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中国网络文学联盟理论评论当代文学

马骅诗集《雪山短歌》序

收录:2012-2-18  作者:肖开愚  来源:网络搜集  点击:998
赞一个 赞 0  损一下 损 0
更多精彩文章,敬请点击浏览肖开愚评论集  
联盟网站www.ilf.cn低价转让,现寻求合作伙伴。有意者,请联系群主夏津——QQ:504582083,手机:13801035796。

韩博叫我给马骅的诗集写序,云南的事故距离现在只有短短三年,我还控制不好情绪,但马骅的诗作有机会全部出版,勉强能够安慰有关他的部分神思。

马骅和韩博初到上海,我就见到了。到他俩的宿舍,不知道什么原因我困得倒在床上就睡着了。两年后孟浪通知到上海植物园跟一些人见面,经过提醒,从两位英气逼人的青年诗人的脸上,还是依稀辨认得出来。韩博早慧、早熟,马骅满脑子问题,艺术的和政治的,禅宗的和天知道什么的,他的问题他已有答案,他不停地抛出问题似乎是为了不停地告诉和他说话的人他的答案。植物园后,或在其他地方,或到复旦看他们演戏,或到我在华东政法学院的家里谈话,去河东小饭馆吃饭,韩博和我互相信任,马骅和我见面却要频繁。他毕业后到番禺路上的依恋服装公司工作,离得近,下班常常过来,我们不在,他就坐在楼梯上等。黄卉喜欢他。他带我出去喝酒,然后洗头,以前我哪里晓得洗头那么享受。他老练,坐到椅子上就睡着。他忽然说起他的哥哥。有一年元旦或春节,马骅、韩博和高晓涛和好多人去找我,我们翻进中山公园,马骅唱歌不止。我在德国,马骅写过不少信,像是练钢笔书法,竖写,字大,“你”一律写作“妳”。他跟孟浪打电话,跟我写信。他给我打国际长途,问我他的字有无长进,我说不大,他笑着说说明他写信不够勤奋。他在福州帮助过这个世界上最不可思议最不合时宜的人董守春。他在北京的种种场合热情洋溢突然走神。他好多次叫我去天津他父母家里冲温泉淋浴,冷霜和我我们三个人一块去的,果然。他从云南写来长信,讲北京的具体人事和左右两派的胡话废话使得他彻底厌烦,他想做点有益的事情。他的诗变得干净、深情,像山区绵长的歌声传到柏林;命运和归宿的预感越来越强;我很矛盾,我把衷心的赞扬讲给他听,但避免诗歌和山区的联系。我没有劝他立刻回城,随便什么城,他做着我想做做不到的事,到自然的世界中生活。不过我说,一年两年还是回到城里,深山毕竟孤单。我是乡下人,有这方面的体会。我比马骅的其他朋友更渺小,马骅的自律能力强,我从我的角度替他做的世故的假设,现在觉得应该一笑置之。在那里他必须节约,手机只收发短信,他接我的电话,所以我从不说玩笑话。他为我家做的我做不到的事情,朋友们知道,我的语言程度表达不出来。

诗歌的神秘力量在马骅身上实现了清晰的统治。编在诗集的第一首诗《给你的十四行:黑色天鹅》,他一九九四年写的,他描绘他追求的纤尘不染的女人,现在看来是他最好的自况和自传。只有一点疑问,他醉心的发亮的黑色“而不是白色”,还应该是白色,在藏区的全面白色中和黑天鹅在火熄后的暗中坚持一样,白色是可以从白色中区别出来的,虽然已经融合在分享压力的一体当中。马骅生活中垂头垂背和干净自由、睡眠不足的风流和风尘气息,淹没了他的诗作所暴露的纯洁和倾向的更纯洁;包括写诗的读者,认识作者,就容易甚至故意怠慢作者真实的气质,乃至以作者用作掩饰的生活客套驳斥作者的诗歌气质;诗人的气质决定诗人和他的诗歌的方向。马骅的早期诗歌继承青年异国消息、古代才子对着朋友观看自己、伤逝不已和向博尔赫斯的笼统思辨借款,八十年代中期某类聪明的混合风格;这种诗八十年代的诗人偶尔写一首或一组,起到润滑以细节为主、内容硬朗的主流作品的总体协调作用;马骅写得应当多一些,这里仅存七首,不是韩博编选严谨,就是马骅自己通过淘汰对有所回顾的练习作了一次严厉的批评。接下去,范围变宽,他接触到和经历过的东西加入到诗句里,内容充实,形式也配合着硬了起来。但是,借机风景和气候,天性随时泛溢,马骅的诗歌还是保持着温柔和伤感的基调。逐渐增加的对人造现象的即兴愤怒和批评性,以及比相仿年纪的诗人要少的时兴的调戏性,加强了越遏制越不住的忧伤,到处看到的大小琐碎看似沥青实则黑烟随风,北京时间的挺立的坐标刻板地标记着河水远逝的节拍。他的《秋兴八首》无法与他借壳的杜甫老迈深衷的《秋兴八首》同日而语,他反着写来,浪漫与矿渣杂交,细部缺乏来历,全局失于未及究竟。少年由近处的阻塞而展望隐深,文学志向大焉,这样的志向需要时间的教育,可此可彼的道理方能以地图的线条布置世界并指向它的莫测处。马骅的领悟和他的记忆一样惊人,他知道“现在”该写什么。他的几首短诗疏密有致,软硬兼施,较多地流露迷惘和倦怠,完成了九十年代舒缓踏实的抒情诗人的形象塑造。《给W女士》两次使用“一切”二字,第三段的悲剧逻辑从七八十年代之交取得,结尾“这个春天已经把你推上生活的高峰”,有着以前类似的抒情诗歌没有的激越——带着单纯必然的勉强。给“崔”的悼亡诗暗示味道太浓,我不大敢读。《迈克的真实生活》和《在变老之前远去》是马骅写得最扎实的两组诗歌。城市,故事,厌恶,风景,友爱和他自己,各个方向的挤兑和凋零,当他追求逼真,语言的脉络成为寓言的框架,戴面具的现状成为脱衣的构思。他掌握城市的哲学的时候,诗歌的岸柳摇曳不已,在北京,他通宵达旦地向城市告别。他写到的一个女人代表着城市。

马骅诗集《雪山短歌》序 共有2页,您还有1页没有浏览

首页 [1] [2] 尾页  页次:1/2
我来说两句......
赞一个  损一下
  • 网友点评
  • 点赞一族
 ※ 水平一般哪?!暂时还没有网友给《马骅诗集《雪山短歌》序》点评。
 ※ 水平一般哪?!暂时还没有网友给《马骅诗集《雪山短歌》序》点赞!
精彩图文
麦考利与《二重人格》
麦考利与《二…
扩展历史文化视野 提升西部文学品格
扩展历史文化…
闲适与雅意——读《笼中鸟集》
闲适与雅意—…
麦家 “走出去”的解密
麦家 “走出…
择取一个时代的美丽——读施施然,兼及她的诗和画
择取一个时代…
品钦、昆德拉和拉什迪,才是先锋文学尽头这立体三维旗的三个面
品钦、昆德拉…
热门理论专题
理论评论
名家评论专栏

Microsoft OLE DB Provider for SQL Server '80040e14'

ݿ 'i9a7b81124b5h2a1c0l2n6e8' ־Ҫ޷־еĿռԭ sys.databases е log_reuse_wait_desc С

/Theo/Show.asp 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