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中国网络文学联盟新闻资讯文化动态

最美的书 离读者有多远

收录时间:2013-12-16  来源:北京文艺网  点击:790
赞一个 赞 0  损一下 损 0

这并不是图书出版业最好的时代,图书设计师们却似乎正热血沸腾、摩拳擦掌。在这个新媒体横冲直撞的时代,他们希望通过自己的设计,迎接数字化的挑战,扞卫纸质书的地位,也为书籍开辟出新的境界。

他们的尝试正是对于施耐德问题的应答,或许不是唯一的、最终的,但依然是值得为之努力的。

“书籍设计”的兴起

鸦片战争前后,西方先进的印刷技术相继传入我国,书籍设计的实践始终与其相伴相生。上世纪20年代,鲁迅身体力行将现代彩色图案应用于封面设计。《呐喊》的书籍设计就是他亲手完成的。封面上用红色做底色,在黑色的长方形中有反阴的书名,暗含“在铁屋中呐喊”的寓意,大面积的红色象征着革命的烈火,反映出鲁迅洗练的文笔,静雅的风格。

而今的设计师将鲁迅视为中国书籍设计的先行者与奠基人。书籍内容和其视觉效果的完美融合同样是他们孜孜不倦追求的目标。书籍设计是“一系列完整的系统工程”,当代中国的书籍设计家吕敬人认为,“设计者应与编着者、出版人、责任编辑、印艺者、发行者,在选题策划落实的过程中共同探讨文本传达的阅读形态。”

吕敬人提出“书籍设计”应当包含装帧设计、编排设计和编辑设计三个层次,这被许多当代的书籍设计师引用和转述。在吕敬人看来,人们对于书籍设计的传统理解仅限于装帧设计,大部分书的设计确实也仅限于此:“如哲学、文学这一类以文字为主体性传达的书,或受时间或成本制约的书,有时出版社只提出做书衣的委托,那装帧设计的层次就够了。”另一方面,编辑设计则是一个系统工程,需要“对一本书稿全方位提出编辑设计的思路,并对全书的视觉化阅读架构进行全方位的设计思想的介入”。这意味着,书籍设计并不仅仅是给书一张书皮,更需要赋予书籍一种个性化的视觉形式,甚至可能影响到出版社对该书的定位。这是对行业分工越来越细致的反思,鼓励设计师从全局角度去考虑问题。

于是,每一个参加书籍设计展览、竞赛的图书不再是一两幅直截了当的平面形象,在很多设计师眼中,它们类似于一种雕塑、建筑、舞美的艺术,它们的背后往往还有思考与探讨、妥协与坚持的故事。

吕敬人常常喜欢举出《怀珠雅集》的例子,当初出版社打算推出一本介绍藏书票的画册,但是吕敬人意识到,现在人们对于藏书票了解甚少,正好可以借这样的机会全方位展现藏书票的底蕴内涵。他重新组织了编辑班子,挑选人文学者写下与藏书票的缘分,做成了一本图文并茂的图书。因为成本上升,书籍价格翻了一倍,却依然卖得脱销,成为人们愿意珍藏的一本书。

11月14日至20日,“中国最美的书”历届获奖作品展在上海图书馆举行,设计师站在各自作品的展台前,对每一本书都可以这样娓娓道来。

创立于2003年的“中国最美的书”奖项至今已度过了10年岁月,迄今已评出“中国最美的书”208种,其中获“世界最美的书”奖项的有11种,其中《梅兰芳(藏)戏剧史料图画集》荣获2004年度“世界最美的书”唯一金奖。“中国最美的书”评选这几年也成为中国图书设计师与世界同行交流的平台。

最美的书 离读者有多远 共有7页,您还有5页没有浏览

首页 [1] [2] [3] [4] [5] [6] [7] 下一页 尾页  页次:2/7
我来说两句......
赞一个  损一下
焦点新闻专题
新闻资讯
热点人物专辑

Microsoft OLE DB Provider for SQL Server '80040e14'

ݿ 'i9a7b81124b5h2a1c0l2n6e8' ־Ҫ޷־еĿռԭ sys.databases е log_reuse_wait_desc С

/News/Show.asp 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