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中国网络文学联盟理论评论当代文学

《南方兵营》:素朴的力量

收录:2012-4-20  作者:徐妍  来源:网络搜集  点击:1071
赞一个 赞 0  损一下 损 0
更多精彩文章,敬请点击浏览徐妍评论集  
联盟网站www.ilf.cn低价转让,现寻求合作伙伴。有意者,请联系群主夏津——QQ:504582083,手机:13801035796。

加拿大籍华人小说家陈河的《南方兵营》(中篇)除了不动声色地勾勒了奇险中出自然的智力世界外,还有一种感动人心的素朴力量。

表面看来,《南方兵营》的题材、主题乃至叙事手法,不仅没有什么特别的新奇之处,反而很不讨巧。它所选取的军旅题材、战争与人性的主题以及传统的写实主义手法,在当代文学中一直被反复操练。姑且不说新中国成立后十七年的“红色经典”已将“革命加战争”的主题表现得淋漓尽致,革命现实主义与革命浪漫主义相结合的叙事手法已被运用得相当成熟;也不必说新时期的军旅题材写作已将战争与人性的主题作为重点,传统现实主义手法随之得以深化;单说《南方兵营》所选取的“对越自卫反击战”这一特定题材,就有徐怀中的《西线轶事》、李存葆的《高山下的花环》、韩静霆的《凯旋在子夜》和《战争让女人走开》,因对战争与人性的主题探索、现实主义与浪漫主义手法的有效结合而赢得轰动效应。更何况,新世纪以来,继90年代军旅小说的冷寂期或转向期后,军旅题材小说再度呈现出“新浪潮”。在新历史主义和解构主义思潮的影响下,从对英雄的塑造转为对“小人物”的倾心;从对宏大叙事的热衷转向对其暗中消解;从集体主义的立场转向个人主义的立场。可以说,从新中国成立后十七年到新世纪第一个十年,军旅题材中的爱国主义、英雄主义、人道主义、日常主义的主题无一不被叙写,而现实主义、浪漫主义、新历史主义、解构主义的叙事手法,也无一不被运用。

《南方兵营》可谓步入了一条迷人而危险的军旅小说创作“丛林”之旅。而它若想从军旅小说的“重围”中冲杀出来,就必须先以60多年军旅小说的所有实绩作为起点,然后在属于自己的新路径上安营扎寨。小说为此选取了由日常生活切入军旅故事的叙述方式,却又很难用“民间”或“精英”、“俗常”或“崇高”的分类来划分。也正因这种不确定的叙述方式,才构成了一个谦卑得高贵、素朴得耀眼的小说世界。进一步说,小说固然取材于上世纪70年代末的“对越自卫反击战”,却仅将“战争”作为情节发展的幕布,而将故事的重心放置在战争的“侧面”与“背影”上。小说一开始,作者就将故事的背景安排在远离战场的苏南山岙的“南方兵营”,并将小说的叙述主人公方凤泉设定为患有白血病的普通军人,而非以往军旅小说中的英雄。然后,随着这位病床上的军人的归来,一个个貌似与战争无关、实则与战争密切相连的情节,以散文化的形式出人意料地舒缓展开。一台9吋黑白电视机在榴弹炮连军人的眼中,接收的并非是战争政治,而是释放军人身体欲望的电影《望乡》《追捕》;一张被方凤泉带回来的五班副徐果印前女友的照片,存储的并非是甜美的回忆,而是人心深处的伤痛;一位年轻乡村女教师的纯美,唤醒的并非是方凤泉的梦境,而是他久违了的爱欲;一家病房中被烧伤的几位老兵,传达的并非是战争的悲壮,而是战争的惨烈。这些情节犹如军营生活的日常抽样,彼此之间没有逻辑联系,却被串连在战争背景下爱欲与死亡的主题之下。军人被压抑的身体欲望、朦胧的爱情憧憬、身心无法愈合的战争伤痛、特别是挥之不去的死亡意识纠结在一起,触及了人性中各种隐秘的成分,牵连出爱恨情仇、忠诚与背叛、奉献与幻灭、等待与虚空、天真与残酷等丰富多样的内容。

