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中国网络文学联盟文艺史料古代文学

宋存标《情种》资料渊源考辨

收录:2011-12-11  作者:罗时进 朱丽霞  来源:《明清小说研究》2005年第2期  点击:1976
赞一个 赞 0  损一下 损 0
更多精彩文章,敬请点击浏览罗时进专辑

宋存标《情种》共八卷,卷首有陈眉公序。就所存篇目看,仅有极少短篇尺牍小品为宋存标自己所撰,其中所有的“传”除了《转玉儿传》、《仆固琬传》等为其家藏稿[1]未见他人记述外,其他所有传记篇目均抄自前辈,如其伯父宋懋澄、隐士陈继儒等。但宋存标在“抄袭”的过程中,不仅未能说明“资料来源”,甚至改头换面,申说发挥,将原作者在行文中出现的地方改为宋存标本人,并将原作者所加按语,改为“居士”,因而往往给读者造成这些传记的作者就是宋存标的假象。本文就宋存标所抄袭前辈文章和所作的改动,作出初步探源,辨别真伪,以使《情史》及明清小说创作的一些史实进一步得以澄清。

一、《杨幽妍别传》[2]作者考

宋存标《情种》卷四有《杨幽妍别传》,冯梦龙《情史》卷十三有《杨幽妍》,陈继儒有《杨幽妍别传》。其中除个别字句不同外,全文几乎全部相同,显然有抄袭的嫌疑。那么,终究谁是此传的原作者?

《杨幽妍别传》写杨幽妍与张圣清的爱情波折,杨幽妍誓死相许,令张圣清深为感动。不久,张圣清应试白下,幽妍注盼捷音,屈指归信,并尔杳然。后幽妍先驱渡江而去。从此,杨幽妍低迷憔悴,腰带减围,述及于此,陈继儒《别传》中写道:“王修微谓余曰:‘吾生平不解相思病何许状,亦不识张郎何许人。今见杨家儿大可怜,始知张郎能使人病,病者又能愿为张郎死。郎不顾立枯为人腊矣。’”其中“余”即陈继儒本人,可知,王修微感慨于杨幽妍的身世,陈继儒所记为王修微亲口所言。宋存标《别传》则将陈继儒的“余”改为“予”,到冯梦龙编辑《情史》,则将“余”改为“友人。”

最后,当杨幽妍因相思而亡后,张圣清不久也伤心而卒。陈继儒《别传》描述曰:“盖壬戌腊月二十七日也。圣清奔入城,且号且含敛。延僧修忏,撤荤血者兼旬。选地于龙华里葬焉。结茅庵,祀文佛如来偿其始愿,雕刻紫檀主置座隅,或怀之出入衣袖衾禂间。食寝必祝,祝必啼,啼曰:‘吾欲采不死药、乞返魂香,起幽妍于地下而不可得。又欲金铸之、丝绣之,倩画师写照,百回而未必肖也。何如徵传高座道人,为逝者重开生面乎!余曰:‘传且就,恐挑哀端。俟君病良已,乃敢出,而讵料君之终不及见也。幽妍墓在龙华里,圣清选地,结茅庵祀文佛如来偿其始愿,修竹老梅,环映左右,清芬凉影,飒如有人。画眉郎、散花女,其将比肩捉臂,踏歌而嬉于此乎!古有庐江吏、华山畿,欧阳詹、秦少游之故事,纠结夙缘,一恸而卒。初意出于浮妄,今乃信为果然。如幽妍、圣清者,久判在凤巢群,鸳鸯牒中,岂死于情哉!死于数也。余不忍以介静辞,为作别传,付子墨,墨娥相与流通之,死乎不死矣。”陈继儒《别传》详细记载了张圣清邀请陈继儒为杨幽妍作传的原因和经过。冯梦龙《传》于“祝必啼”后以“未几亦病死”而止笔,将张圣清和陈继儒的一段对话删除。宋存标《别传》与陈继儒完全相同,但加了自己的评论。宋存标《别传》结尾:“居士曰:‘琅琊王伯舆终当为情死。乃知生而不死,死而复生者,俱非情之至也。昔者,吾友尝从事于斯矣,鄙哉!张君瑞、杨玉环之流也。”冯梦龙《传》的结尾,有“居士曰:‘琅琊王伯舆终当为情死。乃知生而不死,死而复生者,俱非情之至也。’”显然,其所指“居士”即宋存标。

因而,由上文梳理可知,《杨幽妍别传》作者最早为陈继儒,经宋存标之手而得以传播,冯梦龙收入《情史》后则得到远扬。

二、《李公子传》作者考

>

宋存标《情种》资料渊源考辨 共有6页,您还有5页没有浏览

首页 [1] [2] [3] [4] [5] [6] 下一页 尾页  页次:1/6
我来说两句......
赞一个  损一下
  • 网友点评
  • 点赞一族
 ※ 文章水平一般哪?!暂时还没有网友给《宋存标《情种》资料渊源考辨》点评。
 ※ 文章水平一般哪?!暂时还没有网友给《宋存标《情种》资料渊源考辨》点赞!
精彩图文
追寻江南文化的灵魂
追寻江南文化…
《翁心存日记》价值之初估
《翁心存日记…
东韵楼古典戏曲论文集
东韵楼古典戏…
红楼梦新说
红楼梦新说
都市文化的异域借镜与本土守望——读杨剑龙新著《文化批判与文化认同》
都市文化的异…
古代戏曲小说叙事研究
古代戏曲小说…
精彩史料专题
文艺史料
名家文章专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