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中国网络文学联盟新闻资讯作家在线

贺敬之:我也是一个“老运动员”

收录时间:2005-12-14  来源:新闻午报  作者:李向东  点击:5683
赞一个 赞 0  损一下 损 0
更多精彩资讯,敬请点击浏览贺敬之专辑
联盟网站www.ilf.cn低价转让,现寻求合作伙伴。有意者,请联系群主夏津——QQ:504582083,手机:13801035796。

著名诗人、剧作家贺敬之是以歌剧剧本《白毛女》扬名文坛的。新中国诞生后,他创作的一系列充满革命乐观主义精神的诗歌,如《放声歌唱》、《雷锋之歌》、《回延安》等,曾经感染了几代人。但就是这位在政治上看似春风得意的诗人,也有着饱经坎坷的心路历程。

1、1950年第一次挨整

李向东(以下简称李):读过您的诗歌的读者大都以为,从延安时期开始,一直到解放以后,“文革”开始之前,您在政治上是比较顺利的,一直处于顺境,在历次政治运动中间至少没有挨过整,表现在您的作品里面,是光明向上,是放声歌唱。

贺敬之(以下简称贺):我并不是像许多人所认为的那样,是一帆风顺,一路平坦,其实我也是一个“老运动员”———老是被“运动”的人员。从建国以后的第一次文艺整风,到以后的历次政治运动,我都是被批判或者被斗争,被隔离审查或者被处分,一直到“文革”中间被迫害而迟迟不予解放,被“四人帮”钦定为“一贯右倾”的“黑线人物”。

李:第一次文艺整风是在什么时候?

贺:大约是在1950年冬天开始的,由中宣部召集文艺界开大会,地点在中央美术学院大礼堂,由胡乔木同志作动员报告。中央戏剧学院创作室是由张光年同志直接领导,我作为创作室的副主任之一,也参与了领导,但是,我从一开始,就是这次整风的重点对象。

李:因为什么呢?

贺:由于我的一篇文章和一个剧本。就是我发表在当时的《人民戏剧》杂志上的反对公式化、概念化的一篇文章,题目叫《谈作品的思想性》。周扬同志和张光年同志分别提出,我的文章是接受了胡风的唯心论的“主观战斗精神”的影响,说我提出作家在深入群众生活的同时还要有“艺术生括”,以利于提高艺术修养,思想改造不是要“改造”得和一个普通农民一样,这些观点都是违背毛主席文艺思想的。李伯钊同志提出,由我执笔的歌剧剧本《节振国》,歪曲了工人阶级的英雄形象,说中国工人阶级登上政治舞台以后,还要把主角写成有行帮思想而转变的人物,这是违背了马克思恩格斯的典型化理论的原则性错误。这些问题合在—起,就说我是进城以后经不起考验,表现出“小资产阶级”的思想倾向和立场观点。

李:这是解放以后您第一次受到这种批评吧,压力大吗?

贺:周扬同志和我个别谈话进行批评时,他的态度还是温和的,尽管如此,由于《节振国》的剧本不得不停止排演,加上戏剧学院的领导直接参加批判我的会议,我的确感到压力是不小的。我作了检查,努力找自己的问题,虽然在有的理论问题上我还没有完全想通,但接受了“小资产阶级思想倾向”的帽子。同时,我也用这同一个口径参与了对别人的批评。

李:在整风之后,您有没有受到组织上的处理?

贺:除了《节振国》被停止排演之外,包括我在内的受到批评的同志,都没有受到党内或者行政的处分,也没有调动工作。张光年同志找我谈话,要我参加作家赴朝鲜访问团,深入志愿军抗美援朝的战斗生活,一方面继续改造思想,一方面搞新的创作。不久,丁玲同志就通知我到中宣部去报到,那时她是中宣部文艺处的处长。第二天,听陆定一同志作报告的时候,丁玲同志看见我,说我的样子像是有病,叫我去医院检查一下。我还没有来得及去医院,她就通知我,不要去朝鲜了,改去河北农村,并且很快就交给我—封组织介绍信。

贺敬之:我也是一个“老运动员” 共有4页,您还有3页没有浏览

首页 [1] [2] [3] [4] 下一页 尾页  页次:1/4
我来说两句......
赞一个  损一下
  • 网友点评
  • 点赞一族
 ※ 新闻没意思哪?!暂时还没有网友给《贺敬之:我也是一个“老运动员”》点评。
 ※ 新闻没意思哪?!暂时还没有网友给《贺敬之:我也是一个“老运动员”》点赞!
图文资讯
梁凤仪开写《我们的故事》 讲述香港66年史诗传奇
梁凤仪开写《…
莫言:作家要寻找自身恶的东西,才能有悲悯之心
莫言:作家要…
王安忆:文学是奢侈品 受冷落时间不会短
王安忆:文学…
王安忆:某些“主流”不符合我的审美
王安忆:某些…
《浮沉》作者崔曼莉:鲍鲸鲸的劳动我表示尊重
《浮沉》作者…
张炜:改编影视剧有积极意义 但不能过于急躁
张炜:改编影…
焦点新闻专题
新闻资讯
热点人物专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