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中国网络文学联盟文艺史料古代文学

陈子龙《宋子九秋词稿序》“宋子”考

收录:2011-12-11  作者:朱丽霞 罗时进  来源:《文学遗产》2005年第5期  点击:914
赞一个 赞 0  损一下 损 0
更多精彩文章,敬请点击浏览罗时进专辑

陈子龙《陈忠裕全集》卷二十六有《宋子九秋词稿序》,曰:“宋子屏居大海之壖、春浦之阴,坐拥图史,家擅丝竹,遗落世务,放意山泽。于是少皞司令,青女届期,咏明月于竺风,诵秋水于庄叟。招髡孟之谐客,馆威闾之佚女,授简抽毫,引宫刻徵,所著词三百篇,题曰,《九秋稿》夫四时代谢,秋之不能为秋也。犹大三时也。使秋不安其摇落,而煦煦然燠其气,晔哗然振其英,以与春夏争妍也,则史氏必以灾眚书矣。然则秋何与于人哉!而楚大夫犹然悲之。当是时也,襄王歌舞于兰台之上;椒兰之徒,婵媛周容于郢都渚宫之间,虽凄风起子萍末,严霜凌于荣树,岂复能动其心哉!大夫即工于词乎?犹大一人之私悲,而不能以悲天下之人也。熙熙焉,蠢蠢焉。今之人也,感之而不知,触之而不痛,则秋之威亦已殚矣,而文人之技,亦已穷矣。今宋子之为词也,外则写云物之光华,耽渔猎之逸趣,以极盘衍之娱;内则绘花月于帘幕,扬姿首于闺襜,以畅清狂之致。举夫憭栗激楚之景,若过我前而不知也者。宋子岂真不知耶?叩钟钟声,击磬磬响,其音在内耳。韩娥曼歌而市人为之泣者,市人善哀也。雍门周微吟而孟尝为之恸者,孟尝善悲也。假令市人欢笑,齐相康乐,则二子必将毁丝裂管,终身不敢言歌矣。我谓告哀于方今之人,将有毁丝裂管之惧,是故陈其荒宴焉,倡其靡丽焉,识其愉快焉,使之乐极而思,思之而悲,可知已。都人之咏垂带卷发也,伤于黍离招魂之艳,蛾眉曼睩也,痛于《九辩》,此昔人所谓鱼藻之义也。宋子有取焉,若其文词之婉丽,音调之铿锵,则方驾金陵,齐镳汴洛矣。”对宋子《九秋词》的抒写内容和风格特色作了极高的评价,但未言“宋子”所指,给读者留有了阅读的疑惑。本文即对此问题作一考证释疑。

首先需要明了的是陈子龙写是序的时间。据《陈忠裕全集》卷二十六“序”的编辑,《宋子九秋词稿序》前为《三子诗选序》、《崔霍童竺庵草序》。由陈子龙《自撰年谱》和《宋徵舆年谱》可知前者作于弘光元年乙酉(1645)。《三子诗选序》中有“癸未(1643),李子从其尊人太仆公入燕邸,予移书尼之不听。明年(1644)春,先皇帝召予为谏官,未至,京师陷于贼。……今(1645)天子起淮甸,都金陵,东南底定,予入备侍从,请急还里。宋子闲居,则梓三人之诗为一集。大率皆庚辰(1640)以后之所作也”,则《三子诗选序》作于弘光元年(1645)。《崔霍童竺庵草序》中有“昊天降割,北都板荡,王室再造于南国,予为谏官,请急归云间,霍童则遣使走三千里下问,读其书,无虑数千言矣”,可知是序亦作于弘光元年(1645),时间稍后于《三子诗选序》。而《陈忠裕全集》中《宋子九秋词稿序》后则是《经世编序》,亦作于是年,由此可以推知,《宋子九秋词稿序》作于南明弘光元年(顺治二年,1645)。

陈子龙《宋子九秋词稿序》有“宋子遗落世务,放意山泽”之句,则知“宋子”的身份当为“隐士”。又言“宋子”之词,内容多“耽渔猎之逸趣,以极盘衍之娱”,则知“宋子”疏离于现实及政治,对山雨欲来的家国之难并不“关心”。序中“大海之壖、春浦之阴”即指云间,而云间宋姓能“拥图史、家擅丝竹”的巨族只有宋存标一家。宋氏兄弟中,宋存标(子建)、宋徵璧(尚木)、宋徵舆(直方)均与陈子龙交往甚密,而宋徵璧、宋徵舆于崇祯末年汲汲于仕途,正执著于人生“世务”,从未放弃过对前途的追求,决非隐士。

