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中国网络文学联盟理论评论当代文学

韩博诗集《借深心》序

收录:2012-2-18  作者:肖开愚  来源:网络搜集  点击:932
赞一个 赞 0  损一下 损 0
更多精彩文章,敬请点击浏览肖开愚评论集  
联盟网站www.ilf.cn低价转让,现寻求合作伙伴。有意者,请联系群主夏津——QQ:504582083,手机:13801035796。

读完韩博的这本诗稿,知道韩博遇到了诗歌和人生的极大的困难。韩博的诗和人生同步,所以两方面的困难同时发作。他中学时代写的《植物赝品》敏感而周密,强烈的超现实感受获得明确的舞台调度。他展示的不是普通的诗歌才华,抒情诗人淋漓尽致地局部用力致使纤毫毕现,与做自己的导演的任务分配之间存在着一个难于调节的矛盾:导演在什么时候同意演员的进入和忘情,什么时候决定干预,褒奖、否定或者嘲笑演员的表现,因为是一身而兼二任,稍有不妥,为任何一方受损害负责的都是自己。由于是针对自己,导演很少褒贬,调侃则比较常见,这就带出了特殊的评论性质,评论表现而基本不涉及表现的来历,仿佛编剧另有人在,是诗作者够不着的什么人。这个特点,如果我足够小心的话,大概能够说是某种承认和容忍的退一步取舍的文明态度。韩博初期的诗作和后来写得好的诗作,两个角色、两种才能配合得十分平衡,差不多天衣无缝,导演似乎不在剧场里,演出着的是细腻横向的独自抒情主体,年轻尖锐的诗人偶尔自我嘲讽一番,顺便地及于其他。正式念大学前他在南昌写的《太阳穿过树间》完美地安排了场面和间隔,语言自然地被其说着的内容的光线明暗着,唐突看到的情节和坐到诗中的“我”的日常作业,被合适的距离联系起来,互为因果。无论出自感官还是出自产生了效果的编排,整个世界在交流中,试探以及继续。这样的诗作直到二〇〇〇年的《未成年人禁止入内》中,还有一些。随着身上诗人对戏剧家的较量逐渐占到压倒性优势,韩博诗中的推想成分有点控制不住,以前受到导演的压抑,现在导演真的离开剧场,演员就自由表现开来。韩博经历着其他单纯的诗人无需经历的职务转折。由戏剧加诗歌向着独立的诗歌转变,撵走常常用灯光控制局面的人,须得启用一个替代者。韩博深知诗歌需要约束。不一定非得从作者分裂出去一个冷眼而有权势的指挥,站在边上或骑在头上,比较靠得住的约束通常交给诗歌的形式的自律性。后来韩博的诗,始终都在搜索能够约束饱含情绪的内容(很多时候只是情绪)的形式。诗歌中批评性的增强,不必跟涉世的深浅挂钩,跟对人事、社会和世界的态度的变化不必过分密切,起码在分析的层面,应该是由于参加到诗歌中的表现力量和调度力量,加上语言形成过程中主动因素和被动因素,趋向一致并最终合流造成的。《结绳宴会》和《沐浴在本城》从相反的两个方向批评生存,前者依靠虚构与真实本来具备的平行和比较,虽然诗歌本身是单线条的,却能使完全主观变成完全客观,后者的约束力量和被约束力量汇合为强大的感动着的批评者,所见的客观变成所写的主观。这两首诗表示两个类型,分别有所延伸,理想的时候,混合着《看哪,星辰都是一团旧火》和《到后面去》那样的令人动容的本色诗中的本色,使人知悉现在,当所述故事发生,诗人如何。接下去,韩博碰到似乎晚一点才该碰到的困难,他比同龄人提前进入在漂浮中比较、在比较中漂浮的世界,在这个来往不定、不看即如同不在的世界当中,惟一稳定的是正在移动、将要移动和移动后,“我”的速逝情绪的发生。