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中国网络文学联盟理论评论文化综合

凡·东庚:无政府主义者的沉沦

收录:2012-1-14  作者:沈大力  来源:文艺报  点击:1162
赞一个 赞 0  损一下 损 0
更多精彩文章,敬请点击浏览沈大力评论集  
联盟网站www.ilf.cn低价转让,现寻求合作伙伴。有意者,请联系群主夏津——QQ:504582083,手机:13801035796。

凯斯·凡·东庚(Kees Van Dongen, 1877-1968)被国际美术界推崇为20世纪欧洲先锋派足称独步的大画家。其画幅擅名于世,至今仍不断出现在欧美高雅画廊和寻常文艺杂志上,声誉绵延不绝。

去岁,巴黎现代艺术博物馆用将近半年时间展出了凡·东庚百余幅绘画及陶瓷艺术作品,是该馆自1967年为这位原籍荷兰的法国画家举办回顾展后,再度让他跃上六角国艺坛的大规模活动。这届展览题为:“凡·东庚:野兽派、无政府主义者、热衷上流生活的艺术家”。由此三段式标题可以看出,一个野兽派画家是怎样从反抗既有社会秩序,逐步转入达官贵人生活圈的矛盾历程。

步入位于威尔逊总统林荫道的巴黎现代艺术博物馆展厅,迎面就出现凡·东庚1895年崭露头角的巨幅前印象派油画《黑斑白马幻象》。一匹奋蹄天马腾空盘旋,凌驾于尘世之上,呈急欲飞奔向朝阳的态势,象征一个青年艺术追求者不循规蹈矩,立志追随伦勃朗,冲决一切传统束缚的高标意向。

果然,凡·东庚当年在虚无党的吸引下,跻身欧洲无政府主义者行列,为克鲁泡特金的巨著《安那其》(安那其,Anarchism,译为“无政府主义”)尼德兰文译本画封面,用一位如花美姝细察未来的情态表达自己渴望一个彻底摆脱资产阶级法制的平等社会。尔后, 他以反映南非布尔战争的讽刺画作表明自己反殖民主义的坚定立场。他的另一幅《蓝色自画像》,造型怪异,显出一种巨人放浪形骸、傲视凡庸、向社会挑战的气度,预示出画家披坚执锐、横扫一切阻障的远大前程。凡·东庚早年在祖国荷兰关注社会贫困现象,用尖刻的笔触描绘下层贱民生活的艰辛。《奈特兰普咖啡馆》和《总还得活下去》等一幅幅社会写真展示财富积累中穷人愁苦的窘境,尤其是《桑德斯塔特的勾栏女》等彩色润刷水粉画,赤裸裸地暴露了世界最大港口鹿特丹 “玫瑰区”妓女卖淫的夜生活,引起时人一片哗然。1897年,他启程赴巴黎,不久在蒙马特尔高地认识了具有无政府主义倾向的法国民众画家亚历山大·斯坦伦,由斯氏介绍加入《黄油盘》讽刺杂志供稿作者群,用画笔进一步暴露资本主义社会的不公正,在《趋附风雅的女子》一画里描绘“妓女靠接客每次挣到20法郎,但为妆饰外表就花了个精光”,又在另一幅题为《搜捕娼妓》的画中表现这群“被污辱与被损害”的游女时刻提心吊胆的情态。因为,“她们可以在马路上拉客,但常遭遇警棍的暴虐”。画家痛下针砭的犀利笔锋得到无政府主义文艺批评家费利克斯·菲纳翁赏识,吸纳他进入法国19世纪颇具影响的《白色杂志》艺术圈和无政府主义期刊《新时代》,得以广泛结交一些早期的象征派和野兽派精英,其中包括马蒂斯、毕加索、德兰、弗拉曼克,跟他们一同参加“巴黎秋季沙龙”等高级画展。

