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中国网络文学联盟文艺史料古代文学

诗、词、曲之分途(下)

收录:2004-2-23  作者:廖奔  来源:www.ilf.cn  点击:791
赞一个 赞 0  损一下 损 0
更多精彩文章,敬请点击浏览廖奔专辑

一旦文人真正改变创作路径,直接向民间曲子中模仿写作,其文本形式就形成与词明显不同的风格,显得更加通俗、平易、清新。这个过程虽然开始于北宋,但其时曲并没有正式独立,只被视作词之卑体。入金以后,北方成为女真统治地界,民间曲子的传唱愈演愈烈,并且受到女真音乐的影响,曲调旋律与风格也发生了很大的变化,逐渐发展成为北曲体系。当文人把这种曲体格式引入填词,所谓的曲就产生了。

金朝中原一带俗间俚曲极其盛行,风俗所好,各地流行不同的曲调,金人燕南芝庵《唱论》指出:“凡唱曲有地所:东平唱【木兰花慢】,大名唱【摸鱼子】,南京唱【生查子】,彰德唱【木斛沙】,陕西唱【阳关三叠】、【黑漆弩】。”其中所涉及的地域含括了山东、河北、河南、陕西的黄河流域沿线。民间俚曲因为其风格的清新活泼,引起当时文人的喜爱与重视。金末刘祁《归潜志》卷十三说:

(予)尝与亡友王飞伯言:“唐以前诗在诗,至宋则多在长短句,今之诗在俗间俚曲也,如所谓【源土令】之类。”飞伯曰:“何以知之?

”予曰:“古人歌诗,皆发其心所欲言,使人诵之至有泣下者。今人之诗,惟泥题目、事实、句法,将以新巧取声名,虽得人口称,而动人心者绝少,不若俗谣俚曲之见其真情而反能荡人血气也。”飞伯以为然。

俗谣俚曲的文学风格与宋词有很大差异,其内容朴素而见真情,其语言直率而荡人血气,更加充满生机和朝气,因此带来金代文人的模仿兴趣,再经过刘祁一辈的推波助澜,曲的形式就诞生了。由于文献遗失的缘故,我们难以看到金人的散曲作品,由金入元作者写的曲,已经沾染了浓郁的文人气,但仍有一些保留了较多的民歌风味,例如刘秉忠小令【南吕·干荷叶】:“干荷叶,水上浮,渐渐浮将去。跟将你去,随将去。你问当家中有媳妇,问着不言语。”其情调浅显直白,活画出一位随妓漂荡而不还家的嫖客心态,风格与前引民间曲子词【菩萨蛮】如出一辙。

曲的特征主要在于它的通俗化和口语化。如果用一句话概括从诗到词到曲的语言特征,可以说是“渐近口语”,亦即它们对于语言的运用日渐贴近日常用语。请看,同样表述兴亡之感,诗是:“朱雀桥边野草花,乌衣巷口夕阳斜。旧时王谢堂前燕,飞入寻常百姓家。”(刘禹锡《乌衣巷》)词是:“燕子不知何世,向寻常、巷陌人家,相对如说兴亡,斜阳里。”(周邦彦【西河】)曲是:“语喃喃,忙劫劫,春风堂上寻王谢,巷陌乌衣夕照斜。兴,多见些;亡,都尽说。”(赵善庆【山坡羊】)曲之能够在民间风靡而压倒文人词调,就是因为它口语化的表述句式较为浅白,更适合于直接传达出人们在日常生活中流露出的真情实感,因而更加活泼生动。我们注意到,女真和蒙古民族入主中原以后,民间口语发生了较大的变化,体现在曲里,就使其浅俗的语言风格特征更为突出,拉大了它与诗、词的距离。我们看卢挚【蟾宫曲】的例子:“沙三伴哥来嗏,两腿青泥,只为捞虾。太公庄上,杨柳阴中,磕破西瓜。小二哥昔涎剌塔,碌轴上淹着个琵琶,看荞麦开花,绿豆生芽。无是无非,快活煞庄家。”全篇都用白描的手法,对于日常的、习见的、普通的农村生活场景进行了亲切逼真、淋漓尽至的敷叙,不饰词藻,不用比兴,俗语、俚语一起入曲,其效果是曲意的酣畅明达、直率洁净。

以口语入曲,势必在某种程度上要求它放宽传统诗词所严格执行的格律规范。果然,我们将今天传存下来的唐诗宋词与北曲作品比较一下,可以清楚地看出其这方面的差异:后者不过于纠缠于字音的平仄,平、上、去三声常常可以互叶,不象诗词里那样平仄韵一般不能通押。后者还可以增加众多的衬字,不象诗词中的字数是固定了的。这些都是曲朝向口语化发展的明显特征,它使得曲格灵活而富于变化,再加上它的用韵加密,几乎一句一韵,于是显露出与诗、词十分不同的风格面貌。

诗、词、曲之分途(下) 共有4页,您还有3页没有浏览

首页 [1] [2] [3] [4] 下一页 尾页  页次:1/4
我来说两句......
赞一个  损一下
  • 网友点评
  • 点赞一族
 ※ 文章水平一般哪?!暂时还没有网友给《诗、词、曲之分途(下)》点评。
 ※ 文章水平一般哪?!暂时还没有网友给《诗、词、曲之分途(下)》点赞!
精彩图文

Microsoft OLE DB Provider for SQL Server '80040e31'

ʱѹ

/Mate/Show.asp 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