也许和韩博做《艺术世界》的编辑有关,当代艺术无休无止地生生灭灭,众多惊诧后续着疲惫,跟旅行的情况雷同,“我”和“我”的装备得到最多的注意和检查;也许因为烂熟则生厌,他的检查很少采取当代艺术无不采取(欧洲多为微观我国多为宏观)的政治视角;也许和良好的成长环境有关,他有种非选择、非立场化的个人主义修养,阶级意识只有处在地域落差的尴尬场合才有所流露;综合起来,即便有时他的诗作明显冲动,字眼刻薄,也不伤人。我们试验一下,把伤害人(他人和自己)的文字去除,看看当代诗歌及其相关辩难还剩下多少什么。此关不过,此种氛围中的文学意识无法不停顿在第三世界或者发展中国家的慕恨交加,成品像武斗展览,唤起额外的援助心理。各种类别的当代艺术因此或者借此成功,实在不易检讨,相对靠得住的检讨,不能根据朝生夕死的价值观。不过过去和古代的再好的价值观不经辩驳,跟西方再好的价值观不经辩驳,一样无法拿来我用。再试着看看,什么人有自己的价值观而不是多数时候依靠着种种敌人的机会主义者?我不建议越过真实处境,当代诗歌主要是困难的产物,但可看的诗歌总得具有较好和更加好的性格,否则“佳构”二字淘汰,为何读诗?回到韩博,对他有利的教育环境,方便地接触新艺术和世界新现实的条件,连同他的早熟,对他造成的压力发到他的诗中,惘叹连连。当代艺术的负面印象,逼迫他考虑究竟什么比艺术家使用过的种种材料更耐磨损,组诗《借深心》包含别的直接意图,也是这个方面焦虑的结果。几年来在频繁的国际出差途中搜集到的外貌,获得深处的灵魂照应依附,搜集者才有条件在字落纸上的诗歌中合成整体,安顿换气。纷乱的外景,我感觉得到,强行纷乱我们的形体甚至带有异国风情的按摩的安逸。临时的需要长期一点的,规划的需要自然的,或者反过来。深处的灵魂或者类似决定性的东西,选择相得中的材料和构造,不然不肯落户,因此寻找品质相当的语言和形式时刻攸关命运。《借深心》有个人特殊感情的寄托,不便讨论,它在语言、形式和寄托诸要领的融洽方面努力之大,已经到了阶段和显微的尽头。说韩博遇到极大困难,是指《它所见》那样的自我精确实现一旦曲终人散,视野茫然无从凝聚,他的“天空”又将从哪里“亮出安全的两室一厅”(《无梁志》)?《借深心》走到极端,“深心”——无形的依靠——取代有形的依靠,产生另外一个无依无靠的危险。解决失神的问题导致可能失形的问题。不是形式,而是物质;诗歌的形式不能保证物质的自动充分。韩博的诗哪怕在过度驰骋想象的时候,此时此刻“我”的存在也担任着唯一的灵感来源,所以他遭遇到的虚无锐利刺人,他陷入的虚无是“好一尺跳不过的虚空”(《佚》)。凡事具体,就具体地悬在面前,等待面对者禅宗般豁然开朗,不复期待一跳。

韩博诗集《借深心》序 共有2页,您还有1页没有浏览

首页 [1] [2] 尾页  页次:1/2
我来说两句......
赞一个  损一下
  • 网友点评
  • 点赞一族
 ※ 水平一般哪?!暂时还没有网友给《韩博诗集《借深心》序》点评。
 ※ 水平一般哪?!暂时还没有网友给《韩博诗集《借深心》序》点赞!
精彩图文
麦考利与《二重人格》
麦考利与《二…
扩展历史文化视野 提升西部文学品格
扩展历史文化…
闲适与雅意——读《笼中鸟集》
闲适与雅意—…
麦家 “走出去”的解密
麦家 “走出…
择取一个时代的美丽——读施施然,兼及她的诗和画
择取一个时代…
品钦、昆德拉和拉什迪,才是先锋文学尽头这立体三维旗的三个面
品钦、昆德拉…
热门理论专题
理论评论
名家评论专栏

Microsoft OLE DB Provider for SQL Server '80040e14'

ݿ 'i9a7b81124b5h2a1c0l2n6e8' ־Ҫ޷־еĿռԭ sys.databases е log_reuse_wait_desc С

/Theo/Show.asp 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