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中国网络文学联盟新闻资讯文化动态

最美的书 离读者有多远

收录时间:2013-12-16  来源:北京文艺网  点击:790
赞一个 赞 0  损一下 损 0

吕敬人也曾遇到过类似问题,他对自己所设计的一套关于茶文化的书非常满意,一次特意去上海书城购买,遍寻不着,最后售货员帮其在角落柜子里翻到了这套书,递给他时,还嘟哝了一句,“这本书,还有人买啊。”让他颇为郁闷,甚至感叹:一本精心设计的图书居然因为封面过于朴素而遭到冷遇,大众审美亟须提高。

类似情况也出现在不少“中国最美的书”获得者身上。有些书因为文字量过少、封面文字过小、成本过高等问题,遭到读者不理解,甚至有读者感叹:简直就是浪费纸张。而每年获奖书籍,除了一些少量发行的艺术类书籍以外,也有《嘉那·道丹松曲帕旺及嘉那嘛呢文化概论》这类专业性颇强的书籍。有些书甚至在上海图书馆也查询不到,更不要说出现在普通读者视野内。

或许,与其说“中国最美的书”是影响书籍设计的革新,毋宁说它依然是圈子内的一种实验,离真正广大的读者依然遥远。与此同时的另一个问题,是“冲奖书”以外的其他大部分书籍依然存在粗制滥造的现象。

“我们每年出版约15万种新书,但我们只重视少数‘尖子书’、得奖书,绝大部分流通中的图书设计平平,”祝君波感叹,“这和国际上形成了巨大反差。”

资深书籍设计师袁银昌的想法与其不谋而合:“纵观国内的书籍设计,如果把它比作一座金字塔,塔尖部分已经有了些许光辉,但塔基部分则良莠不齐。”他举出一个多年前亲身见到的例子,自己在作家朋友家遇到他一脸痛苦地撕去自己新作的封面,“但见此封面艳俗不堪,一如当时所谓地摊书。朋友说,‘我撕后换上一张白纸,手写一条书名即可。’”

事实上,很多书籍设计师依然在体制内生存,供职于各大出版机构,他们也许每年都需要完成数百本图书的相关设计工作。供职于江苏科技出版社的赵清坦陈,他们美编室有4个人,每年要设计近1000个封面。而繁重的工作压力之余,来自各方面的不解和压力更是他们发挥创意、创新的主要阻力。

来自河南文艺出版社的刘运来坦陈,作为基层美编,自己只能在繁重工作、指派任务之余,每年做两三个自己的想做的设计,不是朋友的书,就是小学生的书,只有在这类书上,才有可能发挥创意。

“如果我们倒退十年,可能还没有书籍设计,只有装帧设计。所以书籍设计在理念上已经越来越和国际上书籍潮流合拍。”刘晓翔告诉《艺术评论》,“在设计已经不是问题的情况下,大家自然会感受到设计的价值。在它依然被怀疑的环境下,设计师的生存也面临压力。”

“一般人不知道书籍设计有多么重要,”乌塔说,“所以我们必须要让大家明白书籍设计看不见的部分。”

或许这正是“最美的书”这类书籍设计奖项所需要做的事情,为书籍设计树立标杆,也让人们明白设计的重要性。

市场、体制对于设计的认同或许依然是困扰设计师最大的问题,然而,设计师在不断主张设计重要性的同时,也需要时刻保持警醒。因为设计毕竟不仅是个人才华的表达而已,更需要面对大众。当设计师开始尝试以整体的视角审视图书的设计出版,他们也需要更深厚的内涵来武装自己,否则,只能落得“最自负而愚蠢的设计”。

最美的书 离读者有多远 共有7页,您还有1页没有浏览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6] [7] 尾页  页次:6/7
我来说两句......
赞一个  损一下
焦点新闻专题
新闻资讯
热点人物专辑

Microsoft OLE DB Provider for SQL Server '80040e14'

ݿ 'i9a7b81124b5h2a1c0l2n6e8' ־Ҫ޷־еĿռԭ sys.databases е log_reuse_wait_desc С

/News/Show.asp 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