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中国网络文学联盟文艺史料古代文学[专题]胡适研究 >胡适红学研究十项失误
打印打印本文
胡适红学研究十项失误
作者:张杰    来源:网络搜集    点击数:608

胡适先生是二十世纪新红学的创始人,他对红学的巨大贡献是众所周知的。当然,我们在这里找出的胡适先生红学研究的十项失误,不仅与胡适先生的思维方式有关,也与时代的局限、材料的有限、研究的深浅等等有关,我们并不想求全责备,只是希望后来的研究者能够分清红学研究的成果和问题,不要重蹈胡适先生的覆辙,使红学研究尽快地推向深入。

一、认定《红楼梦》为曹雪芹的自传是错误的

胡适先生《红楼梦考证》一文的中心论题就是“《红楼梦》这部书是曹雪芹的自叙传”。⑴其实《红楼梦》是一部长篇小说,是小说就肯定有艺术化了的、典型化了的、提炼化了的人物和事件,把《红楼梦》当成历史实录的自传是完全错误的。

胡适先生的自传说在二十世纪红学中影响很大,对这个学派的评价也是几起几落。我们以为,原自传说主将之一俞平伯先生在生前的最后一组红学文章中对自传说的评价最为深刻和准确,他说:“索隐、自传殊途,其视本书为历史资料则正相同,……两派门庭迥别,论证抵牾,而出发之点初无二致,且有同一之误会焉。”⑵也就是说,索隐说与自传说都有着相同的误会,都是拿小说材料与历史材料相互附会的,前者附会贾宝玉为清世祖、或为胤礽、或为纳兰成德等等,而后者附会贾宝玉为曹雪芹。只不过,前者附会离题太远,后者附会已入门径,但总体讲自传说比索隐说虽有量的进步,但无质的区别,五十步笑百步而已。从红学史的高度看,索隐派与自传派只是二十世纪甚为流行的“附会红学”的两大派别。

二、认定贾宝玉或贾宝玉的原型为曹雪芹是错误的

当代有一些学者会问,认定《红楼梦》为曹雪芹的自传是错误的,但认定《红楼梦》为曹雪芹具有自传成分的小说对不对呢?对的是“《红楼梦》为具有自传成分的小说”,不对的是“曹雪芹”。因为贾宝玉的原型并不是曹雪芹,而应是曹雪芹的长辈。

从曹家史料可知,曹雪芹的祖父辈有曹寅、曹宣等,父辈有曹颙、曹頫等。

胡适先生在《红楼梦考证》中认为:“但《红楼梦》里的贾政,也是次子,也是先不袭爵,也是员外郎。这三层都与曹頫相合。故我们可以认贾政即是曹頫;因此,贾宝玉即是曹雪芹,即是曹頫之子,这一层更容易明白了。”⑶胡适先生甚至还说,曹雪芹死后的“新妇”就是薛宝钗,或就是史湘云,等等。

实际上,曹雪芹这一辈份的人比贾宝玉的原型这一辈份的人要小一辈,为什么呢?因为研究证明,贾元春的原型是曹寅的长女、贾探春的原型是曹寅的次女,而曹寅的长女、曹寅的次女是曹雪芹的两个姑姑。也就是说,贾宝玉的原型肯定是与曹寅的长女、曹寅的次女同一辈份的,他根本不可能是曹雪芹,而只能是曹雪芹的长辈。

另外一个话题为,只要认定《红楼梦》为具有自传成分的小说,那么曹雪芹肯定不是《红楼梦》的原作者,原作者应是曹雪芹的长辈,而曹雪芹的作用正如书中所说是“披阅十载,增删五次”的修改者。

三、脂砚斋的身份判定有误,且与畸笏不作区别

胡适先生对脂砚斋的身份猜来猜去,猜了四十年,最终也没猜对。先说脂砚斋“他大概是雪芹的嫡堂弟兄或从堂弟兄”,⑷后又说“我们可以推测脂砚斋即是《红楼梦》的主人,也即是他的作者曹雪芹”,⑸到胡适先生去世前,他又说“脂砚斋则可能是曹雪芹的太太或朋友”。⑹而且,胡适先生将脂砚斋与畸笏不作区别,将两人不同风格的批语混为一谈。

胡适红学研究十项失误 共有4页,您还有3页没有浏览

首页 [1] [2] [3] [4] 下一页 尾页  页次:1/4

Microsoft OLE DB Provider for SQL Server '80040e14'

ݿ 'i9a7b81124b5h2a1c0l2n6e8' ־Ҫ޷־еĿռԭ sys.databases е log_reuse_wait_desc С

/Mate/Print.asp 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