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中国网络文学联盟文艺史料古代文学[专题]红楼梦

己卯本与庚辰本同源于曹家四评副本(2)

收录:2011-12-20  作者:张杰  来源:《红楼研究》2007/03  点击:1695
赞一个 赞 0  损一下 损 0
更多精彩文章,敬请点击浏览张杰专辑、或者红楼梦专题

虽然王毓林先生有关共同底本的认定是错误的,但是他对梅节先生等研究者观点的批评却不无道理。

梅节先生等研究者认定庚辰本是怡亲王府本的后代的证据是什么呢?

所有的证据只是一个字,即庚辰本第七十八回中的那个“祥”字缺最后的笔划一竖儿。除此之外,再无任何证据。

学术上有一条法则,叫作“孤证不为定说”,况且梅节先生等研究者所说的这个讳字还算不上孤证。为什么呢?因为梅节先生等研究者认为这个讳字是避讳怡亲王允祥的名子只是几种可能性中的一种可能性。比如,还有一种可能性,庚辰本的这位抄手只是不自觉地避了自己的家讳,大家知道,“祥”字是中国男性名子中的常用字,而这位抄手的长辈名子中恰巧有这个“祥”字。当然按道理,这位抄手是帮庚辰本抄藏主来抄书的,本不需要避自己的家讳,但难免习惯成自然,极偶然地在别人的书上留下了自己的家讳。而且王毓林先生所说的这个讳字出于怡亲王府家人或门客之手的可能性也是很大的。谁说庚辰本抄藏主就不能有一位怡亲王府家人或门客的朋友呢?当然这位怡亲王府家人或门客在别人的抄本上留下自己的家讳或主人的家讳也是习惯成自然而已。

梅节先生还认为,第二代怡亲王弘晓曾将怡亲王府本上的“成则王侯败则贼”中的“王”圈改为“公”,并为其后代己卯本所继承。但是它的另一个后代庚辰本为什么不继承圈改后的“公”呢?梅节先生没有说明。

王毓林先生对梅节先生等研究者的观点曾表达了这样的看法:

“如果把庚辰本的缺笔‘’字当作怡府本的遗传‘基因’,又将庚辰本的‘王侯’作为其对怡府本的变异,则由此而得出的结论,毕竟显得软弱了一些。

“如果我们把己、庚两本分枝的时间再向前提,假设它们共同的母(祖)本是怡府本的底本呢?上述差异现象即可得到较圆满的解释了。怡府本对底本的删改遗传到了它的子本——己卯本上;而庚辰本的一枝则与怡府本并列传抄,因此仍然保持了母(祖)本上的原文。这样的推测似乎比前一种推测又前进了一步,但也仍然不能全面地解释它们之间的异文现象。我在对勘中发现己、庚两本有着两种普遍的异文,很能说明问题。

“第一,‘命令’一词,己卯本多写作‘命’,庚辰本则大都写作‘令’,……这种‘命’‘令’两字在使用上的差异,贯穿于两本的始终,很难说是在传抄过程中形成的。

“第二,己、庚两本在同一文句中,往往词序不同,这现象十分明显,而且数量很大,……这种情况是如何形成的呢?结合我在前面论述中所列举的己、庚两本异文之例,大体上可以看出己、庚两本的共同祖本是经过较系统的修改的。即使这些异文现象不能证明此修改过程发生在脂砚斋修订时期,至少也可以说明己、庚两本的共同母本不是怡府本,它们的分枝应初始于怡府本之前。” 35

我觉得,王毓林先生的看法应该得到梅节先生等研究者的高度重视。

己卯本与庚辰本同源于曹家四评副本(2) 共有8页,您还有4页没有浏览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6] [7] [8] 下一页 尾页  页次:4/8
我来说两句......
赞一个  损一下
精彩史料专题
文艺史料
名家文章专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