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中国网络文学联盟文艺史料新闻传播

科学研究焉能画地为牢——回顾传播研究史上的一件往事

收录:2005-11-28  作者:张允若  来源:www.ilf.cn  点击:666
赞一个 赞 0  损一下 损 0
更多精彩文章,敬请点击浏览张允若专辑

接触过传播学的人大概都知道西方传播学中的两大流派,即传统学派和批判学派。这两大学派研究的出发点、着重点以及研究方法都有很大的不同。简而言之,前者是在不触动现行传播体制的前提下,着重研究传播的过程和要素,研究传播怎样取得最佳效果,这是一种微观的实用主义的研究;后者则把传播现象置于社会政治经济的背景之下,注重研究传播的一般功能,它同社会相互影响、制约的一般规律,这是一种宏观的更具批判性的研究。几十年来,前者为大众传播服务于资产阶级的政党竞选、对外宣传、广告宣传、公关活动提供了种种理论上的指导,而后者则对资本主义传播体制的问题和弊端,作了种种剖析和批判。

那么,两种学派的分歧起源于何时呢?一般来说,是60年代西欧学者对美国的传播学说进行批判性审视和研究,正式形成了两派的分野。但是分歧的源头还可以追溯到60年前的一件小事,回顾起来十分耐人寻味。

那是第二次世界大战的前夜,欧洲上空阴云密布,著名的奥地利社会学者保罗·拉扎斯菲尔德离开了法西斯威胁下的故土,来到了美国,执教于著名的普林斯顿大学。不久,在洛克菲勒基金会的资助下,建立了一个广播研究中心,并且按照基金会的要求开展了名为“普林斯顿广播计划”的课题研究。这项课题的宗旨是要调查分析广播媒介对社会的影响力,研究如何使广播媒介更好地为既定的宣传目标服务。1938年,德国著名学者西奥多·阿道尔诺来到美国访问,拉扎斯菲尔德乘此机会邀请他同自己一起从事“普林斯顿广播计划”的研究,阿道尔诺欣然应允了。可是事隔不久,阿道尔诺就发现自己和这些同行格格不久,合作难以继续,不得不半途而退。事后阿氏回顾这段经历时曾经写道:洛克菲勒基金会有关研究的章程明确规定,“研究必须在流行于美国的商业性广播体制的限度内进行,也就是说,对这种体制本身,其文化和社会后果及其社会、经济的先决条件都不要去分析。”他对美国学者竟然会囿于这样一种“危险的方法论圈子”感到颇为震惊。显然,在阿氏看来,既然是搞科学研究,就应该对现存的传播现状作全面的审视,不能人为地划出禁区。然而,就洛克菲勒基金会而言,他们之所以出钱资助这项研究课题,实在是出于功利目的,只要求这些秀才为自己的传播活动出谋划策而已,这样一种老板雇佣仆人的态度当然使阿氏感到难以接受而悻然离去。

“普林斯顿广播计划”后来因故夭折,拉扎斯菲尔德转移到了哥伦比亚大学继续从事传播效果的研究,并且颇有建树,成了美国传播学的主要奠基人之一。不过拉氏还是很有自知之明的,他在1941年写了《论经营管理和批判的研究》一文,坦陈了他同阿道尔诺在研究思想上的分歧。他认为:美国的研究是“经营管理的研究”,是“为服务于公共的或私人的经营管理机构而进行的那种类型的研究”;而阿道尔诺所代表的研究思想则是“对现行社会制度中传播工具的一般作用”都要加以审视的批判性的研究。这种分歧,后来就演化成了传统学派(也称经营管理学派)和批判学派之间的明显而深刻的分歧。

阿道尔诺是德国法兰克福学派的代表人物,对于法兰克福学派的哲学社会学思想如何评价,这不是本文的任务。但是,阿氏在这件事情上体现的科学研究思想和态度,倒是值得赞赏的。科学研究应该有宏观的眼光,惟其如此才能在整体上把握研究对象,把握事物发生发展的根本规律。对于行为过程的微观研究虽然也是需要的,但它毕竟离不开宏观研究的指导,并且归根结底是从属于宏观研究的。科学研究应该有批判的眼光,惟其如此才能超越传统、超越前人,有所发现、有所创新;惟其如此才能发现问题、揭示矛盾,促进现实的变革和进步。如果某种研究只能画地为牢、囿于一格,对现存的秩序不能有丝毫质疑,或者只能为现有的观点作诠释、按特定的调调去吹号,那还能叫做科学研究么>

科学研究焉能画地为牢——回顾传播研究史上的一件往事 共有2页,您还有1页没有浏览

首页 [1] [2] 尾页  页次:1/2
我来说两句......
赞一个  损一下
  • 网友点评
  • 点赞一族
 ※ 文章水平一般哪?!暂时还没有网友给《科学研究焉能画地为牢——回顾传播研究史上的一件往事》点评。
 ※ 文章水平一般哪?!暂时还没有网友给《科学研究焉能画地为牢——回顾传播研究史上的一件往事》点赞!
精彩图文
红楼梦考论
红楼梦考论
从思想史角度切入当代汉诗的内核——评赵思运、韩金玲《中国大陆当代汉诗的文化镜像》
从思想史角度…
古典小說論集
古典小說論集…
中国古代短篇小说集
中国古代短篇…
张兰阁的戏剧狂想曲
张兰阁的戏剧…
红楼梦文化面面观
红楼梦文化面…
精彩史料专题
文艺史料
名家文章专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