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中国网络文学联盟文艺史料古代文学

比较文化视野下的中国戏曲研究——评吕效平著《戏曲本质论》

收录:2004-9-8  作者:李伟  来源:www.ilf.cn  点击:1010
赞一个 赞 0  损一下 损 0
更多精彩文章,敬请点击浏览李伟专辑

在这个“反本质主义”、“反逻各斯中心主义”的所谓解构主义时代,来探讨一个事物的本质,显然是一件吃力不讨好的事。吕效平先生的新著《戏曲本质论》(南京大学出版社2003年9月版,以下简称“吕著”)就这样不合时宜地诞生了。更要命的是,吕先生并不是像一般的本质研究那样,从事物的起源、发生、发展及其形态特征入手,寻找“中国戏曲”区别于其它事物的“质的规定性”,而是径直以“西方戏剧”的本质为标尺,来界定“中国戏曲”的不同发展阶段的各种成熟形态的本质属性,这在强调民族精神、民族文化传统的今天,无疑更是容易招来学界特别是戏曲界诟病的。

然而,解构主义对我们认识事物、把握世界、解决问题往往并无帮助,吕先生的研究则自有他的道理在。他的这一做法,显然是建立在一种文化普适主义的观念之上的。这种观念认为,人类文化的优秀成果具有共通的价值,可以为世界各民族普遍采用。具体到戏剧而言,就应该是,各民族的戏剧尽管形态各异,但还是具有相通的本质的,那就是戏剧的文学性和剧场性两极互动所产生的那种可以称之为“戏剧性”的东西。在这个意义上说,不同民族的戏剧样式之间是可以相互比较、借鉴乃至融合的。

而与此相对的一种观念(这里姑且称之为“文化多元主义”)则认为,各民族的文化有自己的独特性和由此而来的不可替代的特殊价值,在文化交流的过程中,应该保持民族文化的纯粹性,从而丰富世界文化的宝库。在这种观念支配下的戏曲研究,着重发掘戏曲的特殊的表演技能和演剧观念,强调戏曲和话剧是两种完全不同的体系,二者不可融合借鉴。应该说,这种研究对认识中国戏曲的内在规律也不无裨益。

其实,这两种观念并不绝然对立。文化普适主义者更多地看到的是文化的精神内核层面,文化多元主义者则更多地看到了文化的物质外壳等表面形态。温家宝总理访美期间在哈佛大学的演讲中比较好地谈到了这一关系:“不同民族的语言各不相同,而心灵情感是相通的。不同民族的文化千姿百态,其合理内核往往是相同的,总能为人类所传承。各民族的文明都是人类智慧的成果,对人类进步做出了贡献,应该彼此尊重。”“语言”、“姿态”等形式、载体方面由于民族、种族、地域、历史等的不同自然会千差万别,但人类的追求美好生活的“心灵情感”、向往平等自由等“合理内核”必然是相通的。而这种相同和不同,在戏剧里面都有充分的体现。

这样看来,吕先生的这部著作以欧洲传统戏剧自亚里士多德到黑格尔的理论体系为参照系来研究中国戏曲,就不仅具有了合法性,而且具有了可能性,呈现出一种宏大的比较研究的视野。正是在这样一种视野下,吕著既深刻地洞见了世界戏剧相通性的一面,又细致入微地分析了中西戏剧的差异所在,从而清晰地界定了中国戏曲的不同于西方戏剧的“质的规定性”,揭示了各个阶段戏曲文体的不同质及其演变的内在逻辑,并鞭辟入里地指出了当今主流戏曲理论与实践中存在的误区,为今后“现代戏曲”的发展与传统戏曲文化遗产的保护提供了强有力的理论支持。

吕先生的逻辑前提是,真正的艺术品都具有内在的“整一性”,是一个独立自足的有机生命体。对于一种成熟的艺术文体来说,这种“整一性”可分为“基本的”和“更高的”两个层次。实现了基本的“整一性”,就达到了基本的文体要求;而实现了更高的“整一性”,便实现了更高的艺术价值。他引入黑格尔《美学》中的三个术语“史诗”、“抒情诗”和“戏剧体诗”丝丝入扣地分析道,元杂剧基本的、必须满足的艺术“整一性”要求是音乐及诗歌的结构形式;其终极的、至高无上的艺术“整一性”追求是“意境”的创造,其中包含语言风格的建立,特别是抒情主人公形象的鲜明、生动的塑造。作为一种表演艺术,它虽然采用了“代言”文体,但“代言”得并不彻底,且情节往往“相互袭蹈”,可以说它并没有采用剧场的或情节的艺术“整一性”原则,即它并不追求故事的戏剧性。因此,在精神实质上,元杂剧仍然是“抒情诗”。而明清传奇虽然开始了情节艺术的追求,但这种情节更接近于西方所谓“史诗”的情节,它企图“网罗世界”,而不是像“戏剧体诗”那样“摹仿一个行动”。和亚里士多德强调的情节“整一性”原则相比,两者有情节构成上的“单纯化”与“复杂化”之别和情节推进上的“因果式”与“穿插式”之别。从情节发展的内在动力来看,明清传奇也不是像黑格尔所说的那样,是“人物在超意志和实现意志之中各自活动”、是“动作和反动作”所“必然导致斗争和分裂的调解”。同时,明清传奇并没有放弃诗歌写作的强烈兴趣,并没有放弃对于语言艺术的追求,相反地,如果说对故事的完整性的追求是它作为艺术的基本的外在的“整一性”,那么,对抒情诗歌的意境的追求则是其更高的内在的艺术“整一性”了。只不过,和欧洲传统戏剧相比,明清传奇里人物的内心情感不必外化为意志与动作,人物形象的塑造是通过语言的方式而不是通过情节的方式来完成的。因而吕著认为,明清传奇的情节艺术凝滞于史诗艺术,而主要以抒情诗式的方式直接描绘人物,没有完成黑格尔所说的“史诗的原则和抒情诗的原则经过调解(互相转化)的统一”,所以它的本质是“语言艺术与情节艺术并立的戏剧,是抒情诗与史诗并立的戏剧”。

比较文化视野下的中国戏曲研究——评吕效平著《戏曲本质论》 共有4页,您还有3页没有浏览

首页 [1] [2] [3] [4] 下一页 尾页  页次:1/4
我来说两句......
赞一个  损一下
  • 网友点评
  • 点赞一族
 ※ 文章水平一般哪?!暂时还没有网友给《比较文化视野下的中国戏曲研究——评吕效平著《戏曲本质论》》点评。
 ※ 文章水平一般哪?!暂时还没有网友给《比较文化视野下的中国戏曲研究——评吕效平著《戏曲本质论》》点赞!
精彩图文
留美幼童回撤事件始末
留美幼童回撤…
巴西“45一代”诗人:对现代主义诗歌的继承与开拓
巴西“45一…
《秦汉史编年(上下册)》
《秦汉史编年…
光年帮我改文章
光年帮我改文…
私人信件中的“保尔”
私人信件中的…
李圣华著:《方文年谱》
李圣华著:《…
精彩史料专题
文艺史料
名家文章专辑

Microsoft OLE DB Provider for SQL Server '80040e14'

ݿ 'i9a7b81124b5h2a1c0l2n6e8' ־Ҫ޷־еĿռԭ sys.databases е log_reuse_wait_desc С

/Mate/Show.asp 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