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中国网络文学联盟理论评论当代文学[专题]先锋文学

论刘继明和张执浩的先锋小说

收录:2012-4-4  作者:樊星  来源:《文学教育》2007年第2期  点击:1939
赞一个 赞 0  损一下 损 0
更多精彩文章,敬请点击浏览先锋文学专题、或者樊星樊星评论集  

不过,刘继明的创作其实还有另一面的。例如他的短篇小说《歌剧院的咏叹调》(二题)就没有神秘氛围。《大提琴手》中那个从小因为受到了漂亮的大提琴手的影响,长大后又异想天开要开“独奏音乐会”的大提琴手(可他只是乐队中的普通一员,而不是“艺术家”),就因为那梦想而一直独身,连纺织女工和女招待都避之惟恐不及!而他本人也在对梦想的陶醉与冲动中结束了自己的生命!又是一个梦想幻灭的悲剧,但贯穿全篇的几个明丽意象(如“康乃馨迷人的气息”、“闪烁着神秘的金黄色的大提琴”、“海潮般雄浑的音乐”)却使这个追求不可企及梦想的小说充满了光芒。《夏日里最后一朵玫瑰》中那个生命危殆的女高音在极度的虚弱中念念不忘的,是弹钢琴。她甚至在恍惚中将一个以玫瑰花作道具的小偷当成了最后的听众、自己的知音。而她的最后的热情也的确感染了那个小偷,使他经常前来送花,支撑女高音即将凋谢的生命。小说中,那些“清新的玫瑰”、那曲《夏日里最后一朵玫瑰》、还有女高音在玫瑰与音乐的支持下浮现出的“淡淡的红润”,也使一个凄凉的故事平添了一些亮色。

在这两个短篇中,刘继明将“绝望”的主题与“希望”的主题交织在一起,在那些“文化关怀”小说的诡异气氛之外别开洞天。我甚至觉得,他的这后一种风格的作品比起前一种风格的作品在文学技巧的纯熟上显得更有曲尽其妙之感。一般来说,“先锋文学”因为“世纪末情绪”的影响,常常难免阴暗、晦涩的格调,但王蒙的《春之声》、《杂色》、郑万隆的《老棒子酒馆》、莫言的《透明的红萝卜》、《红高粱》和刘继明的《歌剧院的咏叹调》还是写出了可喜的亮色,在一定意义上说,《歌剧院的咏叹调》延续了“先锋文学”的这一脉精神与文学传统。

这样,我们不难看出:在《前往黄村》那样风格诡异、氛围神秘的作品和《海底村庄》那样风格伤感、富有“寻根”意味的作品以及《我爱麦娘》那样风格奇异、批判与嘲讽的意味都很明显的作品还有《歌剧院的咏叹调》那样风格华美、格调深沉的作品之间,刘继明是在不断探索着将自己对于个性与时代的关系、对于希望与绝望的辩证法的理解、对于将神秘与明丽的风格熔于一炉的。因此,他的“先锋文学”呈现出斑驳的色彩。这里,特别要强调的是,刘继明有过流浪的坎坷经历,又经历过丧妻之痛,但他终于凭着顽强的意志闯过了人生的难关。这样的心理素质也应该是他能够写出那样的作品的重要基础吧。

张执浩的小说也有颇浓的先锋色彩。他善于讲一些颇为怪异的故事,同时在怪异又平凡琐碎的生活中捕捉微妙的哲理,可以称为“哲理小说”。例如《去动物园看人》,这题目就有点奇。小说讲述了一个单身父亲的生活:在第一次与前妻在动物园亲吻到离异后独自带女儿来动物园,触景生情,感慨“这就是生活,表面上温馨恬静,但风暴说来就来”;女儿将动物模型误认为动物,使他也产生了“生活的本质就是以假乱真”的顿悟;到动物园来看动物,结果发现人山人海,不堪其烦,这样,一种荒诞感也自然呈现了出来,同时,还带出了“人群就是盲目的”,人们来来往往,“是为了看见空”的感悟;女儿走散以后闯入展览怪胎的房间,终于明白了“你们把动物园腾空,是为了在里面装人”……小说看似一则生活的速写,但作家从每一个细节寻找、发现哲理与禅机的眼光,还是使此篇与写生活“原生态”的“新写实”小说明显区别了开来。此篇的一系列哲理感悟如水银泻地,无孔不入,虽看似随机,却自有移步换景又衔接自然的感觉在。

论刘继明和张执浩的先锋小说 共有7页,您还有4页没有浏览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6] [7] 下一页 尾页  页次:3/7
我来说两句......
赞一个  损一下
热门理论专题
理论评论
名家评论专栏

Microsoft OLE DB Provider for SQL Server '80040e14'

ݿ 'i9a7b81124b5h2a1c0l2n6e8' ־Ҫ޷־еĿռԭ sys.databases е log_reuse_wait_desc С

/Theo/Show.asp 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