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中国网络文学联盟新闻资讯作家在线

像杜拉斯一样生活——张后访谈中间代女诗人安琪

收录时间:2012-2-18  来源:网络搜集  作者:安琪 张后  点击:1981
赞一个 赞 0  损一下 损 0
更多精彩资讯,敬请点击浏览杜拉斯专辑
联盟网站www.ilf.cn低价转让,现寻求合作伙伴。有意者,请联系群主夏津——QQ:504582083,手机:13801035796。

(2009年5月28——6月8日。北京。提问:张后。回答:安琪。)

1/

张后:2008年由于我个人的一些问题,对诗歌的写作少之又少了,2009年一开年诗歌情绪仍然调整不过来,我一时暗自流泪,我悲伤地感叹,我离诗歌的情怀越来越远了……可能每个人都会遇到这种不适的情况吧,你呢?安琪,你是怎样解决的?

安琪:今日端午,一早起床,天灰风暗,雨水若干滴,沾不湿伞面,却使我的心情略有阴郁。似乎是放假了,公交车上乘客寥落使我有足够的时间安坐靠窗的位置看各色人形闪现而过。每到一个站台,就有面容各异的男女老少或上或下,这些来自祖国各地的脸有着基本上可以辨认的脸形,福建的大抵瘦削有骨感,广东广西大眼凹目、唇厚额凸,湖北圆脸细眼、个子纤瘦,湖南眉眼周正有新青年遗风,安徽白净帅气高大,山东憨厚敦实粗壮,山西长脸,内蒙圆脸,如此等等,倘再加以乡音辅助,那就更是了然。我庆幸自己把一生过成两生,一生在南方,一生在北方。而我的长相也相应地有了南方北方的区别,南方的我,瘦小纤弱,整天都在牙疼感冒的小病小灾中;北方的我,高大结实,像“高大女神的自行车”(海子语),日日游荡在家门之外的公交车上或公司里,不敢生病也不能生病。北方的“此生”我才开始(我经常跟朋友说我今年六岁半),正是充满想象力的年龄,人世种种皆还未知,正在成长中的人生怎能使我诗意消退?

对我而言,诗歌写作并非体现在纸本上或电脑上,诗意留存即可。如前所述,我从未让我的脑子有个消停,它时时处于高度运转之中,风吹感伤或见光心喜,人流喧涌时黯然神伤于自己的孤独或转而庆幸孤独的妙处譬如可以随时停下脚步看公园中随高音喇叭跳舞健身的男女并羡慕于他们舞姿的协调,健步穿行在北京的南锣鼓巷这簇拥着酒吧、中央戏剧学院、按摩房、咖啡屋、吉他室、茶餐厅的元朝小巷时,脑中不断闪现的这样一个词组——垂垂老矣的青春。这一切,难道不就是诗歌情怀吗?我漳州师院的学弟吴子林博士在为我并不富裕的生活忧虑时我说,所幸我们还有一个“一箪食,一瓢饮,在陋巷,人不堪其忧,回也不改其乐”的颜回成为我的样板。对我而言,写诗是件手一伸就能摘到果子的事,它是我荒芜身体荒凉此生的唯一休闲,唯一娱乐。我从不怀疑我的写作能力因为生活就是我的诗歌来源,我所有的诗歌基本都是生活真实而非寓言或编造,时至今日我已经把生活过得颇具传奇色彩,每当我不解于我的生活种种譬如荒诞、无助我就说,这是诗神的赐予因为你太幸福和幸运了:你能表述!

是的,我能表述,把我全部的诗歌按照时间线索串在一起就能展现出我出生至今的面貌,我的欢爱与仇恨,我的快与痛,我的不死的过去和死着的现在:藏都藏不住啊。多年以后人们将在对安琪的追溯中盖下此章“查无此人”因为——

在死者生活过的尘世,邮差早于死者死去,你邮寄到尘世的信因此无人传递。

我此刻的生活就是那个死者,我在现世所写下的诗作就是那封邮寄到尘世的信,我希望有人传播但“邮差早于死者死去”,如果有流泪有感叹,有不适,那就是这个了。我所有的解决方式就是,继续在尘世写信,有时涂抹在口无遮拦的脑回沟中,有时成型落迹于文本或电脑中。

2/

张后:安徽女作家沈亦然的博客,她有一个提法可以令大家借鉴,就是“以诗歌保持写作状态”,沈亦然本是写小说的,她近期忙碌于生存,小说写的甚少,但是她以诗歌的形式来保持写作的精神,很值得提倡和效仿,于是我不免灵机一动,我何不以访谈形式慢慢调整紊乱的心绪,来回归诗歌写作呢,因此我开始闻风而行,马上列了个计划,计划在十年之内访谈和关注五个男诗人和五个女诗人成长和变化轨迹,并且待机遇成熟之时,将访谈制做成一些相应的影像制品,进行诗歌文化的传播,类似于锵锵三人行那种的,安琪,你认为自己在成名前和成名后有什么不同吗?我是说在定位上和心理上的那种不同?

像杜拉斯一样生活——张后访谈中间代女诗人安琪 共有14页,您还有13页没有浏览

首页 [1] [2] [3] [4] [5] [6] [7] [8] [9] 下一页 尾页  页次:1/14
我来说两句......
赞一个  损一下
  • 网友点评
  • 点赞一族
 ※ 新闻没意思哪?!暂时还没有网友给《像杜拉斯一样生活——张后访谈中间代女诗人安琪》点评。
 ※ 新闻没意思哪?!暂时还没有网友给《像杜拉斯一样生活——张后访谈中间代女诗人安琪》点赞!
图文资讯
何建明:102岁的中国“第一国旗手”
何建明:10…
贾平凹:对散文的另一种理解
贾平凹:对散…
郭敬明:最商业的作家 最文艺的商人
郭敬明:最商…
慕容雪村做客新浪聊新书《原谅我红尘颠倒》
慕容雪村做客…
奈保尔:从古至今没有哪位女作家能和我相提并论
奈保尔:从古…
女诗人王小妮:失望是真切沉重的,但希望还在
女诗人王小妮…
焦点新闻专题
新闻资讯
热点人物专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