不过,叙述方式的转换、主题的多重与内容的丰富并不能构成小说令人震颤的感染力。如果小说不配合以素朴的叙述美学——内隐智力的叙述手法、耐心十足的叙述节奏以及作者真切的精神体验,《南方兵营》只是确证了它在军旅小说的起点上重新出发,并不能保障它探索出自己的路径。事实上,与前面的诸多努力相比,小说更值得称许的是:它依据叙述的内在需要,将根脉深植在更遥远、广阔的所在——中国古典主义与写实主义、西方现代主义与后现代主义,而不是意欲炫耀时下流行的某种主义。于是,小说打破了军旅小说所惯常依赖的写实主义或浪漫主义,乃至现代主义的单极化审美格局,让古典主义的情调、浪漫主义的气息、写实主义的功力、现代主义的观念、后现代主义的手法相互兼容,在整体性的小说艺术世界中,取消等级,各安其位。尤其是作者在小说结构和人物心理的把握上,堪称用心良苦,用情颇深。先看小说的化奇险为平常的智力结构:它看似继承了写实主义“写真实”的美学原则,实则遵循着后现代主义美学的系统。与战争丝毫不搭界的一台电视机,竟然开启了一个隐匿着诸多悲喜情愫的兵营世界,颇似卡尔维诺的轻逸策略。随后不紧不慢的叙事节奏,看似让读者在草蛇灰线的写实主义情节链中抓住了某个线索,可一转眼线索就在“小径分叉”的地带中断了。读者的期待就在这些充满偶然性的叙述结构中,一个接一个地落空。最具有死亡可能性的人物——方凤泉、徐果印反而“意外地”活了下来,而欲死不能、最有理由活下来的生命——不知名的小男孩却意外地遭遇死亡。本以为会发生某种爱情纠葛的线索,却随风飘逝;本以为会发生在军民之间的尖锐冲突,却什么都没发生。由此,小说叙述结构的核心意象与其说是现实主义的“军营”,不如说是博尔赫斯的“迷宫”。 再看小说的人物心理:每个人物都内隐着绵密复杂的情感世界。或者说,小说中的人物总是要面临命运荒诞的一面所带来的突如其来的灾变,却又默默承受了这些灾变。但正是由于这种克制和隐忍,使得人物内心的风暴非常狂烈,不容分说地将读者裹挟到小说的情感世界中。当然,作者对人物的生命投放和细致体察,都是小说的魅力所在。结尾方凤泉那个温暖的醒着的梦,不光考验小说家的叙述耐心,更传递出作家与人物的内心有多近。

《南方兵营》:素朴的力量 共有2页,您还有1页没有浏览

首页 [1] [2] 尾页  页次:1/2
我来说两句......
赞一个  损一下
  • 网友点评
  • 点赞一族
 ※ 水平一般哪?!暂时还没有网友给《《南方兵营》:素朴的力量》点评。
 ※ 水平一般哪?!暂时还没有网友给《《南方兵营》:素朴的力量》点赞!
精彩图文
在汉语中思考诗
在汉语中思考…
著名军旅作家王树增和他的“战争三部曲”
著名军旅作家…
《操盘手的伊甸园》:作家要会讲故事
《操盘手的伊…
在流年里成长——读闾丘露薇《行走中的玫瑰》
在流年里成长…
为“民国范儿”留影——读《民国往事》
为“民国范儿…
周有光:周全而有光
周有光:周全…
热门理论专题
理论评论
名家评论专栏

Microsoft OLE DB Provider for SQL Server '80040e14'

ݿ 'i9a7b81124b5h2a1c0l2n6e8' ־Ҫ޷־еĿռԭ sys.databases е log_reuse_wait_desc С

/Theo/Show.asp 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