崇祯十六年癸未(1643),宋徵舆在华亭与李舒章共选唐诗,又与陈子龙、李舒章共选《皇明诗选》十三卷刊成。他汲汲于科举之途,对未来充满奋进之心,因而不可能产生“遗落世务”的黍离之叹。同年(1643),宋徵璧会试获隽。次年(甲申,1644)春,宋徵璧奉命出京师南旋,督苏松粮赋,旋遭国变。乙酉(1645)南明弘光政权成立,宋徵璧与陈子龙同侍金陵,宋徵璧《寄陈子》自注:“乙酉暮春,陈子以侍养乞归,予奉使将出白门,赋以慰之。”《景阳钟》自注:“乙酉之春,大樽以假归,予与存我李子皆以使事归。”五月,清兵下松江,七月,清廷开科,宋徵璧“以荐授秘书院撰文中书舍人” (嘉庆《松江府志·古今人传》) 。从此,宋徵璧便北上京师仕宦新朝,而陈子龙则开始起义抗清。因而乙酉(1645)春的三、四月间,为陈子龙与宋家兄弟共居云间的时间,正是四海兵革、山雨欲来之际,宋徵璧痛伤“干戈满地伤漂泊,痛哭何由得请缨” (宋徵璧《归舟回望白门》) ,表达自己枕戈以待的国事关怀。“旌旗迷气雾,涕泗慰山河。借问云台上,谁人更枕戈。” (宋徵璧《悲来·乙酉》) 亦充满国事忧虑。陈子龙言宋徵璧早年所作不免杂乎郑卫,“既当兵数起无宁岁,慨然有经世之志,盖多感慨闵激之旨焉” (陈子龙《宋尚木诗稿序》,《陈子龙全集》卷八,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1988年版)。 因而崇祯末年,充满“伤乱思治之情”的宋徵璧不可能有“遗落世务”之思。其时,宋徵舆为年方二十八岁的青春才俊,其《酉春杂吟序》云:“乙酉暮春,尚木仲兄以中书舍人奉使言旋,时舆以羁之役困于津梁,奔走邂逅,昆弟相见于春申浦南之故里。” (宋徵舆《林屋文稿》卷二,康熙九籥楼刻本) 据此知宋徵舆趋往仕途之迹而决无隐居之意。因此,陈子龙《宋子九秋词稿序》中“宋子”当非宋徵璧,亦非宋徵舆。 鼎革之际,徵璧、徵舆选择“孝”为先——遵从邕庵君(宋徵璧父)作“大清顺民”的意愿,北上京师应清廷之举。与此同时,其兄宋存标则选择了为国而“忠”——坚辞清廷翰林院之召,固持遗民之志。宋徵璧在《效陈思王白马王彪之作》(其四)中描述此际兄弟之分道扬镳曰:“扬声犹及旦,连枝上霄汉。伯也赋考盘 (自注:伯氏荐授待诏,高卧不赴) ,弟侍青玉案。”又在《伯氏以奏荐待诏翰林》中对其兄宋存标“大隐共瞻函谷气”坚辞征召的“人隐”之举表示由衷钦慕。鼎革后,宋存标坚持在云间,所交亦多遗民文士。如“华亭一遗老” (钱谦益《徐武静生日置酒高会堂赋赠八百字》,《牧斋有学集》卷七,上海古籍出版社1996年版) 徐武静(致远)、“缁衣居士” (钱谦益《霞老累夕置酒彩生先别口占十绝句记事兼订西山看梅之约》,《牧斋有学集》卷七) 许誉卿(霞城),另有陆庆曾、余澹心、董得仲、张洮侯等,皆为不仕新朝的隐士。钱牧翁晚年多以遗民自居,与宋存标亦多有交往。因而,不仅宋存标自视为芝耕云卧的隐士,而且有清一代的文学史籍均以“遗民”视之。宋徵璧《抱真堂诗稿》后附有宋存标论尚木诗,题下有:“宋徵璧兄,名存标,字子建,号秋士。明经,荐授翰林院待诏,隐居不仕。”吴梅村《宋尚木抱真堂诗序》:“宋氏之以诗鸣者,隐莫如子建,达莫如直方。”亦以隐士论宋存标。又,吴梅村《遇宋子建话故友有感》:“对酒徐君剑,披襟宋玉秋。萧条当晚岁,生死隔炎洲。万里书难到,三山梦可求 (自注:子建学仙) 。