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中国网络文学联盟理论评论语言文字

关于文学阅读的三个建议

收录:2012-4-4  作者:樊星  来源:《文学教育》2006年第15期  点击:1601
赞一个 赞 0  损一下 损 0
更多精彩文章,敬请点击浏览樊星樊星评论集  

读这一类的巨人传记,是人生一大乐事。有志成才的青年,不妨找几本来读读。书中自有真人生,真性情,真智慧。

二、读点创作谈

上面谈到了作家的创作谈。在我看来,那些优秀作家的创作谈,常常比一般的文学理论教科书更具有真切的文学与人生智慧。

多年前,买过一本薄薄的小书:《世界100位作家谈创作》(上海文化出版社1987年版)。那是法国巴黎图书沙龙向世界各国著名作家征求“您为什么写作”的回答的精选。乍一看去,五花八门,很有趣味——巴金的回答是:“我是在作品中生活,在作品中奋斗”;陈映真的回答是:“我写作为的是人类解放”;诺曼·梅勒的回答是:“在写作中生存”;君特·格拉斯的回答是:“我从事写作,因为我不能做其他事情”;戈迪默的回答是:“为了探索文字的奥秘”;海因里希·伯尔的回答是:“搞创作是一种乐趣”;……不一而足。这意味着,文学的动机十分驳杂,可以十分崇高,也可以十分平常,没什么一定之规。

几年后,又买了一本米兰·昆德拉的书:《小说的艺术》(作家出版社1992年版)。其中有一句话使我过目不忘:“小说的精神是复杂的精神。每一部小说都对他的读者说:‘事情并不像你想的那样简单。’这是小说的永恒真谛”。(该书第19页。)在这段话中,充满了作家的个性和智慧。这样的概括,十分精当(顺便说一句,我觉得这句话唯一的不足是应该在“每一部”后面加三个字:“优秀的”)。事实上,许多优秀的散文、诗歌、戏剧和评论不是也都在不断地揭示着同样的文学真谛吗?优秀的文学作品何以成其为“优秀”?没有比这句概括更精彩的了。而如果我们能认同这样的说法,不也就能学会以“复杂”的眼光去打量文学与人生了么?

又岂只小说?韩少功也注意到了“文学创作的‘二律背反’”:作家必须有较高的理论素养吗?可中国早有古训:“诗有别材,非关书也;诗有别趣,非关理也”,不也是不移之论么?作者必须照顾大多数读者的口味吗?可不也有只有少数读者欣赏的“阳春白雪”么?作者必须注意自己的统一风格么?可许多优秀的作家不都在锐意求新么?写作要勤奋,固然不错;可写多了又会不会太“滥”?……说去说来,“文章无定法”,文学创作,说到底还是要靠自己去摸索,难有什么秘诀。(《文学创作的“二律背反”》,《上海文学》1982年第11期。)这样的心得,是传达出了文学的微妙与玄机的,值得品味。优秀的作家除了有文学的天赋以外,还有一颗不为俗见所惑的自由心灵。文学是自由心灵的象征。这颗自由的心灵使他能超越种种的一般之见,拒绝僵化的思维和武断的结论,在出人意料的“禁区”或“盲区”开出文学的新恳地。

而在王蒙看来,“真正的艺术(有时还包括学术)是具备一种‘免疫力’的,它带来忧愁也带来慰安与超脱,它带来热烈也带来清明与矜持,它带来冷峻也带来宽解与慈和……有诗应去病,得韵自怡神!”(《雨在义山》,《王蒙文集》第八卷,华艺出版社1993年版,第360页。)这样的文学观使王蒙的作品充满机智、幽默(虽然有时也难免油滑)。这样的文学观也正好与现代文化人类学关于“文学和医学一样……具有跨文化治疗的可能”,因为“文学能够给灵魂带来欢乐,因为它通过虚构和幻想足以唤起对抗精神疾患的力量”的说法不谋而合(叶舒宪:《文学治疗的原理及实践》,《文学与治疗》,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1999年版,第17、8页)。想想多少人在贫困、潦倒、疾病的缠绕中从文学获得了力量,想想多少人在失恋、失意的困顿中靠文学的帮助超越了苦难,就真的可以发现文学的这一特殊功能了。

关于文学阅读的三个建议 共有6页,您还有2页没有浏览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6] 下一页 尾页  页次:4/6
我来说两句......
赞一个  损一下
热门理论专题
理论评论
名家评论专栏

Microsoft OLE DB Provider for SQL Server '80040e14'

ݿ 'i9a7b81124b5h2a1c0l2n6e8' ־Ҫ޷־еĿռԭ sys.databases е log_reuse_wait_desc С

/Theo/Show.asp 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