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中国网络文学联盟文艺史料古代文学

笹川临风与他的中国戏曲研究

收录:2012-6-15  作者:黄仕忠  来源:文化遗产2011年第3期  点击:1772
赞一个 赞 0  损一下 损 0
更多精彩文章,敬请点击浏览黄仕忠专辑

惟我填词不卖愁,一夫不笑是吾忧。

举世尽成弥勒佛,度人告笔始堪投。

故彼之所作《十种曲》:风筝误、比目鱼、奈何天、意中缘、蜃中楼、玉搔头、凰求凤、巧团圆、慎鸾交、怜香伴,尽以可庆可贺为结末。《风筝误传奇》歌以《滴溜子》曲云:

团圆处,团圆处,欢声如沸;相逢处,相逢处,欢容如醉。评才貌,真无愧。总亏堂上翁,平心见己,公道无私,合成双配。

《怜香伴》以《鲍老催》歌云:

洞房幽敞,鸳鸯锦褥芙蓉幛,冰波纹簟销金帐。左玉软,右香温,中情畅。双双早办熊罴襁,明年此际珠生蚌,看一对麒麟降。

滔滔者多是如此。《桃花扇传奇》虽是悲剧,然其结局仍是成山中仙。独《西厢记》“惊梦”一折,离而未合,散而不聚,洵为异色。然《西厢》素是单纯的爱情故事,歌彼人生之行路难,终不得与由浮世心酸、义理人情、境遇动机而终至大破裂之悲剧相等同。这般悲剧,于中国实是无有。

求是于元人百种之杂剧,寻之于明清名家之杰作,至于其词采极妙斗巧者仍多。《西厢》之幽艳,《琵琶》之闲雅,妙绝一世。金圣叹评《西厢》,称作《西厢记》者,其人真以鸿钩为心,造化为手,阴阳为笔,万象为墨者也;王凤洲赞《琵琶记》,极口称赞曰:《琵琶记》四十二出,各色之人,各色之话头,拳脚眉眼,各肖其人之好丑,浓淡毫无出入。中间抑扬映带句白问答,包涵万古之才,乃太史公全身出现,是以无愧于词曲中第一品。

李渔论词采,又可知清代可数之作家之意见。

第一贵浅显,曰:曲文之词采,与诗文之词采非但不同,且要判然相反。何也?诗文之词采贵典雅而贱粗俗,宜蕴藉而忌分明。词曲不然,话则本之街谈巷议,事则取其直说明言。凡读传奇而令人费解,或初阅不见其佳,深思而后得其意之所在者,便非绝妙好词;不问而知,为今曲,非元曲也。故应却难解之语。

第二重机趣,曰:机趣二字,填词家必不可少。机者,传奇之精神;趣者,传奇之风致。少此二物,则如泥人土马,有生形而无生气。填词之中,勿使有断续痕,勿使有道学气。堪称血脉相连。

第三戒浮泛,曰:虽贵浅显,然一味显浅而不知分别,则将日流粗俗,求为文人之笔而不可得矣。应戒粗俗之弊。

第四忌填塞,曰:填塞之病有三:多引古事,叠用人名,直书成句。其所以致病之由,亦有三:借典核以明博雅,假脂粉以见风姿,取现成以免思索。而总此三病,与致病之由之故,则在一语。一语维何?曰:自未经人道破。一经道破,即如俗语云说,破不值半文钱。再犯此病者鲜矣。则可谓能指摘弊病。

阅孔云亭之《桃花扇凡例》,又以可窥其作之抱负。其一节云:制曲必有旨趣。一首成一首之文章,一句成一句之文章。列之案头,歌之场上,可感可兴,令人击节叹赏,所谓歌而善也。若勉强敷衍,全无意味,则唱者听者,皆苦事矣。彼颇苦于词采,故一部《桃花扇》,由此而章句尽为铿锵金玉之声。

J·F·德庇时为《汉宫秋》译本作序云:中国剧中,歌曲有不规则之剧例。即上场之主人公,依其场合之感情所作,以最适合之乐曲之低昂,以同声自唱。优人之唱曲,既于上文已云。元代南曲,不问生旦净丑,尽可唱曲。北曲与此相异,仅限于上场之主人公。至《西厢记》出现而一度改之,后来继者傚之。笠翁尝就曲谱云:

笹川临风与他的中国戏曲研究 共有10页,您还有1页没有浏览

首页 上一页 [2] [3] [4] [5] [6] [7] [8] [9] [10] 尾页  页次:9/10
我来说两句......
赞一个  损一下
精彩史料专题
文艺史料
名家文章专辑

Microsoft OLE DB Provider for SQL Server '80040e14'

ݿ 'i9a7b81124b5h2a1c0l2n6e8' ־Ҫ޷־еĿռԭ sys.databases е log_reuse_wait_desc С

/Mate/Show.asp 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