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中国网络文学联盟文艺史料古代文学

笹川临风与他的中国戏曲研究

收录:2012-6-15  作者:黄仕忠  来源:文化遗产2011年第3期  点击:1772
赞一个 赞 0  损一下 损 0
更多精彩文章,敬请点击浏览黄仕忠专辑

[仙吕赏花时](夫人唱)夫主京师禄命终,子母孤孀途路穷,旅榇在梵王宫,盼不到博陵旧冢,血泪洒杜鹃红。

“仙吕”为律之名,“赏花时”为曲之名。曲亦优人之所唱,是为中国戏曲与我国戏剧及能乐存在的相异之处。作曲家说作曲之苦,曰:至于填词一道,则句之长短,字之多寡,声之平上去入,韵之清浊阴阳,皆有一定不移之格。长者短一线不能,少者增一字不得。又复忽长忽短,时少时多,令人把握不定。当平者平,用一仄字不得;当阴者阴,换一阳字不能。调得平仄成文,又虑阴阳反复;分得阴阳清楚,又与声韵乖张。令人搅断肺肠,烦苦欲绝。故《元人百种》以后,欲拔其尤品,仅屈指可数,亦不得已矣。

元之作曲家,其数甚多。群英所编之杂剧,其目一百余种。欲求作家之杰出者,王实甫、高则诚之外,有马致远、关汉卿、白仁甫等。所谓元曲之最佳者,非独《西厢》、《琵琶》二剧,而在《元人百种》之中。“百种”自不能尽为佳者,然有十之一二,可列于高、王之上者,亦在此中。

自元代一度使戏曲之花开催得万紫千红,明代继之者多,虽举陈大声、沈青门等名家,犹未足称。三百年间,独有一汤临川。其所著《玉茗堂四梦》,收录《牡丹亭还魂记》、《紫钗记》、《南柯记》、《邯郸梦》四种,而《牡丹亭还魂记》被称为千古之绝调,其结构词采皆优于群作家。临川以后至入清,洪昉思有《长生殿传奇》,蒋藏园著《红雪楼九种曲》,李笠翁撰《十种曲》,孔云亭所作有《桃花扇传奇》。

纵观中国戏曲之一般情况,约略可以通观其特质。中国戏曲本来之目的不在于伎艺,而在于教诲。波斯涅特谓如以史教诲愚盲之徒,乃中国刑法之所定,欲使观者为德义之实践,借正人君子、贞妇孝子之实传小说演于舞台,以成其旨义,其所云犹未能尽悉。盖禹域有重实际的倾向,故欲借儒教的德义以作系缚,其戏曲本自有此一倾向,毋宁说至其后来,更完全以此为第一旨义。然追溯戏曲发达之当时,并非窘束于如此之窠臼里。如《琵琶记》固是叙孝妇写贤妻,但《西厢记》纵被视作淫书,岂非仍以名篇作流传耶?然则随其发达,渐成道德窠臼里之物。故笠翁曰:“窃怪传奇一书,昔人以代木铎。因愚夫愚妇识字知书者少,劝使为善,诫使勿恶,其道无由,故设此种文词,借优人说法,与大众齐听。谓善者如此收场,不善者如此结果,使人知所趋避。是药人寿世之方,救苦弭灾之具也。”孔云亭则云:“传奇虽小道,凡诗赋、词曲,四六、小说家,无体不备。至于摹写须眉,点染景物,乃兼画苑矣。其旨趣实本于三百篇,而义则《春秋》,用笔行文,又为《左》、《国》、《太史公》也。于以警世易俗,赞圣道而辅王化,最近且切。今之乐犹古之乐,岂不信哉?《桃花扇》一剧,皆南朝新事。父老犹有存者。场上歌舞,局外指点,知三百年之基业,堕于何人,败于何事,消于何年,歇于何地,不独令观者感慨涕零,亦可惩创人心,为末世之一救矣。”故劝善惩恶、启蒙教导,洵为中国戏曲之第一旨义。

倾倒于此余势,于中国未见悲剧之沉痛者。多是喜剧。既无大破裂,亦无惨绝悲绝。其终则大团圆。散者聚,离者合。《牡丹亭还魂记》,奇想落自天外,然其结云:“风流况,施刑正苦,报中状元郎。”佳人配才子,观者无遗憾。李笠翁乃喜剧作家,其为《风筝误传奇》作跋,乃曰:

传奇原为消愁设,费尽杖头歌一阙。

何事将钱买哭声,反令变喜成悲咽。

笹川临风与他的中国戏曲研究 共有10页,您还有2页没有浏览

首页 上一页 [2] [3] [4] [5] [6] [7] [8] [9] [10] 下一页 尾页  页次:8/10
我来说两句......
赞一个  损一下
精彩史料专题
文艺史料
名家文章专辑

Microsoft OLE DB Provider for SQL Server '80040e14'

ݿ 'i9a7b81124b5h2a1c0l2n6e8' ־Ҫ޷־еĿռԭ sys.databases е log_reuse_wait_desc С

/Mate/Show.asp 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