有点“狂欢”气质都在所难免。90年代以来中国与世界政治、经济、思想、文化的急剧变化,更是加剧了我们的这种茫然感。但是对于以文学批评为使命的人们来说,保持一份清醒和警觉显然无比重要。我们可以无需追问批评是什么,但我们必须知道什么不是真正意义上的批评;我们可以对批评的立场、价值、功能拥有不同的理解,可以追求不同的批评风格,但我们也必须要清楚的知道,批评作为一门艺术它应该拥有的自律性规则和无法逃避的责任;我们可以不奢望批评达到至高至善的境界,但可以稍微苛求一下,批评应该在需要它出场的时候出场,需要发出自己声音的时候发出自己的声音……这些似乎是批评存在的最后底线。在这样的相对主义时代,为批评保留一些清晰的底线非常重要。它是批评存在的理由,也是批评继续成为一项温暖的事业的前提。几年前,我曾在一篇关于当代文学批评的文章中,谈到多元化和一元化的关系,“由于我们忽视了现代性意义上的人文建设,我们的文学批评并没有解决自己的‘根’的问题。无‘根’的多元,只能是缺乏建设意义的多元,因为多元之‘元’,无论如何都应该从一元之‘元’中生发出来”。B12现在我仍然坚持这样的看法。

贫乏而奢侈的相对主义批评 共有6页,您还有1页没有浏览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6] 尾页  页次:5/6
我来说两句......
赞一个  损一下
热门理论专题
理论评论
名家评论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