伤心南去雁,老泪只交流。”宋存标学剑求仙,已经彻悟人生之道,于此可感受到宋存标经历世事沧桑之后的内心枯寂。嘉庆《松江府志》:“宋存标,字子建,华亭人,尧武孙,明崇祯十五年(1642)副贡,注选翰林孔目,甲申后,隐居东田,尝作西北祠以祀列代忠烈。”将子建定位为“隐士”。吴梅村《宋直方林屋诗草序》云:“直方于兄弟最友爱,子建以明经高隐,尝选唐人数百家未就而卒。”《明代千遗民诗咏》:“三宋有高名,子建诗尤好,明经遂归隐,百家唐诗稿。”亦以“遗民”视之。朱鹤龄《寄王玠右书》云:“尝闻子建望停云于遥浦,搔首如何;仰斤削于郢人,疏麻莫展。桃花浪暖,期为泖上之游;兰径风清,欲命机山之驾。披马季长之绛帐,欣与谈经;过郑次卿之蚁陂,庶同折芰。” (朱鹤龄《寄王玠右书》,《愚庵小集》卷十,上海古籍出版社1979年版) 书中已明言子建深隐于遥浦。宋之绳写于顺治六年己丑(1649)的《寄子建兄》言宋存标“清胜佳儿,绕膝读书,东皋乐事备矣” (宋之绳《载石堂尺牍》,《四库未收辑刊》本) 。同年,宋之绳华亭之游,尝与彭宾“过子建兄君子堂,出诸诗词相印,见子楚鸿,诗文绝胜,家庭之乐蔼如也” (宋之绳自撰《柴雪年谱》“己丑”,《四库未收辑刊》本) 。对宋存标身为隐士的悠闲流露了无限仰慕,“两侄绕膝,吟诵挥毫。大兄婆娑其间,引满放歌。天伦之乐,文字之乐,皆极人世所难,岂非福人!” (宋之绳《载石堂尺牍》“七十九”《寄子建兄》,《四库未收辑刊》本) 宋存标《送友之金陵序》:“金陵有孙楚酒楼,呼太白登叠玉峰,寻绣衣使者,坐五明殿,识鹑衣老人,孰穷孰达孰贵孰贱!而口凡志独立,士亦各行其志耳,我子勉乎哉!” (宋存标《秋士偶编》,《四库禁毁丛刊》本) 其“友”之金陵“寻绣衣使者,坐五明殿,识鹑衣老人”,显然是作隐士了。而宋存标后来也至金陵加入到遗民团体中,因而直隶沧州宋起凤(字紫庭,号弇山)于顺治八年(1651)中举前后多寄居金陵,所交林古度、薛千仞、宋存标、刘思敬、萧云从等皆为遗民。顺治七年(1650)庚寅,宋存标合己与山东宋琬等人诗为《宋氏五家诗》,而宋子建诗为主冠 (宋琬《尚木兄诗序》,《宋琬全集》卷一,齐鲁书社2003年版) 。一方面沉溺于隐逸,一方面潜心于著述,因而《九秋词》“伤于黍离招魂之艳,蛾眉曼睩也,痛于《九辩》”,显然是抒写遗民之思。从宋存标的身份归属看,陈子龙《九秋词稿序》中“宋子”当为宋存标。

陈子龙《宋子九秋词稿序》“宋子”考 共有3页,您还有2页没有浏览

首页 [1] [2] [3] 下一页 尾页  页次:1/3
我来说两句......
赞一个  损一下
  • 网友点评
  • 点赞一族
 ※ 文章水平一般哪?!暂时还没有网友给《陈子龙《宋子九秋词稿序》“宋子”考》点评。
 ※ 文章水平一般哪?!暂时还没有网友给《陈子龙《宋子九秋词稿序》“宋子”考》点赞!
精彩图文
追寻江南文化的灵魂
追寻江南文化…
《翁心存日记》价值之初估
《翁心存日记…
东韵楼古典戏曲论文集
东韵楼古典戏…
红楼梦新说
红楼梦新说
都市文化的异域借镜与本土守望——读杨剑龙新著《文化批判与文化认同》
都市文化的异…
古代戏曲小说叙事研究
古代戏曲小说…
精彩史料专题
文艺史料
名家文章专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