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中国网络文学联盟理论评论当代文学

那逃掉的灰鹦鹉

收录:2012-2-18  作者:王家新  来源:网络搜集  点击:1241
赞一个 赞 0  损一下 损 0
更多精彩文章,敬请点击浏览王家新王家新评论集  
联盟网站www.ilf.cn低价转让,现寻求合作伙伴。有意者,请联系群主夏津——QQ:504582083,手机:13801035796。

那逃掉的

灰鹦鹉

在你的嘴里

念经。

你听着雨

并猜测这一次它也

是上帝。

——译自保罗·策兰《光之逼迫》(1970)

作为一个偏爱“以地质学的材料向灵魂发出探询”的诗人,在策兰后期的诗中也出现过不多的几种鸟类,如云雀(“为了云雀的影子”)、翠鸟(“当翠鸟下潜,/瞬间发出嗡声”)、猫头鹰(“赌得一猫头鹰卵石——从睡眠的檐角”)、海鸥(“沙奴”)、寒鸦(“ 喉头爆破音/在唱”),等等,此外还有他自造的一种“鸟类”:乌鸦之天鹅。

这还是鹦鹉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出现在策兰诗中。如果策兰要写一种鸟,那肯定会是鹦鹉。这不仅因为它是与人的日常起居生活最贴近的鸟类,它和我们的诗人还一定相互凝视过。它那精灵般的存在,它的“鹦鹉学舌”,还有它的“灰”,对策兰这样的诗人来说,都会构成一种不同寻常的关系。

想到这里,我不禁要这样打量了:鹦鹉之于诗人,一个他者?

“那逃掉的灰鹦鹉”:逃掉,意味着它曾在那里(它一直就在那里)。这一次它逃掉了。一片语言的空白。

这真是一场令人惊异的游戏。这里不仅有一种在与不在的“空灵”。那只惯见的灰鹦鹉不再立于枝头,或处在笼子中了,正当你茫然于它逃到哪儿了时,却发现它就在你自己的嘴里念经!

这不正是自我与他者的置换和同一?不管怎么说,在那一刻,鹦鹉被精灵化、被内在化了。

“lesen die Messe”这句德文,意为“作弥撒”,英译为“say mass”,这里译为“念经”。妙在我们的汉语似乎更着重的是“念”本身——这好像是专门为策兰准备的一个词!鹦鹉那一声声单调而急切的声音不是在“念经”又是什么?它愈来愈像是念经了。

诗的下一节回到“你”:“你听着雨”。在策兰后期诗中出现更多的是霜、雪、雾,这一次又“开始下雨了”(《法国之忆》)。在策兰那里,雨或雨声的出现总是很特别,“主匆匆走近,他下着雨,他前来凝视”(《偶然的暗记》),等等。

而这一次没有更多的修辞,就这一句“你听着雨”。但它却让雨成为雨,让我们也加入到这听雨的行列。重要的是,由鹦鹉的念经到一片雨声,诗人就这样使倾听成为“倾听”,成为一种艰辛的、凝神的猜测和辨认。辨认什么呢?“这一次它也/是上帝”!

不消说,这样一个结尾有点惊人,也颇出人意外。这就是策兰,你经常不知道他下一步要说什么。他也不想让你把握住他的思路。

不过这个“出位之思” 的到来并非那么轻易。“这一次”提示着其他无数次,其他无数次没有当回事,但这一次不一样了。我们尤其要注意“这一次它也……”中的“也”,策兰经常在诗中运用这个“auch”(也,同样,一样),表示经由内心活动而带来的语气转折或强调,而这一次,是什么把他推向了这个“也”?推向了这个决定性的、领悟的一刻?

还有,“这一次它也/是上帝”中的“它”指的究竟是什么?是那个逃掉的、转而在我们的嘴里念经的灰鹦鹉?还是诗人所倾听的雨?

那逃掉的灰鹦鹉 共有3页,您还有2页没有浏览

首页 [1] [2] [3] 下一页 尾页  页次:1/3
我来说两句......
赞一个  损一下
  • 网友点评
  • 点赞一族
 ※ 水平一般哪?!暂时还没有网友给《那逃掉的灰鹦鹉》点评。
 ※ 水平一般哪?!暂时还没有网友给《那逃掉的灰鹦鹉》点赞!
精彩图文
百年蓝图始绘成——读孙中山《建国方略》
百年蓝图始绘…
沃尔夫《天使望故乡》:一部天才式作品
沃尔夫《天使…
《舍外早梅》的图画诠释
《舍外早梅》…
用文字触摸两难的人生
用文字触摸两…
城市叙事的自觉写作
城市叙事的自…
写出儿童文学的神秘异彩
写出儿童文学…
热门理论专题
理论评论
名家评论专栏

Microsoft OLE DB Provider for SQL Server '80040e14'

ݿ 'i9a7b81124b5h2a1c0l2n6e8' ־Ҫ޷־еĿռԭ sys.databases е log_reuse_wait_desc С

/Theo/Show.asp 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