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中国网络文学联盟新闻资讯艺苑风景

廖一梅:痛苦不会终结,除非“自我”消失

收录时间:2015-5-4  来源:北京文艺网  点击:301
赞一个 赞 0  损一下 损 0
更多精彩资讯,敬请点击浏览廖一梅专辑
联盟网站www.ilf.cn低价转让,现寻求合作伙伴。有意者,请联系群主夏津——QQ:504582083,手机:13801035796。

廖一梅:痛苦不会终结,除非“自我”消失 我相信,她早已厌倦了别人在她面前兴致勃勃地谈论那段台词:“有好多次我都想要放弃了,但是他在我心里留下了疼痛的感觉。一想到它会永远在那儿隐隐作痛,一想到以后我看待一切的目光都会因为那一点疼痛而变得黯淡,我就怕了。爱他,是我做过的,最好的事情。”出自《恋爱的犀牛》,1999年,QQ尚未普及大江南北,不然,这出自她的成名作里,有太多句子,可以拯救人们的签名档。

我记得那是2001年,我的朋友考上大学到了北京,某个周末她去剧场看了《恋爱的犀牛》,然后她就兴奋地写了一封信给我——没错,那时候我在家乡的高中校园里还总能收到手写的贴邮票的信件,那女孩把那段台词原封不动的抄给我看,说:送给你,我听到这个第一个就想到你,因为你谈起恋爱来,就是这样的。

好吧,我那时是廖一梅的粉丝,所以当我坐在她对面的时候,那感觉,的确和过去的每次专访都不同些。1999年毕竟已经遥远——我是说,对于一个创作者而言,十五六年的时间,无论是她的审美或者对世界的理解,都已足够沧海桑田。2010年,《柔软》在保利剧院首演,那是她最近的一次戏剧创作。故事关于一个想变成女人的男孩,和一个严肃悲观名声不好的女医生,关于“男人”和“女人”这两个性别之间永恒的纠葛和追问。

“我从来不允许自己胆怯。”她看着我认真地说。

她认为自己在少女时代是个“普通的小孩”,从没有想过以写作为生的念头。参加中戏的考试是因为听说了班里某个不大熟的同学在准备,并且中戏的考试不考数学——做梦也没想到还有这等好事,哪能不去试试。“我就是喜欢写日记,一本接一本地写。”她说,因为她想弄明白自己,“比方说,我得弄清楚一件事我最开始是怎么想的,后来又是怎么想的,最终为什么又那么想了。就是这种对自己的无止境地探索——”她说过的,“胆怯”在她心里是一件不被允许的事情,所以,意识深处的每一个角落,每一个也许阴暗的地方,每一个无法示人的念头,都必须强迫自己去面对,“我对自己很严厉,我希望我没有漏过任何隐秘的动机,一定要挖出来那些最深的情绪——这没有什么不好意思面对的。”她微笑,“你要是连知道都不知道,那该多可笑?” 如果真的手下不留情,“追问”是很容易变成“拷问”的,这便是她作品里表现力的源头,至少,是源头之一。一把钻头朝着自己的灵魂凿进去,灵魂是不会流血的,只要你神情淡然,就没有人能看见那个创面。那个她一手凿出来的洞里至少流淌出来了那些文字,“追索自我”这件事,即是没有结果,也记录下来了沿途的景色。

▲▼ 所以他的男女主角会有如下对白: 女医生:你会说当然。但是作为一个医生,要在心里认同这个不是件容易的事。我见了太多的死亡,你注意到么?现在已经很少人死在家里,他们多数都死在医院的急救室里,被切开气管,插上管子,心脏电击,临死的时刻人非常无力,没人问他们是否希望平静的死去。医生为了让人多活有限的几天,甚至几小时,做许多无谓的抢救,那是通常的做法,没人管你愿意不愿意。死其实没什么,每个人都要死,但不该死得太难看、太痛苦。医生对抗的是疾病,不是死亡,死亡是生命的一部分,是我们每个人出生的必要条件。我都做过,切气管,一次次的电击,心脏按摩术,大家都鼓励那些锲而不舍的病人和医生,可我觉得应该做的是躺在床上等死。安详的,平静的,有尊严的。

廖一梅:痛苦不会终结,除非“自我”消失 共有3页,您还有2页没有浏览

首页 [1] [2] [3] 下一页 尾页  页次:1/3
我来说两句......
赞一个  损一下
  • 网友点评
  • 点赞一族
 ※ 新闻没意思哪?!暂时还没有网友给《廖一梅:痛苦不会终结,除非“自我”消失》点评。
 ※ 新闻没意思哪?!暂时还没有网友给《廖一梅:痛苦不会终结,除非“自我”消失》点赞!
图文资讯
巫启贤演唱会1日落幕 巫式情歌温暖上海滩
巫启贤演唱会…
张智霖失TVB视帝显不满:无线是不是不喜欢我
张智霖失TV…
金星与“前夫”汉斯现身秀恩爱 称生活底线很低
金星与“前夫…
江映蓉发新碟呼吁保护环境 黄英巫启贤助阵
江映蓉发新碟…
《吸血鬼日记》伊恩27日来华 引粉丝微博热议
《吸血鬼日记…
新版《笑傲江湖》要改结局 于正强烈反对
新版《笑傲江…
焦点新闻专题
新闻资讯
热点人物专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