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中国网络文学联盟文艺史料古代文学[专题]红楼梦

己卯本与庚辰本同源于曹家四评副本(2)

收录:2011-12-20  作者:张杰  来源:《红楼研究》2007/03  点击:1694
赞一个 赞 0  损一下 损 0
更多精彩文章,敬请点击浏览张杰专辑、或者红楼梦专题

我帮梅节先生画个源流示意图如下:

林冠夫先生的观点又与梅节先生的观点相一致:“庚辰本与己卯本一样,最初也是来源于怡亲王府本。” 30只不过对怡亲王府本与庚辰本的隔代表示了不同意见:“今己卯本非直接的怡王府本,而只是怡府本的过录本。而庚辰本较之于己卯本更晚出,中间可能又隔了几代。” 31

应必诚先生在1983年出版的《论石头记庚辰本》中不仅支持了一个定本说,也支持了怡亲王府本是己卯本与庚辰本的共同祖本的观点,只是口气上更婉转了一些。他讲道:“如果肯定己卯本是怡府原抄本,也就是肯定己卯本和庚辰本同出于曹家原本,就有一个问题不好解释,即:庚辰本保留的与怡府本有关的某些特征是从那里来的呢?……这样就只能肯定己卯本之外还有一个怡府的原抄本,它既是己卯本,又是庚辰本的祖本。所以己卯本是怡府原抄本的过录本这样的可能性更大一些。” 32

郑庆山先生在2002年出版的《红楼梦的版本及其校勘》一书中除了继续赞同一个定本说之外,也赞同了怡亲王府本是己卯本与庚辰本的共同底本的观点。他讲道:“现存之己卯本和庚辰本,则是怡亲王府的传抄本。己卯本‘祥’和‘晓’多半缺末笔,避清怡亲王允祥和弘晓的家讳;庚辰本第七十八回,‘成礼兮期祥’的‘祥’字,也缺末笔。” 33

是不是所有坚持一个定本说的研究者都会坚持怡亲王府本是己卯本与庚辰本的共同底本的观点呢?

不是。王毓林先生就不同意这种观点。我也不同意这种观点。先来看王毓林先生的看法。

王毓林先生在1987年出版的《论石头记己卯本和庚辰本》第五章的小结中讲道:“为了避免在传阅过程中再次发生‘迷失’。(……)脂砚斋立即誊清出了一部可供传阅之本,在此本上未过录第四次阅评之批,此本经人传抄出来以后,成为怡亲王府本《石头记》的底本,所以怡府本没有朱批。(3)庚辰年以后,脂砚斋对经他誊抄的四阅评本又作了部分文字修订,继续被转抄流传。此本的某一抄本在抄传过程中由传抄者补入了第十二至二十八回的朱、墨批,再经人抄录即成为现存的庚辰本。又由于此本的抄手中有怡府后人,故在庚辰本中出现了一个讳笔的‘’字。(4)怡府本《石头记》经人传抄成为现存己卯本。” 34

王毓林先生曾画有源流示意图,为了比较的方便,我这里按我的画法画出如下:

我们知道,怡亲王府要抄《红楼梦》,那一定会是从曹家借出本子的,不过,凭什么说曹家人一定会借给曹家原本,而不是曹家副本呢?特别是在八十回后的书稿已不可挽回地遗失后,仍然要将珍贵的前八十回原本外借吗?凭什么说曹家副本就一定是脂砚斋的誊清本,而不会是曹家其他人的过录本呢?

王毓林先生认定脂砚斋誊清本是己卯本与庚辰本分叉前的那个共同底本,我以为这是错误的。因为在前面我们批评两个定本说时,就已经说明那个共同底本绝对不是脂砚斋的。请王毓林先生想一想,脂砚斋的誊清本上的目录、正文、批语中会出现大量的“杨柘晏”之类的错别字吗?会把自己写的草书“真”字误认为“十六”吗?会把自己的斋名错写为“指研”吗?会把自己写的回前总评和回中的批语在抄写时混同正文吗?而且按照王毓林先生的设想,脂砚斋还在这个誊清本上作过一次修订,仍然发现不了上述的诸多问题吗?

己卯本与庚辰本同源于曹家四评副本(2) 共有8页,您还有5页没有浏览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6] [7] [8] 下一页 尾页  页次:3/8
我来说两句......
赞一个  损一下
精彩史料专题
文艺史料
名家文章专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