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中国网络文学联盟新闻资讯作家在线

多多:我主张“借诗还魂”

收录时间:2012-2-18  来源:网络搜集  作者:新京报  点击:909
赞一个 赞 0  损一下 损 0
更多精彩资讯,敬请点击浏览多多专辑
联盟网站www.ilf.cn低价转让,现寻求合作伙伴。有意者,请联系群主夏津——QQ:504582083,手机:13801035796。

●关于白洋淀

那时写诗的意义远高于今天

记者:许多资料都说你的写作是从白洋淀开始的,那里甚至形成了一个“白洋淀诗群”,包括芒克、岳重、根子等人。

多多:开始我们聚在那里,并没有意识到我们将来会写诗,因为当时没有一个写诗的。那是1968年底。当时连预感都没有,那个时候,我们在一个很凄凉的夜晚乘上火车,汽笛长鸣,火车把我们卸到一个地方,然后再坐70多公里大卡车,风尘仆仆来到一个县城,再雇一辆马车拉着我们的行李,去白洋淀。

记者:你是怎么进入诗坛的呢?

多多:芒克最早写诗,然后是岳重,我是1970年在北京才开始写诗的,在这之前食指的诗已经在地下流传。无论是谁都不能把这段历史说明白,包括我。这是不可能的。就让它保持一种神秘状态吧,为什么不呢?为什么什么都要拆解得清清楚楚呢?这就是今天的人的一种习惯。我们什么都要弄得清清楚楚,在某种程度上来讲,它是对于诗性的一种破坏。你破解不了它,只能破坏它。

记者:那个时候有很多年轻人写诗吗?

多多:其实并不多。

记者:在那样一种环境和氛围下,写诗的感觉如何?

多多:在我们那个时期,写诗可以有很多种意义,无论如何,当时写诗的意义绝对要高于今天。因为我们的生活没有任何可能性。比如我当时很喜欢电影,但你不可能搞电影,因为电影需要集体制作,需要投资,需要许许多多的东西。你在农村插队,你还能做什么,还能想像什么,想回城当个工人都不可能。这样就形成人的一种很决然的态度,你没有选择。当时有一张纸,一支笔,无穷的想象力,有时候灵感一来就流在纸上,第二天看到很自我崇拜,这样的东西不是神赐的是什么?因此我很早就确立了我和诗的关系。这是一种真正的选择。

●关于朦胧诗

诗人应该把劲使在写作上

记者:作为同时代人,你怎么看朦胧诗?

多多:首先就不存在什么朦胧诗,这是一个强加的概念,你去问每一个朦胧诗人,没有一个会同意这个概念。

我读过他们的作品,可是没读过朦胧诗。朦胧诗成为某一个阶段的文化派别的标签,然后就把这些人都搁到了一起。实际上直到今天,梁小斌我没见过,徐敬亚、王小妮是在海南大学才认识的,大家都50多岁了,才第一次见面和认识。

“文革”后的作品是特殊年代的产物,在诗歌上,它远远没有达到人们所赞美的那样,而且,我不认为这种盲目的赞美是对诗歌的敬意。

记者:人们对你的认识甚至推迟了10年,20年。你对此有什么想法?

多多:没有任何看法。因为这些问题跟我毫无关系。这不是我的问题,也不是我制造的问题,我凭什么来承担这种说法?

我现在采取一种自然而然的态度,你管他们干什么呢,管那些概念干什么?过五年这些东西就自然消失了,又会出来另外一些更加怪异的说法,什么都会有的,但时间是最好的裁判,最后留下来的惟有超越时间的东西。因此这些问题都很小儿科,李杜当时争论什么了?我们今天都读他们的作品。诗人把劲使在写作上就好了,其他的管他干什么?

多多:我主张“借诗还魂” 共有5页,您还有4页没有浏览

首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页次:1/5
我来说两句......
赞一个  损一下
  • 网友点评
  • 点赞一族
 ※ 新闻没意思哪?!暂时还没有网友给《多多:我主张“借诗还魂”》点评。
 ※ 新闻没意思哪?!暂时还没有网友给《多多:我主张“借诗还魂”》点赞!
图文资讯

Microsoft OLE DB Provider for SQL Server '80040e31'

ʱѹ

/News/Show.asp 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