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中国网络文学联盟理论评论现代文学[专题]老舍研究

论老舍笔下的城市贫民形象

收录:2012-4-4  作者:温瑜琳  来源:《文学教育》2007年第10期  点击:1284
赞一个 赞 0  损一下 损 0

2.无法守护的纯洁

提到妓女,人们通常联想到的是无耻与肮脏;想到的是令人厌恶的寡廉鲜耻的女人。阅读老舍的作品,对妓女得出的印象却完全不一样。老舍笔下的妓女形象很丰富,《赵子曰》中的谭玉娥,《微神》中的“我”,《新时代的旧悲剧》中的宋凤贞,《骆驼祥子》里的小福子,《月牙儿》中的母女俩……这些妓女,几乎全是好女人,可怜的女人,善良的女人。她们大多受过一定的教育,有的还当过小学教员。家境衰落后,她们走投无路,为了糊口,为了养活家人,不得不卖肉。可以说,她们都是因为生活的重压而被迫走上卖淫这条不归路的,这也是老舍赋予她们的第一个共性。

《月牙儿》是老舍作品中,以妓女形象为主角的代表作。作品写出了母女两代暗娼的悲惨而不幸的人生,而将她们推入人生黑洞的就是一个字——穷。主人公“我”是一个孤苦无依的弱女子,生父早亡,母亲改嫁,且后又为生存沦为暗娼。饥寒和白眼使这个女子的心灵过早蒙上了创伤。她本不甘堕落,捧着自己像一朵“娇嫩的花”,但在经历了挨饿受冻,被骗失身,甚至连出卖劳动力的权利都被剥夺之后,她明白了一条“真理”:“若真挣不上饭吃,女人得承认自己是女人,得卖肉!”然而,就是在这条绝路上,命运都不让这个可怜的女子走得顺利,因为是暗娼,她被抓进了感化院做苦工,最后又因唾了检阅的大官而下狱。在阴冷的铁窗下,回顾自己惨痛的一生,她发出了强烈的控诉!就这样一个心地善良且原本自尊自强的女子,为了生存,一点一点地被生活的屈辱和污秽扭曲、撕裂,最终又被权势者作为牺牲品送上虚伪的道德祭台。

作品中的“妈妈”也是一个在生活的屈辱中丧失了尊严和灵魂的形象。这个原本善良勤劳的劳动妇女,对女儿有着所有母亲都具备的慈爱。但在生活的重压和侮辱下,她开始发生了变化:不仅外表变老,在心灵方面,她也变得既粗鄙又冷酷。为了生存而抛弃了女儿,在觉出自己年老色衰、力不从心时就劝诱女儿为娼,母亲的心渐渐变得“和钱一样的硬”。人在生活的屈辱中已成非人,还管什么母女亲情和尊严脸面!在“母亲”的变质以及“我”的沉沦中,我们几乎看不到任何有形的人或势力在着力将主人公推向绝路,但我们却能强烈地感觉到一只无形的巨手在一步一步地将“我”推向女人那惟一的一条路——“卖肉”。母女俩都曾试图反抗,然而她们的反抗无疑是微弱的,更多的还是绝望伴随着主人公的一生,似乎在向世人控诉那个黑暗社会的罪恶。

老舍笔下的妓女形象还有一个特征,就是虽被迫沦为娼妓,但她们都有着一颗善良的心。《月牙儿》中的“我”,少女时代是那样的纯洁、善良,决心以自己的劳动换取正当的生活。她疼爱自己的妈妈,尽量减轻妈妈的负担。“母亲”也是个原本善良、温存、吃苦耐劳的女人,她尽力保护着自己的女儿,帮别人洗臭袜子供女儿上学。《骆驼祥子》里的小福子,为了哺养两个弟弟,以瘦弱的身躯,在孤苦无告的境遇中承受着生活加给她的千斤重担。作家尽力挖掘她们身上的传统美德,描写她们的善良和牺牲精神。除此之外,这些可怜的女人都曾为自己的不幸命运奋力抗争过,有着追求个人理想幸福的美好愿望。但这一个个在我们看来简单普通的愿望,对她们却如镜中花,水中月。《月牙儿》中的“我”,《微神》中的“她”,《骆驼祥子》中的小福子,无一不是怀着一个遥不可及的美梦,或重蹈了母亲的覆辙,最后在冰冷的铁窗内苟活;或痛苦地生活在对“爱”的怀念之中,最后死于打胎的悲剧;或不堪忍受非人的生活,最后自绝于这罪恶的世界。她们的反抗是消极的,更是让人心酸的。自杀也需要勇气,虽说这并不是身处逆境时惟一的反抗方法,但在她们身上,所表现的不是软弱而是勇敢,既显示了她们为追求自己的“梦”而作出的最后一次努力,更显示了她们反抗束缚和直面横暴的不屈意志。

论老舍笔下的城市贫民形象 共有3页,您还有1页没有浏览

首页 [1] [2] [3] 尾页  页次:2/3
我来说两句......
赞一个  损一下
热门理论专题
理论评论
名家评论专栏

Microsoft OLE DB Provider for SQL Server '80040e14'

ݿ 'i9a7b81124b5h2a1c0l2n6e8' ־Ҫ޷־еĿռԭ sys.databases е log_reuse_wait_desc С

/Theo/Show.asp 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