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中国网络文学联盟理论评论当代文学

朗诵的魅力

收录:2012-2-18  作者:冯新伟  来源:网络搜集  点击:765
赞一个 赞 0  损一下 损 0
更多精彩文章,敬请点击浏览冯新伟评论集  
联盟网站www.ilf.cn低价转让,现寻求合作伙伴。有意者,请联系群主夏津——QQ:504582083,手机:13801035796。

语言与声音能让一个不懂诗的出租车司机感动,发自内心地为你鼓掌。但是,同样一首诗,你让他去读,他会说:读不懂,甚至会感到读诗这件事很麻烦。

这就是文字不能替代语言与声音的时刻。而朗诵,却会使你和听众(读者)一块儿沉津,忘记时间,进入诗歌的时间。这就与音乐等同。也真正恢复了诗歌的尊严与魅力。所以说,诗歌不提供视觉方面的趣味,只有诗会提供,而诗歌却不能。因此,我们就回到了诗歌的本源,它主要是唱与听。动听与共鸣使人们信任诗人所说的一切。

人们突然醒悟到:原来在冷酷无情的世界,有极少数的异类人在关注着他们,并成为他们精神世界的英雄,内心生活的体贴人。

而做为一名诗人,你愿意成为小圈子内部欣赏的诗人,还是想成为:不懂诗的大众诗人?即所谓的“人民”诗人?你希望你的嗓子嘹亮,还是喑哑,自言自语?有人会说:诗属于孤寂、默想时刻,有人会说:大众诗人?你意欲何为?你想引诱我们放弃诗人优雅的文字圣殿,而像歌手那样哗众取宠?

我们遇到了一个非常有意思的问题,它既不是难题,也不是什么可以讨伐、争论的焦点。它不是。当莎士比亚的诗剧风迷欧洲时,大众还意识不到:一个诗歌时代的剧终。这也使我想到中国二、三十年代的翻译家朱生豪,躲在乡下,为五四以后的中国人介绍莎士比亚。他那种忘我的献身精神值得尊重。但他把诗人莎士比亚改写成剧作家或散文家,取悦俗人的小丑,确实有点不可思议。诗人卡之琳翻译的莎士比亚友善地还原了一个十七世纪英语诗人的光辉形象。晚年的帕斯捷尔纳克,对莎士比亚的研究与翻译,在影晌他个人晚期诗歌写作的同时,也为我们重新树立起一个诗人的榜样。诗剧是诗歌的辉煌顶峰。歌德、艾略特、沃尔科特、威廉斯、索因卡、弗洛斯特都在自己本已自足影响深远的诗歌写作中,与诗剧交锋,留下了范本。真正完成了一位大师、大诗人所肩负的崇高使命。

当金斯伯格朗诵自己的《嚎叫》时,他脱光的不仅仅是自已的衣服,也不是在标榜自己是行为艺术家的鼻祖。30多年后,当中国作家蒋子龙在美国遇见他时,看到的金斯伯格不属于文字(符号),而是一位活生生的唱诗人。他挎着自己的小风琴,几乎走遍了世界,自称是盲诗人荷马的忠实的后裔。丝毫不为自己属于一个伟大的(尽管过时的)传统而脸红。反而感到骄傲。我的第一次诗歌朗诵,发生在1988年的国庆节。在我们县城的文化馆小院里。当楼上楼下拥挤的场地、楼道护栏后响起一片掌声时,我感到非常意外。同时意识到我的处女般的朗诵已经络束。我朗诵的纯粹是一首富于地域色彩的个人化的诗歌,与官方没有任何牵连。但为什么能赢得山城人民的掌声,直到写这篇随笔的今天,也是我不解的问题。我不知道我的前辈徐玉诺,是否在鲁山朗诵过。这方面的资料几乎是无。但他的《将来之花园》出版后,诗歌界曾为他鼓过一阵很响亮的掌声。他回鲁山时,曾有过全县师生夹道欢迎的盛况。尽管我的诗歌未受到他的丝毫影晌,但他是我敬重的诗歌的同乡。他的中期散文短章《记一根弦的音乐》,也许就是借民间音乐在朗诵?

自从20多年前的那次朗诵后,我不曾在大庭广众下朗诵过。只在诗友朋友的聚会上,偶尔朗诵。这种私下的朗诵与交流,至今仍在持续。但朗诵后的掌声,总使我感到迷茫,无论是朗诵朋友的诗歌,还是自己仍显羞涩的新作,一种声音的诱惑,不仅仅是慰藉或补偿。也不仅仅是总会消失的掌声。这期间,肯定还有一种不为我察觉的魅力。在鼓舞,在启示,在消解心头那些化不开的块磊。

朗诵的魅力 共有2页,您还有1页没有浏览

首页 [1] [2] 尾页  页次:1/2
我来说两句......
赞一个  损一下
  • 网友点评
  • 点赞一族
 ※ 水平一般哪?!暂时还没有网友给《朗诵的魅力》点评。
 ※ 水平一般哪?!暂时还没有网友给《朗诵的魅力》点赞!
精彩图文
在笛声和风的殖民地
在笛声和风的…
人间自有英雄气——评《井冈山上走出的“井冈山”——张国华传》
人间自有英雄…
两条道路上的领跑者——读王川的绘画与散文
两条道路上的…
只有文学无法躲闪——朱天心、唐诺专访
只有文学无法…
人之初,性本善吗?
人之初,性本…
诗与歌:时代的声音
诗与歌:时代…
热门理论专题
理论评论
名家评论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