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中国网络文学联盟理论评论当代文学[专题]先锋文学

论刘继明和张执浩的先锋小说

收录:2012-4-4  作者:樊星  来源:《文学教育》2007年第2期  点击:1939
赞一个 赞 0  损一下 损 0
更多精彩文章,敬请点击浏览先锋文学专题、或者樊星樊星评论集  

就这样,在这一组小说中,张执浩记录了他眼中那批有知识却贫困的神经质青年的烦恼人生,同时又以不时闪现的哲理火花使那些灰色的人生呈现出发人深省的意义。

这里,需要指出的,是《替我生活》与《牵手》、《哀歌一曲》中的马太那模糊的面孔:在三篇作品中,马太都是落魄诗人,都有神经质,可《替我生活》中的马太相当自私,可以为了异想天开的发财之道而背弃友情;而《牵手》和《哀歌一曲》中的马太则相当可怜,因为失恋和人情冷漠而走火入魔,因为正直而显得不合时宜。这样,马太就成了一个面孔多变的符号。这样的多变面孔也是世态炎凉的某种写照吧。

写作长篇小说《试图与生活和解》(漓江出版社2002年版)是一次可贵的努力。这是一部探讨生命与死亡、母爱与疯狂主题的作品。许多“新生代”作家的长篇小说都是从记录作家本人的人生体验开始的(例如余华的《在细雨中呼喊》、林白的《一个人的战争》、陈染的《私人生活》等等),而张执浩的这部长篇却将笔触伸向了“母爱”的领域,他的个性由此可见一斑。

小说情节性强,很好读。小说主人公安亦静注定命运多舛:早年丧母;下乡时被“土皇帝”强暴;大学毕业结婚、有了孩子后,孩子又因为白血病而早夭。强烈的母爱使她一直恍恍惚惚地“在阴阳两界颠来颠去”。小说中浓墨重彩地渲染女人那非理性的强烈情感:从在幻觉中无数次与女儿对话,到每次凭吊女儿以后疯狂地在与丈夫做爱中想象女儿“转世”重新回到自己的腹中(这样的描写相当新奇,堪称别开生面、鬼斧神工);一直到她的痴狂使她的丈夫也感到恐惧,一直到她在恍惚的状态中被歹徒奸污,并怀孕、生下一个性格粗野的儿子……小说中主人公的一番感慨就是小说的主题:“我一直想与生活和解,但到头来仍然不得不与它同归于尽!”这样,作家就从一个女人的悲剧故事提炼出了对于命运的感悟,从而赋予这部小说以某种心理的深度与哲理的意味:有的人为什么注定命运多舛?不是说只要努力,是可以扼住命运的咽喉吗?

作家是有意在作品中渲染神秘氛围的:主人公对女儿之坟的迷恋,对生命轮回的渴望,对“我真的觉得自己并不是自己的主人,有一种神秘的力量在操纵着我的每一天”的浩叹,都营造出了朦胧、恍惚、神秘的气氛,同时也都指向了这样的猜想:人性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命运又是怎么一回事?母爱与疯狂之间、正常的激情与变态的幻觉之间的距离究竟有多远?偏执的爱与脆弱的神经、沉迷的情感与疯狂的变异、固执的追求与阴错阳差的“报应”……这一切又昭示了怎样的生命玄机?作为一个诗人,张执浩将自己对人生的虚幻玄想感悟融入了这部作品。而当他在小说的扉页上题上“谨以此书献给我亲爱的母亲”时,当他在小说的“跋”中再次表达了对母亲的追思、对苦难的感叹、对命运的思考时,他也就使自己的生命体验融入了笔下主人公的悲惨故事中。《试图与生活和解》因此而远离了“新生代”作家创作中常见的“身体叙事”或“无聊人生”的主题,而具有了某种震撼力。这部作品将一个关于变态母性的故事与关于苦难命运的思考成功溶化在一起,读后令人难忘。

有曲折动人的故事情节,有深刻的人性之悟与命运之思,也有神秘、空灵的文学感觉,可为什么读后还是觉得缺少了点什么?在我看来,问题的症结似乎在于,作为长篇小说,作家刻画的主人公情绪还缺少更丰富的内涵:小说中关于主人公与丈夫的关系描写毕竟显得一般化了一些,这样就很难展示变态情绪与正常心理之间应有的交锋、爱与恨交织的万千情态。此外,关于命运强大、意志渺小的主题,也有许多作家写过。怎样开掘出这一主题的新的内涵,也是摆在作家面前的一个挑战。作家已经写出了渺小意志在与强大命运抗争中爆发出的狂热能量,但如果能在此基础上、在更复杂的矛盾关系中再作更深入的探讨,作品也许会显得更具深厚意蕴的吧。

论刘继明和张执浩的先锋小说 共有7页,您还有2页没有浏览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6] [7] 下一页 尾页  页次:5/7
我来说两句......
赞一个  损一下
热门理论专题
理论评论
名家评论专栏

Microsoft OLE DB Provider for SQL Server '80040e14'

ݿ 'i9a7b81124b5h2a1c0l2n6e8' ־Ҫ޷־еĿռԭ sys.databases е log_reuse_wait_desc С

/Theo/Show.asp 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