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中国网络文学联盟文艺史料古代文学

中国古代小说写人研究的现代视野及基本理路

收录:2007-7-17  作者:李桂奎  来源:www.ilf.cn  点击:2025
赞一个 赞 0  损一下 损 0
更多精彩文章,敬请点击浏览李桂奎专辑

[摘要]在当前学术背景和学术条件下,要全面开创中国古代小说写人研究的新局面必须打开现代视野,应当遵从下列基本理路:首先,以关注内部研究的“叙事学”研究为镜鉴,重新研读并挖掘中国古代经典小说文本的写人精髓,着力解答好“应该如何写”等一系列揭示文学写人内在规律的问题。其次,运用文化意义上的现代修辞作为方法论,特别是要积极应用戏剧主义修辞批评的角色理论、女性主义修辞批评以及后现代修辞批评的符号学、精神分析等理论方法,来冲撞传统写人研究的条框。最后,注重还原来自传统画论的“形神相对论”等话语,着力推出“绘态”、“传情”、“写心”、“构图”等其他文论范畴,并对这些写人论话语进行现代阐释,从而保障中国古代小说写人研究的本土化和自主性。

[关键词]叙事;写人;内部研究;现代修辞学;画论话语;现代阐释

在近些年来的中国古代小说研究中,相对于“叙事学”推动下不断升温的叙事研究而言,写人研究不免显得相对萧条冷落。为了拯救文学写人研究相对萧条冷落的研究现状,我们必须着意于打开现代视野,探求出一条新的研究理路。在风行的“叙事”研究镜鉴下,致力于从中国经典小说的文本内部提取写人智慧,同时,注意运用文化意义上的现代修辞学的思维方法,以本源于古典绘画理论的传统文学写人话语来设计研究方案。

一、关注形式层面的写人技法问题

面对“一千个读者,便有一千个哈姆莱特”的形象分析空间,偏重于社会化、道德化人物形象分析的“人物论”“人物谱”路数,已经渐渐地失去了其阐释的实际意义。为拯救这种偏于外部研究带来的困惑,使中国“写人”研究带有原理性,我们应当首先吸取业已走向成熟的“叙事学”研究的经验,特别是要注意借鉴其关注文本内部研究的理论方法和运作路数。

首先,在理论重心上,现代视野下的中国古代小说写人研究一定要突出“应该怎么写”这一发掘文本艺术规律的问题。

过去,虽然人们在对以小说为代表的叙事文体进行艺术经验以及创作规律的阐释时,为我们留下了很多颇有见地的观点,但是,由于受到传统儒家心理结构的影响,中国古代文论很早就形成了以“诗言志”、“文载道”为基础的社会历史批评理路,再加特别受到当时“政治决定论”、“社会反映说”的影响,人们对“写什么”的关怀远远胜过对“怎么写”的瞩目。首先占据主流话语的是对高尔基关于“文学是人学”理解的偏颇,单项性地认为文学的使命在于塑造具有教育意义的典型。然而,古往今来,人们在关于“写什么”问题见仁见智的探讨中,不知耗费了多少精力,也不知闯入过多少误区。就在20世纪80年代以前,我们还一会儿提倡文学要专写“工农兵”、“高大全”,一会儿又投入到“中间人物”到底能不能写的讨论中去,搞得作家们无所适从。的确,笼统地提起“写人”课题,人们自然会感到它所涉及的问题必将多而又多,然而,我们一旦把研究视野面向属于形式批评的“叙事学”研究这一参照系,我们的课题就会显得更加集中,真正把文本写人笔法的探讨当作根本,从而避免陷入纠缠人物是非褒贬、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的怪圈。这种风向的逆转自然首先得力于西方形式主义批评。

众所周知,形式主义批评尽管存在着这样那样的缺陷,但其强调文本内在研究的特点有利于纠正以往研究的弊端,故而受到人们的普遍喜爱。作为20世纪形式主义文论开端的俄国形式主义,强调艺术的自律性,认为批评的着眼点应在作品本身。如托马舍夫斯基曾经指出:“作家及其最热心的读者,首先是热心于写作技巧,而这种兴趣几乎是文学最强大的推动力。”[1](P108)这里所谓的“热心于写作技巧”,也就是热心于探讨“如何写”,是形式主义批评的基本特征。英美新批评进一步巩固了文本中心意识,大力排斥文学的外部研究,如布鲁克斯曾经理直气壮地说:“形式主义批评家主要关注的是作品本身。”[2](P488)叙事学对叙述话语的研究与新批评中的小说形式研究一脉相承。法国结构主义语言学及其影响下的各种结构主义批评更是直接催生了叙事学,因而我们经常称叙事学为“结构主义叙事学”。总之,俄国形式主义、英美新批评、法国结构主义以及其影响下的经典叙事学都是二十世纪形式主义文论这一大家族的成员。它们关注文学系统自身的特征或规律,将文学作品视为独立自足、自成一体的艺术品。这些从纯形式着眼研究文本话语,尤其是“从形式分析进入意义”的研究方法,有利于疏导我们以往研究的困惑。结构主义叙事学之所以引进“叙述者”观念就是为了拉开社会存在与文本话语的距离,它大致从叙事顺序、叙事时距、叙事频率、叙事语式、叙事语态等几个方面探讨叙事的规律,较少涉及文本之外的其他话题。参照这种理论姿态,我们拟进行的新型写人研究就不再按照过去的思路,把主要力量用于一一解答写什么样的人、写人的哪些方面以及写何种人际关系等诸如此类的所谓“内容”方面的问题。同时,关于生活原型和艺术形象之间的关系以及人物的真实性和虚构性的关系等艺术构思方面的问题,我们同样不拟纳入“写人”研究的理论构架之中。另外,根据“新批评”的观点,所谓某某作品“艺术论”、“人物论”、“人物谱”等等命题都打破了文本的整体性,且远离了“如何写”的轨道,我们也暂且将它们作适当的疏离。这样,我们的大课题就缩小为能够与形式批评的“叙事学”相镜鉴的写人特征和写人技巧等方面的问题,相当于传统人物塑造、形象刻画等课题所统辖的地盘。

中国古代小说写人研究的现代视野及基本理路 共有8页,您还有7页没有浏览

首页 [1] [2] [3] [4] [5] [6] [7] [8] 下一页 尾页  页次:1/8
我来说两句......
赞一个  损一下
  • 网友点评
  • 点赞一族
 ※ 文章水平一般哪?!暂时还没有网友给《中国古代小说写人研究的现代视野及基本理路》点评。
 ※ 文章水平一般哪?!暂时还没有网友给《中国古代小说写人研究的现代视野及基本理路》点赞!
精彩图文
红楼梦考论
红楼梦考论
从思想史角度切入当代汉诗的内核——评赵思运、韩金玲《中国大陆当代汉诗的文化镜像》
从思想史角度…
古典小說論集
古典小說論集…
中国古代短篇小说集
中国古代短篇…
张兰阁的戏剧狂想曲
张兰阁的戏剧…
红楼梦文化面面观
红楼梦文化面…
精彩史料专题
文艺史料
名家文章专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