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中国网络文学联盟文艺史料古代文学[专题]胡适研究

胡适红学研究十项失误

收录:2013-9-3  作者:张杰  来源:网络搜集  点击:608
赞一个 赞 0  损一下 损 0
更多精彩文章,敬请点击浏览张杰专辑、或者胡适研究专题

胡适先生说这些话好象还有点儿得意似的,其实,这只能说明胡适先生的审美能力也有欠缺。

七、认定甲戌年写定的稿本仅有十六回是错误的

1927年,胡适先生重价购得甲戌本,但它是个残缺本,只剩十六回,即第一回至第八回、第十三回至第十六回、第二十五回至第二十八回。残缺本不奇怪,奇怪的是,胡适先生竟说“甲戌本虽已说‘披阅十载,增删五次’,其实止写成了十六回。”⑽这种看法错得太离谱了。写作了八回,跳过四回不写,再写四回,再跳过八回不写,又写四回。这种写作方法闻所未闻。更奇特的是,这样写成的间断的十六回作品,竟然“披阅十载,增删五次”仍是如此,即十年中增删了五次,作者都不写出作品中空下的一个四回、一个八回的内容。

事实根本不是这样。我们以为,不要说脂砚斋甲戌年的再评本,就是它之前的脂砚斋的初评本都已经是百回全本了。脂砚斋所作的初评应该就是在曹雪芹“披阅十载,增删五次,纂成目录,分出章回”的百回本子上进行的。后来,脂砚斋在甲戌年所作的再评、丙子年所作的三评、己卯庚辰两年间所作的四评都应是百回本,书名同为《脂砚斋重评石头记》。现在存留下来的八十回脂本之所以缺少了后二十回,的确如畸笏所说是外借时迷失了。

八、对脂本的原本与过录本的关系搞不清楚

胡适先生在《影印乾隆甲戌<脂砚斋重评石头记>的缘起》一文中介绍说:“(一)乾隆甲戌(一七五四)脂砚斋抄阅再评本,即此本,……(二)乾隆己卯(一七五九)冬月脂砚斋四阅评本……(三)乾隆庚辰(一七六O)秋脂砚斋四阅评本……以上抄本的年代皆在雪芹生前,以下抄本,皆在雪芹死后。(四)有正书局印的戚蓼生序本……(五)乾隆甲辰(一七八四)菊月梦觉主人序本……”⑾

很明显,胡适先生对脂本的原本与过录本的关系搞不清楚。比如说甲戌本,它到底是脂砚斋甲戌再评原本,还是这一原本的后代过录本呢?胡适先生不仅搞不清楚,似乎也不知道还要作这种区别。

其实,今存甲戌本、今存己卯本、今存庚辰本都不是脂砚斋的原本,而是原本的后代过录本,它们与戚序本、甲辰本一样,都是在曹雪芹去世之后才抄写出来的。当然,甲戌再评原本,即脂砚斋本人在甲戌年抄写完成的《脂砚斋重评石头记》的确是在曹雪芹生前,己卯庚辰四评原本,即脂砚斋本人在己卯年至庚辰年两年间抄写完成的《脂砚斋重评石头记》的确也是在曹雪芹生前。

从这里可以看出,区别原本与过录本的关系,是版本研究首先应该搞清楚的。

正因为胡适先生首先将今存甲戌本定名为“甲戌本”、首先将今存庚辰本定名为“庚辰本”,但又不区别原本与过录本,所以使后来的大多数红学版本研究者也养成了这种习惯,在他们的文章中,诸如甲戌本、己卯本、庚辰本、戚序本、甲辰本等这些抄本的名称,全都是一名多义,有时指今存的这一抄本,有时指这一抄本的原本,有时又指这一抄本的同一类型的抄本,究竟是哪种意思,要根据上下文来推测。

我们希望红学版本研究者应该彻底改变胡适先生不区别原本与过录本的错误,将抄本一名多义改为一名一义,比如说甲戌本,可分为“甲戌本”(即今存甲戌本)、“甲戌原本”、 “甲戌同类本”三种,其他抄本的名称也同样处理,总之,学术研究要严谨,不怕加字(比如加“原”、加“同类”),使之一名一义。

胡适红学研究十项失误 共有4页,您还有1页没有浏览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尾页  页次:3/4
我来说两句......
赞一个  损一下
精彩史料专题
文艺史料
名家文章专辑

Microsoft OLE DB Provider for SQL Server '80040e14'

ݿ 'i9a7b81124b5h2a1c0l2n6e8' ־Ҫ޷־еĿռԭ sys.databases е log_reuse_wait_desc С

/Mate/Show.asp 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