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中国网络文学联盟文艺史料古代文学[专题]《琵琶记》研究

《琵琶记》研究·十五 《 新刊元本蔡伯喈琵琶记》考

收录:2004-11-30  作者:黄仕忠  来源:www.ilf.cn  点击:1482
赞一个 赞 0  损一下 损 0
更多精彩文章,敬请点击浏览黄仕忠专辑、或者《琵琶记》研究专题

兹依照各出序次,略作举例。并以汲古阁刻本作通行本代表,简称汲本;将钱先生未及见的《风月锦囊》本简称作锦本,另外,把凌濛初刻本简称作凌本,用于比勘。

第三出,注8:“是,原夺‘是’字,据下文句法补。”按:凌本、汲本均有“是”字。注45:“‘列’原误作‘烈’,今正。”按:凌刻本正作“列”。又丑白“厮论做个秋千架”,“论”应从汲本校作“轮”,钱校本失校。

第四出,净白“赶出去赴试不得”,“赶”字汲本作“越”;“流落教化”,“教”字汲本作“叫”;“疾忙田地上拜着”,“田”字汲本作“在”,此三字当从汲本,钱校本均失校。

第五出,注19:“‘另’:原误作‘冷’。据巾箱本改。”按:锦本作“泠”,与“另”或“零”音同义通,当从。

第九出,注9、12、15,注地名、马厩名,依次据出典以订正底本之误字;按:所纠之讹字,汲本多不误。

第十二出,注5:“‘一’,原作‘二’,义不可通,今正。”按:汲本正作“一”。注16:“‘量秤人’:疑当作‘量人秤’。”按:凌本、汲本均作“量人秤”,从改即可。

第十四出,贴白:“好笑爹爹将奴家招取状元为婚。”“婚”字,锦本、汲本均作“婿”,当从,此失校。

第十七出,注6:“‘妆罢’:原作‘罢妆’,失韵,今正。”按:此词虽不叶韵,但锦本、凌本、汲本均作“罢妆”,既无别据,似不宜改。

第十八出,“已逢他萧史”,“已”字锦本、凌本、汲本均作“喜”,当从,此失校。

第二十出,注3:“‘的’:原无‘的’,看前后句法均有‘的’字,今补。”按:汲本有“的”字。

第二十一出,注24:“‘贴’:原作‘合’,从巾箱本改。”按:此处凌本、汲本亦作“合”,而早期南戏的“合”实为后台帮腔,故不须改。钱先生只把“合”当作场上合唱解,甚至说可以场上“独唱”(见第二出注36),遂因此句不宜于场上合唱而改。其实底本不误。

第二十二出,“可惜一家”,“惜”字锦本、凌本、汲本均作“怜”,当从。

第二十四出,注13:“‘代’:当是‘贷’的省文。”按:锦本、汲本均作“贷”,从改即可。

第二十九出,“胡去揣”,注9:“‘揣’,疑当作‘踹’。”按:锦本作“遄”,凌本、汲本作“踹”,从改即可。

三十出,“汝从来娇眷”,“眷”字,锦本、凌本、汲本均作“养”,当从,此失校。

三十三出,注10:“‘比雪山三十六万亿佛’:未详。陈评本注云:‘世尊于灵山雷音寺中演说《金经》,集众三十六万。(钱)案:佛经称雪山,乃指西马拉雅山,称灵山,乃指中印度的灵鹫山;雷音寺又在新疆吐鲁番境,见《北江诗话》卷一。明李心我评《破窑记》十三出有此注,陈氏盖沿其误。”今按:“雪”,锦本、凌本、汲本均作“灵”,显系陆氏形近抄讹,当从诸本改。陈评本之注不误。下文“好向灵山会上人”句可证。又“灵山会上人”的“人”字,锦本、凌本、汲本均作“修”,与上句“寄言苦海林中客”相对,此失校。下文“建大会”,三本均作“建设大会”,当从补。又注27、28,钱校本据文意将“净丑”校作“净”,将下句“净”校作“丑”。按,此处当据汲本、凌本第一处校作“丑”,则注28可不出校,只须将下句所衍之“净”字删去即可。又,“(末白)又道是远睹分明”句,钱注29云:“下句净丑是在远观,末应说‘近觑’;故这里的‘远睹’,是‘近觑’之误。”今按,此处有脱文,凌本、汲本作“又道是远睹不审,近觑分明”。显系陆氏抄漏四字,当从补。又,注35云:“‘五逆’:佛家有五逆之说:一、杀父;二、杀母等等。见《阿阇世王问五逆经》。巾箱本、明改本都作‘忤逆’,盖不知佛经有五逆之说而妄改。下曲‘算五逆’同。”按:伯喈只是“忤逆”不孝,而非杀父轼母的“五逆”,钱校本求之过深,当从巾箱本等为是。又,“〔丑白〕小子不贪豪富。〔末〕枉了教人题疏。”“贪”字,凌本、汲本均作“是”,当从。此失校。

《琵琶记》研究·十五 《 新刊元本蔡伯喈琵琶记》考 共有4页,您还有1页没有浏览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尾页  页次:3/4
我来说两句......
赞一个  损一下
精彩史料专题
文艺史料
名家文章专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