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中国网络文学联盟文艺史料古代文学[专题]李贽研究

佛经与李贽思想之启蒙

收录:2011-12-17  作者:许建平  来源:河北学刊20074  点击:3041
赞一个 赞 0  损一下 损 0
更多精彩文章,敬请点击浏览许建平专辑、或者李贽研究专题

李贽喜好佛教,当时与后世的儒派学者多目之为“狂禅”、“异端”。李贽对此坦然自若,非但不予反驳,反而毫不隐晦,自称为释伽子弟,乃至削发为僧,身居佛院,教化佛家子弟。李贽与佛教的密切关系除了时代的原因外,还有其自身的独特缘由。一是在不长的时间内家中接连七位亲人相继去世,使他产生死的恐惧和弄清生死大学问的强烈愿望,而佛学就是解决人生死的大学问,故而一心向佛。二是他身患重病,得佛僧、佛典救命,遂与佛学结下不解之缘。三是佛经竟成为他一生真正的启蒙之书,读后思想为之一变,忽然明了万世万物的生灭因缘,而后再反观儒、道之学,别出手眼,见人所未能见。故而,李贽并不以深通佛教为耻辱,反而深为自豪。他接触佛学是在北京礼部任上,而在南京刑部任上更深得心学之三昧,然而,他老年回顾自己一生的求道的思想历程时,对于两京阶段所学却持否定态度,明言其思想启蒙于后来所读佛教经典:

余自幼读圣教不知圣教,尊孔子不知何自可尊,所谓矮子观场,随人说妍,和声而已。是余五十以前真一犬也,因前犬吠形,亦随而吠之,若问以吠声之故,正好哑然自己失笑也已。五十以后,大衰欲死,因得友朋劝诲,翻阅贝经,幸于生死之原窥见斑点,乃复研穷《学》、《庸》要旨,知其宗贯,集为《道古》一录。于是,遂从治《易》者读《易》三年,竭昼夜力,复有六十四卦《易因》锓刻行世[1](卷2,《圣教小引》)。

既然李贽说他五十岁前学道是处于“矮子观场,随人说妍”及“前犬吠形,亦随而吠之”的懵懂、盲从阶段,以及他突越这一阶段的启蒙是在“翻阅贝经”之后,那么,要了解其思想启蒙,须知道他何时“大衰欲死”,何时翻阅佛经,所翻为何经典。而后方可明了佛经对李贽的思想究竟产生了哪些影响。

那么“大衰欲死”,“翻阅贝经”究竟是在何时、何地,黄安?麻城?抑或姚安?需指出的是,“集为《道古》一录”、“复有六十四卦《易因》锓刻行世”与“翻阅贝经,幸于生死之原窥见斑点”的时间相差甚远。《道古录》写于明万历二十四年秋至二十五年(1596—1597)春在山西沁水(李贽70---71岁);《易因》写于明万历二十六年夏至二十九年(1598—1601)春在南京、济南、黄蘖山、通州等地(李贽72—75岁)。而“翻阅贝经”的时间(50多岁)要比这早得多。所以,不能将这一段话所言时间都看成是李贽思想启蒙的时段。如果说“翻阅贝经”、“于生死之原窥见斑点”是李贽思想真正启蒙的开始,那么,后来两部书的问世则是启蒙后思想的进一步深化中的两个标志。后两次演进的时间和地点都很清楚,比这更重要的思想启蒙时间反倒甚是模糊,所以很有将其弄清楚的必要。

那么,李贽“大衰欲死”、“翻阅贝经”在何时何地?就时间“五十以后”一句而论,即不是五十岁前,也不是六十岁(包括六十岁)以后(若六十岁便说“六十以后”了),而是五十至六十岁之间,即明万历四至十三年(1576—1585)。这九年间李贽的行踪大体如下:明万历五年,由南京刑部员外郎转升为云南姚安太守。秋季到任。明万历八年秋任满,明万历九年春回到湖北的黄安。明万历十三年迁居麻城维摩庵。明万历五至八年,李贽在姚安任上沉迷于佛教,但未见患病记载。明万历九年回到黄安,所读之书为《老子》、《庄子》,编纂《藏书》[1](卷1,《与焦钧侯》),未见有读佛经的迹象,却曾患病(明万历九年夏“中伏即卧病”;十二年春“老病遽作”);明万历十三年春,已迁至麻城。由此可见,李贽初次“翻阅贝经”的地点在姚安,恰是51~54岁之间。

佛经与李贽思想之启蒙 共有9页,您还有8页没有浏览

首页 [1] [2] [3] [4] [5] [6] [7] [8] [9] 下一页 尾页  页次:1/9
我来说两句......
赞一个  损一下
  • 网友点评
  • 点赞一族
 ※ 文章水平一般哪?!暂时还没有网友给《佛经与李贽思想之启蒙》点评。
 ※ 文章水平一般哪?!暂时还没有网友给《佛经与李贽思想之启蒙》点赞!
精彩图文
追寻江南文化的灵魂
追寻江南文化…
《翁心存日记》价值之初估
《翁心存日记…
红楼梦新说
红楼梦新说
古代戏曲小说叙事研究
古代戏曲小说…
搜神记语言研究
搜神记语言研…
秋菊打官司
秋菊打官司
精彩史料专题
文艺史料
名家文章专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