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中国网络文学联盟文艺史料当代文学

应重新审视《艳阳天》和《金光大道》

收录:2008-3-25  作者:刘国震  来源:网络搜集  点击:892
赞一个 赞 0  损一下 损 0
更多精彩文章,敬请点击浏览刘国震专辑

据在著名作家浩然身边工作多年的河北省三河市文联王宝森先生说,浩然生前有三个遗憾,即自传体小说未能完成后两部,已经出版的《乐土》《活泉》和《圆梦》,未能在他有生之年搬上银幕或荧屏,后期代表作《苍生》未能获得茅盾文学奖。我以为,浩然还有一个遗憾,就是在他还活着的时候,他的早期代表作品《艳阳天》《金光大道》,特别是《金光大道》,还没有得到充分的重视和公正的评价。我指的是在文学界,在文艺理论界,在文学史家们那里。在广大读者们的心目中,这两部作品的艺术光彩是穿越了时空的。

《艳阳天》是文革爆发前就已经问世而且产生了深远影响的作品。正如评论家雷达所言,它是共和国17年文学的终幕曲,是那个时代的最后一部重要作品。据剧作家肖尹宪回忆,1964年,《艳阳天》第一部刚问世,就有人改编了电影剧本,长春电影制片厂有意将其搬上银幕。后来因为种种原因,主要是文革的爆发,被搁置了。直到十年后,1974年,形势相对稳定后,这一计划才得以实现。改革开放以后,因为党的农村政策作了重大调整,因为阶级斗争口号的放弃,因为浩然的《艳阳天》等作品曾受到江青的喜欢和好评,而江青这个时候又成了坏人,所以,文艺界出现了一种质疑、否定浩然及其代表作品的声音。面对那种一边倒的声音,浩然是委屈的,不服气的,他对自己的作品是充满了自信的。因为他在那些作品中倾注了自己的真情,真实再现了当时的生活。中原农民出版社1989年出版的《小说创作经验谈》,是浩然谈创作体会和经验的一部专著,这本书里面有一篇《关于〈艳阳天.〉和〈金光大道〉的通讯与谈话》,对文艺界某些人全盘否定其代表作品的论调,进行了有理有据的辩驳。我以为,这是研究浩然创作思想、研究《艳阳天》和《金光大道》的一个十分重要的文献。其中有一小段话,今天读来颇令人感慨:“我认为《艳阳天》应该活下去,有权活下去。我相信未来的读者在读过《艳阳天》之后,会得到一些活的历史知识,会得到一些美的艺术享受,会对已经化成一堆尸骨的作者发出一定的好感和敬意。”浩然说这话时是1984年10月,20多年过去了,这句话已经得到了验证。人民文学出版社分别于1995年和2005年再版了《艳阳天》,华龄出版社1995年把《艳阳天》列入“浩然长篇小说文库”隆重推出,都说明,这部作品是有生命力的。

对《艳阳天》的认识虽然至今还有不够深入、不够全面甚至不够公允之处,但从总体上说,它还是得到了比较广泛的认可,全盘否定它的人,无论是文学界还是在读者之中,都是极少数。在新时期以来出版的一些当代文学史著作中,也大都对它做出比较肯定的评价。比如,上海文艺出版社1984年11月出版的《中国当代文学》,用了4个页码的篇幅,比较详尽地分析了《艳阳天》的艺术特色。相比之下,浩然的另一部代表作《金光大道》,至今,还没有得到应有的重视和客观公正的评价。

《金光大道》是浩然正直壮年和艺术创造力旺盛时期创作的一部多卷本长篇小说。全书四部,共计200多万字,从1970年底起,用了7年时间陆续写成。这部书从办互助组写起,一直写到成立高级农业生产合作社,时间跨度为1950—1956年,艺术地再现了中国农村社会主义改造的全过程。小说人物众多,结构严谨,气势恢宏。这是浩然耗时最久、篇幅最长、自己最偏爱的一部作品,用他自己的话说就是“从人物故事到所蕴含的思想都符合我的口味”。这也是我国当代文学中唯一的一部完整再现中国农村社会主义改造运动的长篇小说。尤为重要和难得的是,浩然是以一个互助合作运动的参与者、亲历者、推动者(在那个历史时期,他曾当过8年基层干部)的身份来描写这场运动的,这就决定了这部作品的不可替代的价值。浩然写这部作品时也是雄心勃勃,要为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农村写一部史,为在这一伟大历史性变革中创造了惊天动地业绩的几亿中国农民立传。《金光大道》的第一部和第二部分别在1972年、1974年出版后,在当时产生了广泛的影响,并被长春电影制片厂搬上银幕(上、中集),这在当时是罕见的“大片”了。但文革结束后不久,文学界对这部作品的评价骤变,由过去的赞美变为贬损。比如,1981年人民文学出版社出版的《中国当代文学史初稿》在论及《金光大道》时认为,“从总的倾向看,它不是从生活出发,而是从两条路线斗争的概念出发,虽然在语言运用和人物塑造上,表现了作者一定的艺术才能,某些生活场面,也还有些真实感,但总的来说,这并不能掩盖它那用‘帮八股’的理论概念去图解生活的、不可弥补的缺陷。”这部出现较早的当代文学史一方面承认作者有比较丰富的生活积累,作品人物性格比较鲜明,较生动地描写了农村各阶层各色人等的精神状态;一方面又断言作者“对自己所描写的生活的认识和评价,打上了‘四人帮’反动思潮的烙印(把阶级斗争简单化,把路线是非搞颠倒;搞‘三突出’,过分强调个别英雄人物的历史作用等),因而严重地损害了作品中的现实主义,导致了许多不真实的描”,是“伪艺术构思”。(与浩然同时遭到这种指责的还有女作家谌容同类题材的长篇小说《万年青》)这就等于从总体上,基本否定了这部作品。这种认识现在看来当然是简单化的、片面的、不无武断的。这部文学史问世的近20年后,建国50周年时出版的一部当代文学史,在提到《金光大道》时,则没有作具体的论述,只是以一句“因为写了路线斗争,这部作品目前存在争议”草草带过。

应重新审视《艳阳天》和《金光大道》 共有4页,您还有3页没有浏览

首页 [1] [2] [3] [4] 下一页 尾页  页次:1/4
我来说两句......
赞一个  损一下
  • 网友点评
  • 点赞一族
 ※ 文章水平一般哪?!暂时还没有网友给《应重新审视《艳阳天》和《金光大道》》点评。
 ※ 文章水平一般哪?!暂时还没有网友给《应重新审视《艳阳天》和《金光大道》》点赞!
精彩图文
话说封神演义
话说封神演义…
两座古都,两大奇观
两座古都,两…
丝路中途荟古风
丝路中途荟古…
日本所藏《西廂記》版本知見錄[一]
日本所藏《西…
张慧剑著:《明清江苏文人年表》
张慧剑著:《…
难解的人首蛇身伏羲女娲图
难解的人首蛇…
精彩史料专题
文艺史料
名家文章专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