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中国网络文学联盟理论评论文化综合

凡·东庚:无政府主义者的沉沦

收录:2012-1-14  作者:沈大力  来源:文艺报  点击:1162
赞一个 赞 0  损一下 损 0
更多精彩文章,敬请点击浏览沈大力评论集  

促使凡·东庚“转向”、跻身进上流社会媚主求荣之列的另一女性叫雅丝米。她是巴黎“珍妮高级服装店”的销售女经理,精通商业推销术,这对凡·东庚提振声名十分重要。凡·东庚精心为她绘了一幅油画肖像,水色云容,令观者赞叹。随之,二人在布洛涅森林附近的“赛义德别墅”同居。为此,他不惜抛弃了妻子辜思和女儿朵丽,在42岁上重新过起尽享艳福的浮华生活。

另一位跟凡·东庚过往密切的女性是斐南德·奥利维耶。该女美艳丰柔,曾为毕加索的情妇,也情愿给凡·东庚当过模特儿,时常出入东庚的舞会。她后来回忆起那盛况:“舞厅内灯火辉煌,回廊粉壁纱幔挂得异常考究……色彩绚丽,舞步翩翩,絮语不休,有些矫揉造作;神秘的暗处影影绰绰,似乎还有人瘫卧在一堆堆靠垫中。一个阿拉伯侍者坐在门口地毯上迎客。”宾客中活跃着马蒂斯、卡姆安、马赫蒙等诸位“野兽派”先锋,还有率领俄罗斯芭蕾舞团的加吉列夫、高级时装兼舞美设计师保罗·普瓦雷和走红女影星,以及金融大鳄、政府部长、荒诞诗人、极地探险家,竞相粉墨登场。时尚评论家莫里斯·萨契形容其奢华场面,说所有巴黎的布尔乔亚都争先恐后地去拜见那位“名不虚传的画家”。

从1912年到1922年10年之久,凡·东庚先是在赛义德别墅,后转到朱丽叶·朗贝尔街的一座17世纪巴罗克风格的豪门巨宅,这个销金窟成了追求时髦者的“朝圣地”。其实,凡·东庚施展的是一种自我推销术,他道出了此举的奥秘:“吾侪生于一个爵士乐纪元,必须善于竭力鼓噪喧嚣,令同时代人惊愕方可。”这是他的策略,特意在歌舞大厅里摆满自己的作品,形成画廊,大搞“晚会个展”。

凡·东庚的另一办法是让大众热衷于他自制的丑闻。1913年,他为第11届巴黎秋季美术沙龙送展了一幅称为《披巾裸女》的油画,后改命题为《西班牙披肩》或《裸女飞鸽》,现收藏于巴黎现代艺术博物馆。此画绘一裸女仅肩披一袭花巾,下肢着黄色长统袜,其余胴体毕呈,尤其是一男子跪在紧靠她阴阜处,其状不堪入目,巴黎警察局长立刻下令将之从展厅摘除封存。然而,巴黎报界纷纷载文抗议警方的行为。凡·东庚自辩道:“我画的年轻女郎被关进了地窖,只缘绘的是一个裸女。诸君有廉耻心……但我此次画的并非娼妓,而是自己的妻子。”这场风波反而使凡·东庚益受上流贵妇们宠幸,甚至被吹捧为反抗正统道德观念的勇毅“斗士”。数年后,他蓄意将法国引以为荣的作家阿纳托尔·弗朗士丑化为一个愚痴衰颓的老翁,接着将自己画成海神波赛顿,令人瞠目结舌,一度沉寂的他得以再次浮出水面,重新为全国上下老少添了兴味的谈资。

回眸往昔,凡·东庚不再是年轻时那个信守政治志节,为民吁天请命的无政府主义者。他摇身一变而为社会“精英”和引领时尚的上流生活吹鼓手。一时身价陡增,居繁华世界,转而应邀为比利时国王列奥波德三世和法国影星碧姬·芭铎等名人绘影描像,不可一世。接近他的人目睹这位艺术家追随流俗的嬗变,这样归结道:“时代在火山口舞蹈。归根结底,他顺应时节因缘,一笔勾销了自己的青年时代,与充当炸弹的‘莫洛托夫鸡尾酒’比较,此翁更情愿选择杜松子酒和柠檬水混合的饮品。他还创办了《法兰西玫瑰》杂志,传播一个渐行渐近的消费社会潮音,表明自己是个不受旧礼法拘牵、不甘淡泊的先行者。”

凡·东庚:无政府主义者的沉沦 共有4页,您还有1页没有浏览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尾页  页次:3/4
我来说两句......
赞一个  损一下
热门理论专题
理论评论
名家评论专栏

Microsoft OLE DB Provider for SQL Server '80040e14'

ݿ 'i9a7b81124b5h2a1c0l2n6e8' ־Ҫ޷־еĿռԭ sys.databases е log_reuse_wait_desc С

/Theo/Show.asp 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