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中国网络文学联盟文艺史料现代文学[专题]京剧研究

现代文学视野中京剧文学研究的相关理论问题

收录:2005-1-7  作者:袁国兴  来源:www.ilf.cn  点击:1944
赞一个 赞 0  损一下 损 0
更多精彩文章,敬请点击浏览袁国兴专辑、或者京剧研究专题

京剧脚本是否可以作为一种文学样式而被人关注?京剧文学是否应该写进现代文学史?相关问题近年来已引起了学术界的注意和讨论。然而,这类问题的讨论不能仅仅停留在“主张”和争论的层面,还要用具体研究成果去说话。以往现代文学史研究没有京剧文学的内容,主要不是“写”的问题,而是观念不支持。现在人们意识到应该在现代文学史的视野上研究京剧文学,就要找到能够支持这一研究的理论依据,就要对由此牵扯起来的其他相关问题进行探讨。京剧文学研究不仅仅是京剧文学自身的问题,通过京剧文学的研究还可能对拓展一般文学研究空间、开阔文学研究视野、调整文学研究观念带来启示。

一、京剧文学研究与通俗文学意识的建构

京剧滥觞于市民社会之中,是在民间戏曲活动中发展起来的,在它的鼎盛时期得到了最广大民众的喜爱。也许就是因为这一原因,中国现代文学初期,在激进的文学革命倡导者眼里,它是不入流的“俗玩意”。虽然以胡适等为代表的现代文学启蒙者,主张从传统中国白话文学中汲取营养,建构现代“新”文学,但传统“白话文学”并非是指俗文学。中国现代“新”文学在域外和本土两个层面上获取的都是典雅文学意识,通俗文学一直不登大雅之堂。

上个世纪90年代初期以来,随着中国当代文学观念的不断拓展,通俗文学现象和通俗文学研究开始受到人们的关注,京剧文学性的研究显然也与这一理论背景有关。可是由于传统文化建构的基点和现代有别,现代文化与文学的嬗变还刚刚开始,一时间人们还没有办法完全抹除历史沉积在自己身上的诸多痕迹,现有的通俗文学意识带有过渡色彩,并没有在典雅文学意识占主导地位的文学视野中为自己争得充分的言说根据和牢固的话语平台。一个显而易见的事实是:当人们“严肃”地面对现代的某一通俗文学现象或某一通俗文学作品时,一定要指出它们还有并不完全通俗的地方,还有某种“严肃”的追求;言外之意,仅仅是“通俗”人们还不大首肯,通俗文学与严肃文学在当下的文学意念中并不完全在一个等级层面上。

