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中国网络文学联盟文艺史料当代文学

亡羊补牢,根除封建思想余毒——一个右派看反右运动与小说创作

收录:2008-11-23  作者:陈殿兴  来源:爱思想  点击:707
赞一个 赞 0  损一下 损 0

一、祸从天降

被打成右派的人,大致有三种情况:一是的确有不同的政治见解;二是有些自由思想,三是稀里糊涂,不问政治。我是第三种人。

1957年,正是我春风得意的时候。1953年,人民文学出版社出版了我译的《和解》,1955年中国青年出版社出版了我译的《茹尔宾一家》,1957年工人出版社出版了我译的列宁夫人写的《列宁回忆录》,这几本书,在国内引起了热烈反响,特别是前两本。我当时年轻,不懂得要“夹著尾巴做人”,避免人们的嫉妒。我们的校长陈维帆就生怕我瞧不起他,在大会小会上蛮横指责我名利思想,只专不红。对大鸣大放,我根本不感兴趣,一是在忙著爲中国青年出版社译《普希金的故事》,另外也在谈恋爱。对中央政策没有意见,对学校工作没有意见,对校长陈维帆有些意见也不想提了,因爲事情都过去了:在我被高教部调到北京编翻译教材的一年中间他对我还不错。可是教务处长赵先生三番五次地到我的住处动员我谈谈,说什么“没有意见,总结总结经验也好嘛”。这样,我就在座谈会上谈了几点意见:

1)校长对干部不要忽冷忽热。

2)不要用新干部整老干部,应当加强新老干部的团结。

3)领导就像乐队指挥,我们大家都是演奏员,指挥好才能演奏好。

4)“肃反”肃董老师没有道理,只是因爲他给陈校长提过意见。

陈维帆见我给他提了意见,对我很是不满,但只是憋在心里。抓右派的指标下来了,他当然不肯放过我。他把我打成右派,我当然不服。我认爲我的发言里没有反党反社会主义的内容。找市委,市委不管,省委、中央当然也不会管。当时形势已十分明显:说你是,你就是;越申辩,罪名越重。陈维帆见我找市委,也私下对我说:“你不要再闹了,越闹处分越重。你不知道共产党的厉害。”除了“低头认罪”,没有其他办法可以减轻面临的打击。

至于陈维帆究竟是根据什么把我打成了右派,我自己并不知道,因爲最后定案时没有让我看到结论,只是要我在一张一指宽两三寸长的纸条上写了意见,签了字。别人问我们系里的左派,他们也只是说是因爲只专不红。

二、残虐无辜

毛说,右派问题是敌我矛盾按人民内部矛盾处理。可是实际上却把右派当成了敌人。处理右派当时流行一种不成文的说法,就是政治上搞臭,经济上搞穷,生活上搞垮,理由是要不人们都不怕当右派了。正式文件处理右派有六类办法:最严重的送劳改,其次是取消工资,监督劳动,再其次,降职降薪,下放劳动。处理以后,更不容申辩;申辩就是翻案,翻案就会加重处理,直至送进监狱,不管你的申辩有无道理。

我是按第五类办法处理的:降职降薪,学衔保留。工资由106元,降到69元。在学校农场劳动了三年。然后摘帽,回学校教书。我算轻的。有许多人被整得妻离子散,家破人亡。我所在的学校辽宁大学歷史系有一位留德的老教授,因爲不肯低头认罪,被取消了工资,靠捡破烂爲生,捡了22年。

有一个女生,原是沉阳师范学院学生会主席,还是抗联烈士遗孤,被打成右派以后,找对象就成了问题,好不容易嫁了人,因爲受不了夫家的欺凌,被迫离婚,带著女儿单过。我见到她的时候,已是文革期间,她被分配给我们系扫厕所。有一次,给她跟另一个同样扫厕所的男右派开批判会,据说是他们谈恋爱被左派们发现了:不好好改造,还敢谈恋爱,这还了得!

亡羊补牢,根除封建思想余毒——一个右派看反右运动与小说创作 共有4页,您还有3页没有浏览

首页 [1] [2] [3] [4] 下一页 尾页  页次:1/4
我来说两句......
赞一个  损一下
  • 网友点评
  • 点赞一族
 ※ 文章水平一般哪?!暂时还没有网友给《亡羊补牢,根除封建思想余毒——一个右派看反右运动与小说创作》点评。
 ※ 文章水平一般哪?!暂时还没有网友给《亡羊补牢,根除封建思想余毒——一个右派看反右运动与小说创作》点赞!
精彩图文
隋唐美术概况
隋唐美术概况…
泰西轶事版本的意味
泰西轶事版本…
敦煌变文写本的研究
敦煌变文写本…
中国民族乐器:曲笛(“operasideblown flute)
中国民族乐器…
大汉学家高罗佩传
大汉学家高罗…
日本所藏《西廂記》版本知見錄[三]
日本所藏《西…
精彩史料专题
文艺史料
名家文章专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