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中国网络文学联盟文艺史料古代文学[专题]红楼梦

己卯本与庚辰本同源于曹家四评副本(2)

收录:2011-12-20  作者:张杰  来源:《红楼研究》2007/03  点击:1696
赞一个 赞 0  损一下 损 0
更多精彩文章,敬请点击浏览张杰专辑、或者红楼梦专题

己卯本与庚辰本之间的确存在着不少的真正意义上的异文,这也就是曾经坚持庚辰本是据己卯本过录观点的冯其庸先生最感困惑的问题。这些异文不仅有“命”与“令”的区别、表述词序的变化,还有相当数量涵义有精细差异的异文。比如:

己卯本有:“遂特恩赐了这政老爷一个主事之职”,而庚辰本为:“遂额外赐了这政老爹一个主事之衔”。

己卯本有:“二小姐乃赦老爷之女,政老爷养为己女,名迎春”,而庚辰本为:“二小姐乃政(庚辰本抄手错抄,应为‘赦’)老爹前妻所出,名迎春。”

己卯本有“箕裘颓堕皆荣王”,而庚辰本为“箕裘颓随(庚辰本抄手错抄,应为‘堕’)皆从敬”。

弘晓或弘晓家人或被命令的门客为什么要作这些修改呢?王府之人改特别敏感的“王”为“公”,好理解,可改“特恩”为“额外”,改“赦老爷之女政老爷养为己女”为“赦老爹前妻所出”,改“皆荣王”为“皆从敬”等等,目的何在呢?而且这些修改并不是从头到尾的修改,大量的“杨柘晏”之错、“十六乎”之错仍然存在,只是有选择地作精细修改,为什么?

梅节先生等研究者的问题不仅有王毓林先生所说的由一个讳字而得出的软弱结论、无法解释真正的异文两点外,还有一点更为奇特,好像大多数《红楼梦》抄本不是从曹家外传的,而是从怡亲王府外传的。林冠夫先生认为第一回中庚辰本少于甲戌本的四百多字是怡亲王府的抄手多翻了一页而漏抄的,梅节先生的看法不同于林冠夫先生,他认为这四百多字是怡亲王府的人有意删除的。不过,不论是漏抄,还是删除,在他们的心目中,这种情况是怡亲王府本的一个版本特征。然而今存的十余种抄本中除了甲戌本之外,蒙府本、戚序本、戚宁本、舒序本、甲辰本、程甲本、梦稿本、列藏本均没有这四百多字,难道它们也与己卯本、庚辰本一样都是怡亲王府本的后代吗?要说明的是,我在研究了己卯本与庚辰本的关系后,又一一研究了其余的十几种抄本的关系,可以明确地告诉大家,这些抄本的关系全部都是两者同源。没有任何两者之间是一脉相承的关系,包括比己卯本与庚辰本的差异还要小得多的戚序本与戚宁本仍然是两者同源。也就是说,这些抄本不是今存己卯本或今存庚辰本的后代,它们最早的前身同样是从己卯本与庚辰本的那个共同底本处分叉出来的。吴恩裕先生曾认为怡亲王府是根本不敢将自己的抄本借与外人传抄的,我以为这种看法比较符合实际。当然,话说的绝对了也不合适,即不能完全排除与弘晓关系极为密切的人借抄的可能性。但是像梅节先生等研究者如此的观点,似乎怡亲王府是《红楼梦》外传的大本营,似乎弘晓与弘晓家人竟置家族的兴亡于不顾,广为传播有“碍语”的小说,恐怕与历史事实相去甚远了吧?

己卯本与庚辰本的那个共同底本究竟是哪个本子呢?

我在《关系》一文中已经非常明确地讲道:“庚辰本与己卯本同源于脂砚斋己卯庚辰四评原本的直接后代曹家四评副本。” 36通过以上各节的介绍分析,我们再来看本文的标题,大家就不会感到突兀、惊异、莫明其妙了吧。

用源流示意图表示如下:

己卯本与庚辰本同源于曹家四评副本(2) 共有8页,您还有3页没有浏览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6] [7] [8] 下一页 尾页  页次:5/8
我来说两句......
赞一个  损一下
精彩史料专题
文艺史料
名家文章专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