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中国网络文学联盟文艺史料古代文学[专题]明清戏曲

晚明余姚孙氏、吕氏世家戏曲活动考述

收录:2006-3-16  作者:杨惠玲  来源:作者投稿  点击:1337
赞一个 赞 0  损一下 损 0
更多精彩文章,敬请点击浏览杨惠玲专辑、或者明清戏曲专题

从以上的评述来看,孙、吕两家长辈不少人达观、开明,且通晓音律,爱好词曲,家庭氛围宽松,艺术气息浓厚。在长辈的影响下,孙鑛长兄孙鑨之子如法和孙鐶之子吕胤(一作允)昌成为第二代戏曲家。如法(1559-1615),字世行,号俟居,别号柳城,少年时即“颇解词曲,兴至则曼声长歌,绕梁振木”。万历十一(1583)年,如法进士及第,和汤显祖同榜,交情甚厚,曾任刑部主事,后因故被贬潮阳典史[9],遂回归故里,杜门不出,“自经史诸子而外,加意声律[10]”。他得到了月峰公孙鑛的指教,又深受沈璟的影响,曾“观其所著论词、曲谱等书,悦之[11]”,其曲学造诣“益加精覈[12]”,“尝悉取新旧传奇,为更正其韵之讹者,平仄之舛者,与阴阳之 错者,可数十种,藏于家塾[13]”。《曲律》卷二云:“古之论曲者曰:‘声分平仄,字别阴阳。’阴阳之说,北曲,《中原音韵》论之甚详;南曲,则久废不讲,其法亦淹没不传矣。近孙比部(如法)始发其义,盖得其诸父大司马月峰先生者。”孙鑛主南曲阴阳之说,如法得其指授,王骥德却说如法“始发其义”,是因为如法校订文本的平仄、阴阳和音韵,不仅验证、实践了孙鑛之说,同时还将其发扬光大。可见,孙如法在曲学领域颇有成就。

胤昌(1560——?),字玉绳,号姜山,万历十一年进士,曾官至吏部主事、河南参议等职,与著名剧作家汤显祖、梅鼎祚、张凤翼、沈璟等交好,常有书信来往。胤昌曾改编《牡丹亭》,汤显祖《答凌初成》云:“不佞《牡丹亭记》大受吕玉绳改窜,云便吴歌。不佞哑然笑曰:昔有人嫌摩诘之冬景芭蕉,割蕉加梅,冬则冬矣,然非王摩诘冬景也[14]”。他还曾叮嘱演员:“《牡丹亭记》要依我原本,其吕家改的,切不可从[15]”。徐朔方先生认为令汤显祖反感的改本出自沈璟手笔,吕胤昌只是代为转交,却引起了汤显祖的误会。笔者不能认同这一看法,汤、吕二人为多年好友,信件来往比较频繁,即使吕一时忘记说明改本的作者,在引起汤显祖的不满之后,应该会有所解释,而古人非常讲究礼节,错怪友人,汤显祖肯定要表示歉意,但他们来往的书信中却没有相关内容,这是非常令人费解的,因此,笔者认为吕胤昌也有《牡丹亭》的改本,但已经佚失。吕胤昌改编《牡丹亭》是因为原作不合昆曲格律,可见,他对戏曲格律的态度和舅父孙鑛、表兄如法是一致的。

孙、吕两家的第三代戏曲家是晚明曲坛大名鼎鼎的吕天成。吕天成(1580-1618),字勤之,号郁蓝生、棘津。由于从小生活在浓厚的戏曲氛围中,饱读祖母贮存的“古今剧戏”,深受祖父辈的影响,天成“童年便有声律之嗜[16]”,“舞象时即嗜嗣曲,弱冠好填词[17]”。王骥德《曲律》卷四载:“先生(如法)自谪归,人士罕见其面,独时招余及郁蓝生言,把酒商榷词学,娓娓不倦”。可见,在吕天成迷上戏曲之后,先辈仍然通过各种方式加以引导。从他撰写的《曲品》来看,孙鑛评价传奇的十条标准给了他非常显著的影响。可以说,吕天成不仅在曲学方面得到了先辈的真传,还继承了他们重视格律和舞台的观念。说到这里,我们不难理解,吕天成为什么会推崇、尊重沈璟,和他结成亦师亦友的亲密关系。

晚明余姚孙氏、吕氏世家戏曲活动考述 共有5页,您还有3页没有浏览

首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页次:2/5
我来说两句......
赞一个  损一下
精彩史料专题
文艺史料
名家文章专辑

Microsoft OLE DB Provider for SQL Server '80040e14'

ݿ 'i9a7b81124b5h2a1c0l2n6e8' ־Ҫ޷־еĿռԭ sys.databases е log_reuse_wait_desc С

/Mate/Show.asp 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