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中国网络文学联盟理论评论语言文字[专题]文学教育

文学经典与文学教育

收录:2012-4-4  作者:樊星  来源:《文学教育》2008年第4期  点击:1509
赞一个 赞 0  损一下 损 0
更多精彩文章,敬请点击浏览文学教育专题、或者樊星樊星评论集  

那么,有没有永恒的人文经典?显然也有。像《圣经》、《古兰经》、《论语》、《道德经》,像希腊神话、莎士比亚、《战争与和平》、《堂·吉诃德》、《红楼梦》。不读《圣经》、希腊神话,就不可能了解西方文化的精神,因为西方文化的许多思想和典故都来自《圣经》和希腊神话。同样,不读《论语》、《道德经》,也不可能了解中国的文化精神。这两年,重读《论语》的热潮持续高涨,就显示了经典回归的魅力。为什么这些经典能够超越时代?为什么像《论语》这样的经典经过“五四”新文化运动的猛烈冲击和“文革”中“批林批孔”运动的猛烈批判,仍然能够在现代化加速发展的年代里重新焕发出不可思议的影响力?值得研究。一方面,中国社会的人伦关系尽管已经受到西方伦理观念(像民主、尊重个性、女士优先等等)的冲击,发生了很大的变化,但有些基本的东西其实没有变。而那些东西就在《论语》中。海外对于“亚洲的崛起”也有一说,叫“儒教资本主义”,说的也是东方儒家文化的精神(例如崇尚集体主义、讲究和为贵,讲“温良恭俭让”等)可以与资本主义精神(像崇尚个性、竞争)结合在一起(其实西方也讲公平竞争、fair play的,这与中国的“温良恭俭让”有相通之处)。“亚洲道路”在相当程度上就是走的这一条道路。

还有,经典有没有阶级性?应该说,还是有一定的阶级性的。像《共产党宣言》就是无产阶级的经典(但也有许多中产阶级的知识分子研究它);而希特勒的著作《我的奋斗》则是法西斯主义的经典(法西斯主义的幽灵,代表着极端民族主义的情绪,在今天的欧洲仍然不散)。像张爱玲的小说,这些年许多青年学生爱得不得了,好象也成了“小资”的经典。不过,具有严格的“阶级性”的经典,好象不那么普遍。更多的,人们在更经常的意义上谈论的,还是超阶级的经典。永恒的人文经典显然就具有超阶级的意义。

除了时代性、阶级性、人类性,经典常常还具有个人性。托尔斯泰就不喜欢莎士比亚,在他看来,莎剧中充满了阴谋与凶杀,而这是与基督教的博爱思想大相径庭的。他十分推崇的,是《圣经》,还有雨果充满人道主义悲悯情怀的《悲惨世界》。托尔斯泰是大名鼎鼎的文豪。但王蒙就不喜欢他的《战争与和平》,觉得太拖沓。王蒙还不喜欢《红与黑》,但路遥就十分喜欢《红与黑》。他的《人生》就被称为“中国的《红与黑》”。由此可见,经典是有一定的个人性的。人性千差万别,读书的眼光当然不可能一样。还有,鲁迅就曾经十分偏激地主张“不读中国书”(尽管他其实读了许多中国书)。他欣赏的,是尼采的哲学和俄罗斯批判现实主义的文学,他受果戈理、契诃夫、安特莱夫的影响很深。可见在不同的人的心中,有不同的经典尺度。

文学经典与文学教育 共有5页,您还有3页没有浏览

首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页次:2/5
我来说两句......
赞一个  损一下
热门理论专题
理论评论
名家评论专栏

Microsoft OLE DB Provider for SQL Server '80040e14'

ݿ 'i9a7b81124b5h2a1c0l2n6e8' ־Ҫ޷־еĿռԭ sys.databases е log_reuse_wait_desc С

/Theo/Show.asp 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