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中国网络文学联盟文艺史料当代文学

张扬:我的1979

收录:2008-5-7  作者:夏榆  来源:国青年报  点击:1218
赞一个 赞 0  损一下 损 0

富有戏剧性的是,复查张扬案的时候,专案组的人员查找姚文元的指示,却不见了。

“姚文元没有批示,是《北京日报》的一个电话记录,《北京日报》有个内参,写了手抄本《第二次握手》的情况内参,姚文元看到后打电话调阅了手抄本。过了一两天,他打电话给《北京日报》说:‘我翻了一下,这是一本很坏的东西,实际上是搞修正主义反对毛主席的革命路线。他写了一个科学家集团,如郭(沫若)老、吴有训等。如果不熟悉情况,不可能写出来。还写了与外国的关系,如写了吴健雄。这不是一般的坏书,也决不是工人能写出来的。要查一下作者是谁,是怎么搞出来的?必要时可以请公安部门帮助查’。这是一个电话记录,不是批示,然而北京市公安局根据这一指示精神,进行了追查,公安部门很快就查到湖南,查到浏阳。”张扬回忆道。

鉴于湖南方面的抵制,中国青年出版社给时任中宣部部长的胡耀邦写了一个报告。报告介绍了张扬及其写作《归来》的情况,以及姚文元的“批示”和冤狱的形成。接着写到湖南省公安局和法院之间的抵制。胡耀邦在那份报告上仔细标注,圈阅之后,又给中国青年出版社负责人胡德华写信:

德华同志,你们对这个情况了解得很好。既然你们了解了,你又是中纪委委员,你就有权参与解决这个问题。因此请你会同中组部宣教局同志,高等法院和公安部专管这方面工作的同志,同湖南省委商量认真正确地解决这个问题,解决后请将结果报告有关部门。

胡耀邦1.22

胡耀邦针对张扬案件所作的批示,使张扬最后的彻底平反成为现实。

张扬被安排到湖南省文联工作,他的户口也被迁到城里。在知青尚未大批返城的时刻,张扬的命运迎来了转机。1979年7月,重获新生的张扬终于看到他殚精竭虑完成的手抄本小说《第二次握手》变成印刷品!

“那时候到夏天了,医院种了很多海棠树,花都开了,我就拿着书的清样坐在树底下。”张扬说。

累计发行近430万册的《第二次握手》的出版唤起一代中国人对过去那段历史的复杂记忆与情感。

在当年阅读过手抄本《第二次握手》的读者中,有后来成为医学界权威人士的吴阶平教授,有现任湖南省委书记的张春贤,还有担任共和国总理的温家宝。2006年4月6日,到湖南不久的张春贤委托他人问候张扬,他回顾当年作为知青阅读手抄本《第二次握手》的情景,说“没有想到作者就在湖南,实属幸事”。

感恩图报

张扬把胡耀邦视为救命恩人。

“用世俗的话说,他是我的恩人,但是我报恩的方式跟别人不一样。”

上世纪80年代初期,湖南浏阳县地方政府决定在通往胡耀邦家乡的地方修建高速公路,并命名为“主席路”。 >

张扬:我的1979 共有5页,您还有1页没有浏览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尾页  页次:4/5
我来说两句......
赞一个  损一下
精彩史料专题
文艺史料
名家文章专辑

Microsoft OLE DB Provider for SQL Server '80040e14'

ݿ 'i9a7b81124b5h2a1c0l2n6e8' ־Ҫ޷־еĿռԭ sys.databases е log_reuse_wait_desc С

/Mate/Show.asp 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