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中国网络文学联盟理论评论当代文学

70后女性生存现状的书写:论桑眉近年的诗歌创作

收录:2012-2-18  作者:熊辉  来源:网络搜集  点击:1468
赞一个 赞 0  损一下 损 0
更多精彩文章,敬请点击浏览熊辉评论集  
联盟网站www.ilf.cn低价转让,现寻求合作伙伴。有意者,请联系群主夏津——QQ:504582083,手机:13801035796。

绝望与反抗:70后女性生存现状的书写

——论桑眉近年的诗歌创作

70后女性诗人的创作早已步入成熟的个性化阶段,但能够表现这代女性成长焦虑和阵痛的诗篇却不多见。相对于其它时代的女性而言,70后女性的生活方式和成长经历具有很多特质,比如她们大都初为人妻并过上了相夫教子的婚姻生活,她们大都因为教育体制的改革而受过高等教育,也大都因为城镇化进程的加快或工业社会的到来而移居都市。因此这代女性是知识型的,拥有独立的情感思想和人生理想,但都市生活的压力、琐碎的日常生活和家庭事务往往使她们陷入被动与绝望的境地,这就是70后女性该阶段真实的生活镜像。作为70后女性诗人的桑眉一改少女时代对悲欢离合的吟唱,转而关注她这代女性的生存现状,折射出挥之不去的焦虑意识和深刻的生命体悟。

70后女性有良好的教育背景,能够对自己的生活作出合理的规划,她们对事业和家庭怀有美好的期待,但当脱离父母的呵护与物质支持而独立生活的时候,她们必须为维持生计开始漫长甚或遥遥无期的打拼之路,必须在适当的年龄结婚生子,然后开始承担耗费时间和精力的家务劳动,留给她们梳理心灵空间和实现理想的时间几近为零。因此,70后女性在步入30岁以后陷入了有史以来最为严重的生活危机之中,她们被近乎绝望的生存现状逼得像“快要发疯的女人”。

桑眉的诗歌表现了70后女性混沌的生存现状。70后女性如今不得不起早贪黑为生计忙碌,个人理想在现实环境中荡然无存,最后只能感叹“这人生,有时现实得/让人吐口水”。真正的爱情意味着将个人情感完全托付给一个值得信赖的人,但同时也意味着拒绝所有的情感以至于和外界的交流,婚后的女性常常忙碌于煮饭烧茶。在《快要发疯的女人》这首诗中,诗人除了表达70后女性的生存境遇与人生理想存在难以调和的矛盾之外,还表现出她们在俗世中人格的两面性,那就是在现实的重负下,很多人像“驯鹿一样温顺”,但在“背地里”却“像头母狮”一般发出沉重而绝望的呐喊。从另外一个角度讲,这首诗其实是像桑眉这样具有独立思想和精神空间的知识女性不屈于现实生活的心灵写照,她们在生活和生存的重重压力下依然保持着对梦想的渴望,是一个步入婚姻的女性在家庭生活即将泯灭个人理想时发出的痛苦哀号,凸显出一个女性要在现实生活中葆有自己事业和精神的领地是多么艰难。桑眉早年的诗篇流露出对自我理想形象的塑造。比如《山苇》这首诗可以看作是诗人潜意识里自我人格的写照,她希望自己就像山中的芦苇一样,在清晨里“头上簪着水银光泽的饰物”,而且还“不分昼夜地梦着”,永远沉浸在那片清新自然的天地里无忧无虑地生活,永远不知道“山外的繁华”。《桂湖问荷》生动地刻画了一个像荷花一样羞涩而又多情迷人的少女形象,桂湖的荷花“像谨言慎行的姑娘/在水边淘米、浣衣、悉心绣蝶/在雾气氤氲的月夜怀上幽怨/失眠、多梦,假想人来”。这该是女性一生中最美好的季节,她们出落得楚楚动人且产生了对爱情朦胧的想象与冲动。但是这样的季节会随着生活脚步的更迭和年龄的增长而逐渐消散,多数女性最终会走向婚姻生活,长大成人并承担起养活自己和料理日常起居饮食之类的繁琐事情,生活的重担在不知不觉中就会压上肩头,曾经的美好期望也会随之化解成无言的伤悲。

