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中国网络文学联盟文艺史料古代文学

笹川临风与他的中国戏曲研究

收录:2012-6-15  作者:黄仕忠  来源:文化遗产2011年第3期  点击:1772
赞一个 赞 0  损一下 损 0
更多精彩文章,敬请点击浏览黄仕忠专辑

曲谱者,填词之粉本,犹妇人刺绣之花样也。描一朵,刺一朵;画一叶,绣一叶。拙者不可稍减,巧者亦不能略增。然花样无定式,尽可日异月新;曲谱则愈旧愈佳,稍稍趣新,则以毫厘之差,而成千里之谬。情事新奇百出,文章变化无穷。总不出谱内刊成之定格,是束缚文人,而使有才不得自展者,曲谱是也。私厚词人,而使有才得以独展者,亦曲谱是也。使曲无定谱,亦可日异月新,则凡属淹通文艺者,皆可填词。何元人我辈之足重哉!依样画葫芦一语,竟似为填词而发。妙在依样之中,别出好歹。若稍有一线之出入,则葫芦体样不圆,非近于方则类乎匾矣,葫芦岂非易画者哉。明朝三百年,善画葫芦者止汤临川一人,而犹有病其声韵偶乖、字句多寡之不合者,甚矣,画葫芦之难,而一定之成样不可擅改也。

所言曲谱之排新尚旧,新者不易作。虽巧犹难动人之情。其旧者易入人耳,易动人情。

要之,中国之戏曲者,幼稚也。欲使发达而犹未能者也。论其词采虽不乏名篇,然就其结构所见,若从戏剧意义上观之,则犹是稚气纷纷耳。“度却卢生这一人,把人情世故都高谈尽,则要尔世上人,梦回时,心自忖。”在《邯郸梦传奇》里作此一喝之汤临川,其逝也既久,玉茗堂岑寂,大梦醒来,枯骨何由得观?“填词本意待如何,只为风流剧太多;欲住名山逃口业,先抛顽石砥清波。”作此《奈何天传奇》跋之笠翁,亦已坟上草色离离。筝歌岂又能传风流韵事耶?孔云亭去又茫茫,终又无后继者。何时得再现可使中国戏曲又一转化之人耶?

(明治三十年六月稿)

注释:

[1]吴同瑞等:《中国俗文学概论》,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2000年版,第1页。

[2]笹川临风:《琵琶记物语·例言》,东京博德成象堂,1939年版。

[3]译者:佟君(1963-),日本冈山大学文学博士,中山大学外国语学院日语系教授,华南日本研究所副所长。

[作者简介]黄仕忠(1960-),男,浙江诸暨人,文学博士,中山大学中国非物质文化遗产研究中心、中国古文献研究所教授。

原载:文化遗产2011年第3期

首页 上一页 [2] [3] [4] [5] [6] [7] [8] [9] [10] 尾页  页次:10/10
我来说两句......
赞一个  损一下
精彩史料专题
文艺史料
名家文章专辑

Microsoft OLE DB Provider for SQL Server '80040e14'

ݿ 'i9a7b81124b5h2a1c0l2n6e8' ־Ҫ޷־еĿռԭ sys.databases е log_reuse_wait_desc С

/Mate/Show.asp 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