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中国网络文学联盟理论评论语言文字

关于文学阅读的三个建议

收录:2012-4-4  作者:樊星  来源:《文学教育》2006年第15期  点击:1601
赞一个 赞 0  损一下 损 0
更多精彩文章,敬请点击浏览樊星樊星评论集  

我自己就从读优秀传记文学作品中获益非浅。刚开始喜欢文学,读了一些“文艺原理”的教科书,总觉得与我心目中的文学相去甚远(当然,那也是一套文学的话语,不过是理论家的话语)。后来,读了一些作家的创作谈、书信集,还有关于伟大文艺家的传记文学作品后,才觉得“文学”这个词在自己的心中生动、活泼了许多。

至今记得学生时代读罗曼·罗兰的《贝多芬传》时所体验的激动情感。我边读边抄录着这样一些充满力量的句子:“他用他的痛苦来铸成欢乐”;“我的箴言始终是:无日不动笔”……后来,又读了罗曼·罗兰的《弥盖郎琪罗传》——那位艺术大师追求“英雄的艺术”的痛苦与热狂使我明白了创造也有伟大与渺小的境界之别;读罗曼·罗兰的《托尔斯泰传》则使我记住了这样的哲理之思:一方面,“对于人类,务当怀有信念”;另一方面,“万一堤岸崩溃……洁身自好之士惟有隐遁于深邃之思想境域中”——我隐隐感到:隐遁于沉思之中似乎不同于“独善其身”……后来,又读了茨威格的《罗曼·罗兰传》。在我的心目中,这本传记充满了激情与智慧,是二者的水乳交融。其中关于“没有一定理想的理想主义”的分析,关于“体验着自我,因而也体验着整个人生的真理”的议论,关于“死真理”与“活真理”的解释,关于德、法、意等国民族性的描述都使我有耳目一新之感。

我的第一篇习作是发表于《读书》杂志1983年第4期上的读书笔记《这样探索人生》,那是读贝奇柯夫的《托尔斯泰评传》的一则心得。那本书中引述的一段托尔斯泰的话引导我开始思考“文学与哲学的关系”。读阿尔森·古留加的《康德传》则使我对“文学、哲学与心理学的关系”发生了浓厚的兴趣。文学的生动,哲学的深邃,心理学的玄妙——一切都关系到人性的探险。因此,将三者结合起来,便有了研究人性的综合视野的想法。我后来读过一些心理学著作,感到对文学研究很有帮助,那最初的冲动,似乎就在读《康德传》的过程中。后来,读汪荣祖先生的《陈寅恪评传》,郭齐勇、汪学群二先生的《钱穆评传》,既使我为前辈学者“特立独行之自由思想”而感动,又为他们“凝合过去,未来为一大现在”的博大胸怀所倾倒,还坚定了追摹中国学术“会通”传统的决心与信心。我一直对追逐西方理论新潮兴趣不大(这当然只是个人的兴趣),一直相信中国传统学术“文史不分家”的传统自有西方学术不可及之处,与读《陈寅恪评传》、《钱穆评传》的启迪有关。

我也很喜欢读那些文化巨人的自传——从中不仅看到了他们求索真理的壮丽历程,也渐渐产生出自我分析,认识自我的兴趣。

读卢梭的《忏悔录》,为卢梭的真诚所感动,也认同了“通过自己的调研来掌握真理的方法”。正视自己的弱点,忏悔自己的过失,同时,对自己的良知和追求也充满信心与热情——卢梭的伟大正在于此。读荣格的自传《回忆·梦·思考》,则为荣格深入揭示自我的神秘、人性的复杂、命运的奇异的非凡才华所感动。我从荣格这儿学到了这么一种眼光:“生活就是——或具有——既有意义又没有意义。但我却抱有这样的厚望:有意义将占上风并战而胜之。”我觉得这种豁达的人生观较之偏激的理想主义或虚无主义都更富于睿智性。而荣格对东方哲学与宗教的浓厚兴趣也使我想到了这么一个话题:“二十世纪东方对西方的影响”。我觉得我们从事中国文学研究的工作者应该有这样的意识,当许多西方人已经对中国的饮食文化、气功、风水发生了浓厚的兴趣时,当张艺谋的电影、贾平凹和余华的小说已经在西方赢得了赞誉时。

关于文学阅读的三个建议 共有6页,您还有4页没有浏览

首页 [1] [2] [3] [4] [5] [6] 下一页 尾页  页次:2/6
我来说两句......
赞一个  损一下
热门理论专题
理论评论
名家评论专栏

Microsoft OLE DB Provider for SQL Server '80040e14'

ݿ 'i9a7b81124b5h2a1c0l2n6e8' ־Ҫ޷־еĿռԭ sys.databases е log_reuse_wait_desc С

/Theo/Show.asp 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