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中国网络文学联盟理论评论当代文学[专题]先锋文学

论刘继明和张执浩的先锋小说

收录:2012-4-4  作者:樊星  来源:《文学教育》2007年第2期  点击:1939
赞一个 赞 0  损一下 损 0
更多精彩文章,敬请点击浏览先锋文学专题、或者樊星樊星评论集  

在刻画偏执人格方面,哈代的长篇小说《卡斯特桥市长》和艾米莉·勃朗特的长篇小说《呼啸山庄》都具有强烈的震撼力和长久的感染力,个中奥妙,值得琢磨。

张执浩后来还出版了长篇小说《天堂施工队》,通过一个白痴的眼睛打量光怪陆离的社会,但也由于一般化的描写而没能取得应有的突破。

张执浩的小说有明显的“先锋文学”意味,但也有很强的故事性。这种将“先锋文学”与写实文学风格结合在一起的风格,是从马原、洪峰到韩东一直在追求的。这样的追求给人以这样的启迪:在写实主义与现代主义之间,是可以架一道沟通的桥梁的。

需要特别指出的是,刘继明、张执浩都擅长描写“怪人”形象。

文学史上,本来就不乏“怪人”形象:从《堂·吉诃德》到《欧也妮·葛朗台》中的老葛朗台,从《地下室手记》的主人公到《套中人》,还有当代苏联作家瓦西里·舒克申笔下那些憨态可掬的“怪人”形象,[6]都显示了人性中那些与众不同的性格:特别的想象力,特别的欲望,特别的心态,特别的素质,或多或少有些变态、失常,却自有其特别的人性深度。

而刘继明、张执浩那些多多少少有些神经质的当代青年的古怪气质,则相当典型地反映了当代青年的心理状态:他们多受过高等教育,又因为思想解放而比较多地接受了西方现代派思潮的影响,以虚无主义和玩世不恭的态度处世;另一方面,现代生活的压力又常常使他们抱怨、叹息。《前往黄村》中黄毛的诡异,《我爱麦娘》中麦娘的难以理喻,《歌剧院的咏叹调》中那两个颇有些异想天开气质的艺术家,张执浩笔下同样有着异想天开气质的马太,《毛病者也》中的何为那令人难以忍受的“洁癖”,《试图与生活和解》中的安亦静……都具有神经质的气质。而马太那句“我们谁没有毛病呀”也足以催人反省。在这样的具有神经质的人物形象身上,可以看出现代派和“后现代”思潮对当代人性潜移默化改造的结果(人们变得浮躁,焦虑,过于敏感,或因为愤怒而嚎叫,或因为搞笑而狂欢,不仅仅是现实压力的结果,也与现代派和“后现代”思潮的影响密切相关),也可以看出早在“文革”中就十分流行的“精神危机”并没有在思想解放的新时期得到根本性的缓解。反倒是现代派、“后现代派”的一片叹息与嚎叫进一步助长了那迷惘与绝望。这样,刘继明、张执浩就以自己的小说对时代的病态进行了独到的描绘。

参考文献:

[1]《上海文学》1994年第1、2期“编者的话”。

[2]《寻梦歌手的批判与关怀》,张均:《小说的立场——新生代作家访谈录》,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02年版,第477-478页。

[3]见郑万隆《我的根》(《上海文学》1985年第5期)和莫言《两座灼热的高炉》(《世界文学》1986年第3期)二文。

论刘继明和张执浩的先锋小说 共有7页,您还有1页没有浏览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6] [7] 尾页  页次:6/7
我来说两句......
赞一个  损一下
热门理论专题
理论评论
名家评论专栏

Microsoft OLE DB Provider for SQL Server '80040e14'

ݿ 'i9a7b81124b5h2a1c0l2n6e8' ־Ҫ޷־еĿռԭ sys.databases е log_reuse_wait_desc С

/Theo/Show.asp 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