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中国网络文学联盟文艺史料书目文献[专题]诗经研究

《朱熹诗经学研究》

收录:2011-12-20  作者:马银琴  来源:www.ilf.cn  点击:661
赞一个 赞 0  损一下 损 0
更多精彩文章,敬请点击浏览马银琴专辑、或者诗经研究专题

《朱熹诗经学研究》檀作文著学苑出版社2003年8月版

在两千多年的诗经学史上,每个时代都产生过能够代表这个时代最高学术成就的里程碑式的人物,他们的著作,不仅是后人研究《诗经》时不可或缺的参考资料,同时也成为诗经学史研究的重要对象。朱熹就是其中的一位。翻阅学术史上相关的研究成果,我们可以直观的看到人们对待这位集宋学之大成的历史人物的重视程度。但是,从另一个角度看,尽管研究过《诗经》的人都能对朱熹的诗经学评说一二,却很少有人专门对此做深入系统的讨论。至2000年,莫励锋先生在他的《朱熹文学研究》一书中,始设专章分四个方面专门讨论了“朱熹的诗经学”:一、朱熹对《诗序》的看法,二、朱熹对“淫诗”的观点,三、朱熹关于“赋、比、兴”的分析,四、《诗集传》在章句训诂方面的成就。继此之后,檀作文的这部研究朱熹诗经学的专著方始出版。

作者对朱熹诗经学的讨论是从分析汉、宋诗经学的异同开始的。作者认为,汉、宋诗经学的差异主要从四个方面表现出来:一、在文本阐释方法上,前者是“依《序》说诗”,后者是“求诗本义”;二、在《诗经》文本性质的认识上,前者为“政治美刺诗”、后者则为“一般抒情诗”;三、在对“赋比兴”的认识上,前者从取义的角度比附于道德和政治,后者则从修辞的角度提出“不甚取义”;四、在对待《诗》之用的问题上,前者讲究以礼说诗、通经致用;后者则重视内省,提倡“养心劝惩”。作者对朱熹诗经学的讨论,即依此纲要所列细目展开。

首先,在“朱熹的诗经学释义原则”这个题目下,作者讨论了朱熹废序的具体手段与说解《诗》义的根本方法。作者提出:“‘涵泳文奉,求诗本义’是朱熹说诗的根本方法,‘揆以情理’和‘考诸书史’则是其辩驳《诗序》的具体手段。”而“涵泳文本,求诗本义”与废《序》之间又直接相关,“从涵泳文本自身求《诗》本义,进而发现《诗序》不尽合于(诗》旨,实是朱熹废《序》的根本”。而朱熹撕以要废《序》,之所以要以“涵泳文本”的方式来求诗本义,这又与他对《诗经》文本性质的认识有密切的联系。因此,作者紧接着便以全书的主要篇幅讨论了“朱熹对《诗经》文学性的认识”这个问题。这一讨论由两部分构成:首先,以“淫诗”说为中心,通过分析朱熹对“淫诗”抒情主体身份的确认、“里巷歌谣”说的实质、及其对《诗三百》文学性表现手法的认识,肯定了“朱熹已经是在很大程度上用文学的眼光来看《诗经》”的观点。其次,以“赋比兴”之“兴”为中心,通过分析朱熹“兴诗不甚取义”的说法,指出朱熹扬弃了汉儒以比附说诗的方法,把“兴”视为写作上的一种修辞手段,从而使得《诗经》文本的独立价值被进一步凸显出来。

但是,朱熹毕竟是一位理学大师,尽管他“已经是在很大程度上用文学的眼光来看《诗经》”了,但是,理学思想仍然是他注释《诗经》的理论基础。因此,作者在第四章,亦即全书的最后一章专门讨论了理学思想与朱熹诗经学之间的关系,如以“养心劝惩”的义理学说来重新理解“思无邪”等。通过对《诗集传》中表现出来的理学思想进行分析,作者指出,朱熹注《诗》,是在尊重文本的独立地位的前提下发扬宋学义理的,但另一方面,理学的立场也时时妨害对诗义的正确理解。

本书的作者檀作文是一位非常年轻的学者,此书也只是他学术生涯的“阶段性成果”。因此,在论述过程中留下一些问题,如理性的挖掘不是很深,有些推论>

《朱熹诗经学研究》 共有2页,您还有1页没有浏览

首页 [1] [2] 尾页  页次:1/2
我来说两句......
赞一个  损一下
  • 网友点评
  • 点赞一族
 ※ 文章水平一般哪?!暂时还没有网友给《《朱熹诗经学研究》》点评。
 ※ 文章水平一般哪?!暂时还没有网友给《《朱熹诗经学研究》》点赞!
精彩图文

Microsoft OLE DB Provider for SQL Server '80040e31'

ʱѹ

/Mate/Show.asp 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