桑眉的诗歌表现了70后女性困顿的生存现状。《越狱》这首诗是桑眉所有作品中画面感最强的一首,为读者勾画出了囚牢般的生活居所:“地上青苔滑溜/阴沟淤泥散发瘴气/围墙倒插破酒瓶、碎玻璃/野生蕨让阳光变得珍稀,又诡异……”这是一幅令人恐怖的画面,“地上青苔滑溜”一则表明诗人写诗的时候正值梅雨季节,连绵几天不断的细雨自然会让南方的地面生起青苔,二则表明这是一个很少有人踏足的地方,没有脚痕没有人为的踩踏才会滋生青苔,很少有人经过的偏僻地方衬托出诗人内心的孤独与寂寞。“阴沟淤泥散发瘴气”说明这个居所因为人烟稀少呈现出一幅破败的景象,或者表明这里的主人因为生活的慵懒而疏于打理房前屋后的卫生,映衬出诗人对生活缺乏必要的热情而内心枯败无望。“围墙倒插破酒瓶、碎玻璃”兴许是出于日常安全的考虑,严密的防范使外人无法进入主人的居室,但同时也拒绝了诗人与外面的接触和交流,这里只是诗人一个人的生存空间。接下来的诗句就自然而然地会突出“阳光”的重要性,因为“阳光”是在封闭的环境中唯一从“外面”进来的事物,是唯一让这里充满光亮的事物。诗人在牢笼般的生活环境里依然保持着对诗歌的热爱,这是支撑她活下去的唯一的“心上阳光”,她常常“从阴冷的房间走出来”,把孤独而阴森的世界抛在身后,沉醉在字里行间并让思绪在狭小的生存空间里广阔得“望不到头”。只有在看书读诗的时候,诗人才会沐浴着阳光,才会忘记生活的孤独和寂寞,才会忘记现实世界的可怖情景。桑眉在冰冻的“冬天”里向往精神的独立和自由,此行为就像“偷食”的老猫遭到现实“反复的驱赶”,她的思想和行为似乎在现世中没有栖身之地,诗人“身下的小靠椅就只剩下一件衣裳”,灵魂脱离肉身才会感受到逍遥自在,她才真正感受到了自我的存在。就如诗人在《越狱》的题记中所说:“多愚蠢,一生都在画地为牢,不断出逃,却无处可逃”,人一旦步入俗世就难以摆脱俗事的纠缠,而明知很多付出是枉费心机却依然会孜孜不倦地向前行进,最后坠落尘网而无法自拔。只有清醒的诗人会时时想起原初的自我,并试图逃离现实;但命运或者说人之为人的属性决定了我们不可能真正逃离现实环境,因此诗人只有不断地选择精神逃亡,让自己的思想在尘世中孤独地高蹈。也正是因为不堪重负的生活压力,诗人希望能够“回到十岁之前”,那时候虽然孤独,但却能在朴素的童年里真实而生动地活着,童年是“离梦境最近的地方”,人可以感知世界的模样,不像长大以后怎么也看不清生活的真相。《如果》这首诗看似在写诗人对童年生活的追念,实则在表达她内心真实的生活诉求,更是70后女性在遭遇了生命中不能承受之重后发出的心灵绝唱。

70后女性生存现状的书写:论桑眉近年的诗歌创作 共有5页,您还有4页没有浏览

首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页次:1/5
我来说两句......
赞一个  损一下
  • 网友点评
  • 点赞一族
 ※ 水平一般哪?!暂时还没有网友给《70后女性生存现状的书写:论桑眉近年的诗歌创作》点评。
 ※ 水平一般哪?!暂时还没有网友给《70后女性生存现状的书写:论桑眉近年的诗歌创作》点赞!
精彩图文
你不了解的老北京
你不了解的老…
现代诗歌语言研究的新突破——评《现代诗:语言张力论》
现代诗歌语言…
最难得者是从容——评燕舞新书《见解》
最难得者是从…
清淡简洁阿左林
清淡简洁阿左…
亲爱的“傻妞”
亲爱的“傻妞…
天真而有趣的散文家
天真而有趣的…
热门理论专题
理论评论
名家评论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