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中国网络文学联盟文艺史料古代文学[专题]《琵琶记》研究

《琵琶记》研究·十五 《 新刊元本蔡伯喈琵琶记》考

收录:2004-11-30  作者:黄仕忠  来源:www.ilf.cn  点击:1481
赞一个 赞 0  损一下 损 0
更多精彩文章,敬请点击浏览黄仕忠专辑、或者《琵琶记》研究专题

陆钞本今有钱南扬先生校注本,上海古籍出版社1980年版。这是现今关于《琵琶记》的最好注本。为了便于阅读、征引,钱校本作了分出,卷首增设总目,每出之下注明戏情;对于正文曲牌及【前腔】、【前腔换头】之类,还细心地将新增入者与原有者作了区分。至于校勘,钱先生称:“本戏校以巾箱本及《九宫正始》所引元本。凡校勘以有助于文字的纠正、理解,或有参考价值者为限,不作机械的全面的校勘。”

按,巾箱本,黄丕烈称“疑是元本”,郑振铎、赵景深考其为嘉靖年间苏州坊刻本。钱先生说它是在陆钞本的底本的基础上,经“明人初步加过工”的本子。它已经将全戏分作四十三出,只是未标出目;曲文与白文字体有大小之分,下场诗删去衬白,并趋于划一作四句的形式。它与陆钞本“间异”(黄丕烈语),即经过明人若干修订;但正由于被修订的内容与陆钞本异,故其“间异”之处遂难以校出陆钞本之误。又钮少雅《九宫正始》收录《琵琶记》曲文达一百八十三支,与陆钞本比较,甚少出入。故钮氏称所据为“高东嘉古本”,它与陆钞本的底本实出同一系统。钱先生在校注时似乎把陆钞本的底本径看作是“作者原本”,又过于崇信钮少雅的话,以为钮氏确实得到了一种元代天历间“元谱”,其中已经载有《琵琶记》曲文,所以他的校勘只取巾箱本和《九宫正始》,而把其他明代传本一律看作是“被明人改得面目全非”的本子,仅具备列异文的价值。其实,陆钞本本身毕竟是一种再过录本,从“丹黄涂乙”之中再抄录,加上性不耐书,举笔辄误,欲中止者数四,勉尔卒业,以存元本之旧,在这样的背景下,除了明代戏曲早期刊本大都存在的别字和讹字外,陆氏本人之笔误,恐也在所难免。巾箱本已经对“元本”作了若干改动,被改动之处自难用作校勘,《九宫正始》又毕竟只录了部分曲文。故只据这两种材料作校勘,未免有所不足。而钱先生所说的“明改本”,其中凌成初刻本应与巾箱本属同一系统,其他如李卓吾评本、陈眉公评本以及汲古阁毛晋刻本等,虽然受到明人较多的改动,但它们毕竟是经过文人仔细考订的,即在某些字词方面也可能比较准确,故不得一律排斥。而钱校本排斥的结果,便是校注时的失校,或者只能说“疑作某某”及据文意句法臆断,而不提“明改本”倒是正确无误的事实。同时,钱先生生前未能见到的新材料,近年不断被发现,其校本的某些校勘也就有了商讨的必要。

《琵琶记》研究·十五 《 新刊元本蔡伯喈琵琶记》考 共有4页,您还有2页没有浏览

首页 [1] [2] [3] [4] 下一页 尾页  页次:2/4
我来说两句......
赞一个  损一下
精彩史料专题
文艺史料
名家文章专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