通俗文学是一个复杂的文学现象,有诸多理论和实际问题需要探讨,本文的题旨不允许我们对此展开全面的讨论。就我们关心的层面而言,怎样看待通俗文学的惯用题材、模式化创作手法和陈陈相因的主题意向等,是不能回避的;因为这些都与京剧剧本的写作倾向相关。不容否认,一般的所谓通俗文学与典雅文学比起来,一个最大的特点就是它的创新程度不够。这要从两方面进行分析,一是怎样看待“守旧”,一是怎样看待创新。所谓守旧也有两层含义,一是说旧的已经没有言说价值,应该放弃而没放弃,这里的“旧”相当于“错”和“不对”;另一层意义上的旧是说原来“已有”,不新鲜、不时髦,这里的旧相当于“重复”。前一层意义上的旧我们可以不去讨论,是非判断一目了然;后一层意义上的旧又有绝大的讨论必要,因为其中掩藏的复杂意义可能会被笼而统之的“守旧”观念意识给冲淡。在人类文化史上,每一个人经历的时域都十分有限,人们只是在历史的瞬间浏览了这个世界,前不见古人,后不识来者。个体的人来来往往,你登台我谢幕,群体的人类却一直绵延繁衍,生生不息。这样某种有利于人类发展的观念意识,随着某些人的来到这个世界上承继下来,又随着某些人的离开历史舞台留给后人。在这个过程中承传文化的某些载体在不同时域中表现的形式就可能是“重复”的,对再次接受它的人来说新颖性降低,对初次接触它的人来说却不乏新意。在这个意义上的有价值存在既是重复的,又是不重复的,只有通过重复的手段才能保证价值承传的延续。这是一个方面,另一方面,与重复的“守旧”比起来人们格外鼓励创新,是因为真正的创新很艰难,一个特定历史时期,创新的企图无穷无尽,能够留得下来的创新成果却很有限,有时看起来好像是新的,其实却是被人淡忘的“旧”玩意,两相叠加,在特定历史时期,人们从“守旧”的形式中获得的意义并不一定比在“创新”中获得的意义少。正因如此,人们一直鼓励创新,“批判”“守旧”,却一直无法根除“守旧”,有时“守旧”的文学形式和意识倒占有相当的市场,原因在于我们对“守旧”这一意念的理解本身有缺陷。J·G·维尔蒂对文化产品“因袭”和“创新”两种因素的分析会给我们带来一些启示,在他看来,“所有文化产品都混合着两种因素:因袭与创新……这两种功能对于文化都是重要的”。“因袭提供的是众所周知的形象与意义,它们维护的是价值的连续性”,“帮助维持一种文化的稳定性”。在京剧剧目中,所谓的“历史题材戏”不是“历史戏”的概念,它所指的是原来已有的题材、情节、人物、故事等。京剧的作者一般不可考,有相当多的作品取自于传统戏曲和各种地方戏,演出中还往往经过演员的集体删改、串通和润色。一般说来,京剧里所述说的故事是公众熟知的,人物“脸谱”是类型化的,做戏手段模式化,主题倾向几乎“千篇一律”,如果以“创新”为评价标准,虽然它们也在陈陈相因中时而不乏新意涌现,但从整体上说,创新程度不如其他文艺样式。可如果从“维护价值的连续性”角度看,又另当别论了。为什么文化人类学者风尘仆仆、孜孜不倦地到一些原始民族部落去“采风”,笔录整理口传文学?应该知道,这些口传文学都是世代相传的,作者一般不可考。为什么俄国形式主义批评家对民间故事格外感兴趣,在众多陈陈相因的故事中找寻为数不多的“结构”成分?应该知道,其研究方法对“文学”产生了深远影响,原型批评、结构分析等都与俄国形式主义批评有直接的渊源关系。这种研究“故事”的方法为什么没有从一直以叙说故事为特征的“叙事性文学”——小说等标准的文学样式中产生?孕育它的研究对象和研究方法之间的对应关系会给我们带来什么启示?在我看来口传民族故事、一般的所谓通俗文学、严肃的文学创作可能是一种文化讲说的不同渠道,在这个话语链条中,通俗文学介于口传故事和严肃文学创作的“中间”地带,由于口传文学与严肃“书写”的文学明显不同,使得人们能够用不同的批评标准去对待它们,而通俗文学没有这样特许的身份。不能因为口传文学疏远于典雅文学写作从而突出了自己的个性,就淡忘了把民间故事与典雅文学写作联系起来的通俗文学的“中间环节”作用,发现通俗文学的“两栖”特性,用与口传文学和典雅文学都有联系又有区别的方法去研究通俗文学,这才是确立通俗文学研究独立品格的可能出路。京剧作品在它鼎盛时期主要靠演员和演员间的口耳相传延续着自己的存在,靠演出和观看——还是口耳相传的关系——维系着自己的生命。它的传通渠道类似于“民间故事”,它的表现形式却是戏剧“文学”,二者兼容是京剧的本质。因此只能用与典雅文学不同、与民间故事有联系的标准去要求它,这个标准就是通俗文学的标准,是既看重“创新”更看重“重复”、“因袭”价值的标准。打破了因袭、重复的壁垒和窒碍,京剧文学研究就有了广阔的拓展空间。

现代文学视野中京剧文学研究的相关理论问题 共有8页,您还有7页没有浏览

首页 [1] [2] [3] [4] [5] [6] [7] [8] 下一页 尾页  页次:1/8
我来说两句......
赞一个  损一下
  • 网友点评
  • 点赞一族
 ※ 文章水平一般哪?!暂时还没有网友给《现代文学视野中京剧文学研究的相关理论问题》点评。
 ※ 文章水平一般哪?!暂时还没有网友给《现代文学视野中京剧文学研究的相关理论问题》点赞!
精彩图文
追寻江南文化的灵魂
追寻江南文化…
《翁心存日记》价值之初估
《翁心存日记…
东韵楼古典戏曲论文集
东韵楼古典戏…
红楼梦新说
红楼梦新说
古代戏曲小说叙事研究
古代戏曲小说…
搜神记语言研究
搜神记语言研…
精彩史料专题
文艺史料
名家文章专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