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中国网络文学联盟文艺史料当代文学

忆荒煤

收录:2014-2-28  作者:张炯  来源:光明日报  点击:1193
赞一个 赞 0  损一下 损 0
更多精彩文章,敬请点击浏览张炯专辑

张炯:忆荒煤 陈荒煤(1913~1996)

荒煤离开我们仿佛就在昨天,他的音容笑貌犹在眼前。转瞬间已到他的百年诞辰,我不由再次忆起他。

荒煤同志是小说家、散文家、文艺理论家,也是我国文艺界的重要领导人。我早就景仰他,也读过他的不少作品和理论文章,但直到1978年他来中国社会科学院文学研究所工作,才有幸见到他。第一个印象是,他长得很像老寿星,和蔼可亲。

“文 革”前,他担任国家文化部副部长兼电影管理局局长时,与夏衍一起受到报刊公开批判,后来下放到重庆,乃至被发配到图书馆抄写资料卡片。沙汀同志调到文学研 究所接替去世的何其芳任所长后,他和周扬打听到荒煤的下落,经领导同意把他调来当常务副所长。沙汀因身体不好,所以,实际由荒煤主持文学研究所的工作。那 时文学研究所因“文革”的余波,思想比较混乱,干部也不够团结。荒煤来后,大刀阔斧,拨乱反正,使全所工作热情焕发,气象一新!那时正值文学界围绕“伤痕 文学”发生争论,荒煤亲自主持刚恢复出刊的《文学评论》与冯牧主持的《文艺报》联合召开座谈会,坚决支持揭露“左倾”错误的“伤痕文学”,后又坚决支持蒋 子龙新发表的《乔厂长上任记》等“改革文学”,吹响了引导文学创作思想解放潮流的号角。《文学评论》当时竟发行到空前的20万份。

荒 煤十分强调文学研究要密切联系当代的创作实际。他以身作则,因我那时任当代文学研究室主任,他经常带我去文艺界做各种调研,去参加中国文联、作协和北京文 联、总政文化部的有关座谈会,让我接触当前文艺创作的实际情况,使我获益匪浅。荒煤还亲自推动中国当代文学史的编写工作。那时,讨论中有人认为当代离得太 近,不宜写史。荒煤力排此议,竭力主张编写,还亲自草拟编写提纲,让我协助朱寨同志主持这项工作,并担任北师大等十院校教师集体编写的《中国当代文学史初 稿》的顾问,多次参加他们编写工作的会议,做了许多具体的指导。他还推动了中国当代文学研究会的建立,推荐冯牧当首任会长,还亲自担任顾问,参加中国当代 文学研究会的多次学术研讨会,作主题报告或总结讲话。在中国当代文学研究会的多位顾问中,他是为这个学术团体作出贡献最多的一位。他在文学研究所工作的时 间也就两年左右,但他为文学研究所关键性的转变所作的贡献,给全所同志留下深刻的印象。

由于推动中国当代文学史的编 写和参加中国当代文学研究会的工作,我后来与荒煤前辈仍有较多的接触,这使我从他的言传身教中,得到许多教益。他十分爱才,重视培养年轻人,提掖后进,尤 使我感动。他曾为我的评论选集写序,给予我许多鼓励。当年,后来当选中国文联副主席的仲呈祥同志还是初入四川省社科院文学研究所的年轻人,荒煤到四川认识 了他,便断定是个好苗子,同意让他到中国社会科学院文学研究所进修三年,并推荐给电影理论家钟惦棐做助手,使他有机会得到迅速成长。我每一次到荒煤在木樨 地的住处,总见他在朝北的一间小房子里写作,或为年轻作者看作品、看电影剧本,或约他们谈意见。新时期之初,从维熙的中篇小说《大墙下的红玉兰》就是荒煤 读后推荐给电影厂拍电影的。那间小房子仅容一张单人床、一张小书桌和两把椅子,他的许多优美感人的散文,就是在这间房子里写的。

忆荒煤 共有3页,您还有2页没有浏览

首页 [1] [2] [3] 下一页 尾页  页次:1/3
我来说两句......
赞一个  损一下
  • 网友点评
  • 点赞一族
 ※ 文章水平一般哪?!暂时还没有网友给《忆荒煤》点评。
 ※ 文章水平一般哪?!暂时还没有网友给《忆荒煤》点赞!
精彩图文
双抖空竹
双抖空竹
宫崎市定说水浒
宫崎市定说水…
三国志通俗演义史传
三国志通俗演…
秋眉敛翠春烟薄——谈文学家废名
秋眉敛翠春烟…
话说封神演义
话说封神演义…
两座古都,两大奇观
两座古都,两…
精彩史料专题
文艺史料
名家文章专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