初到巴黎时,凡·东庚境况十分拮据,甚至没钱雇女模特儿,因而不无苦楚地抱怨:“看到我画的火辣裸女,批评家们不吝笔墨地表示唾弃。然而,我并非嗜好浓烈色彩,刻意寻求红与绿的鲜明对比。因为没有钱聘用职业模特儿,只得到酒店里去捡拾妓女;她们甘为换取一杯牛奶咖啡而摆几小时姿势。这些善良姑娘浓妆艳抹,脸上表情流露着所从事的行当。我也为此落了一个‘野兽派’的名声。”其实,凡·东庚是出于对社会生活极不和谐的实感而挥笔泼墨的。他在为自己的艺术偶像伦勃朗作传时说:“如果伦勃朗生活在我们今日的巴黎,他也会来画我们眼前的冶妇、汽车和紧张生活的。”

在巴黎蒙马特尔高地的穷艺术家圈里,凡·东庚频繁接触亚历山大·斯坦伦和马克西米里安·吕斯,进一步受到他们无政府主义倾向的濡染,尤其受斯坦伦在《吕伊·布拉斯》上所绘插画的冲击,益发与资产阶级社会秩序格格不入。他坦言:“人年轻时,目光清新,能看到生活被歪曲到什么程度。”这位愤世的无政府主义者痛感生活的丑陋,连续画了300来幅街巷素描,用炭笔绘出资产阶级法律如何残酷地将社会底层的无产者边缘化,倾吐出一腔反抗。在造型艺术上,他与“为艺术而艺术”的规箴对峙,大胆运用刺眼的不调和颜色及非形似手法,乃至全然不顾自然的光线美感,真成了艺术评论家路易·沃克塞勒戏称的“野兽”。不久,凡·东庚干脆迁居到蒙马特尔高地的“拉瓦尔舟”,同聚集那一画坊中的一群“野兽”们共朝夕,被毕加索呼为“拉瓦尔舟的克鲁泡特金”。他本人则在给友人马利尤斯·阿里-勒布隆的一封信里宣扬自己是一个“白肤黑人”,标明其作品深受高更影响的原始特征。在他1907年至1908年间绘成的《塔巴兰角力女》中,10个裸体摔角女子双臂交叉,组成不可逾越的一道垣墙,隐喻一座舞台在演出人生戏剧,让人自然联想到毕加索名画《阿维侬少女》或塞尚佳作《沐浴者》,都在施放“野兽派”焰火。这异乎寻常、几近荒唐的冶艳,震撼了观众平缓的心灵。在这一类画里,最突出的是浓烈的色调。波德莱尔对此诠释说:“红色让女子的颧颊生辉,更凸显明亮的双眸,为女性秀丽的面庞增添了宗教的神秘。”故而,阿瑟·克拉旺称其为红黄蓝绿合成的“颜色通体”,“玉肌曳光”。阿波里奈尔则强调凡·东庚追求异国情趣,说:“作为欧洲人,凡·东庚欣然追逐异国风光,对东方风格情有独钟,其画作往往传给人一股鸦片和琥珀的气息。”

凡·东庚:无政府主义者的沉沦 共有4页,您还有3页没有浏览

首页 [1] [2] [3] [4] 下一页 尾页  页次:1/4
我来说两句......
赞一个  损一下
  • 网友点评
  • 点赞一族
 ※ 水平一般哪?!暂时还没有网友给《凡·东庚:无政府主义者的沉沦》点评。
 ※ 水平一般哪?!暂时还没有网友给《凡·东庚:无政府主义者的沉沦》点赞!
精彩图文
中国知识分子论文剽窃大揭秘
中国知识分子…
中国近代文化的哲学解读
中国近代文化…
一个人的文学史
一个人的文学…
试办“文化特区”可成文化体制改革的突破口
试办“文化特…
“夏商周断代工程”对古代文明研究的意义
“夏商周断代…
为什么偏偏是德国?
为什么偏偏是…
热门理论专题
理论评论
名家评论专栏

Microsoft OLE DB Provider for SQL Server '80040e14'

ݿ 'i9a7b81124b5h2a1c0l2n6e8' ־Ҫ޷־еĿռԭ sys.databases е log_reuse_wait_desc С

/Theo/Show.asp 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