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中国网络文学联盟文艺史料古代文学

清代江南文化家族的特征及其对文学的影响

收录:2011-12-17  作者:罗时进 陈燕妮  来源:江苏社会科学20092  点击:1611
赞一个 赞 0  损一下 损 0
更多精彩文章,敬请点击浏览罗时进专辑

这里我们需要将考察的视角移向与母教相关联的“外家”。在江南许多文化家族演进过程中,外家作为母系氏族的文化集成发生过极其重要的影响。由于清代江南文化家族众多,风气相对开放,女性在这样的家族中从事文学阅读和文化研习有着得天独厚的条件,当她们及笄待字时,往往已经通经擅文。一般来说因为在婚嫁上讲究“德配”,即不仅重视联姻的门第层次,而且重视其文化和道德层次,因此所出嫁的大都是同样的文化家族。这样的家族需要她们在遇到丈夫长期游宦在外抑或不幸早逝时,亦严亦慈,教育和培养子女。而每当此际,为了使子女有一个更好的教育和成长环境,她们往往动员出外家的力量,让母系家族成为母教的延伸,使整个外家成为重要的支持力量;同时外家源于亲情,也源于文化传承的需要,有意识地培育、扶持外孙或外甥。这样在江南文化家族中,“母教”实际上扩大为“母系教育”,这对学术和文学人才的培养具有特殊意义。

在清代江南文坛影响最大的是阳湖洪亮吉之于外家蒋氏家族的关系。据吕培《洪北江先生年谱》及卢文弨《抱经堂文集》卷三十《国子监生洪君家传》,知阳湖洪氏家族原自歙县迁来。亮吉父翘,字楚珩,无功名,而亮吉之母家蒋氏出自武进云溪蒋氏家族,这是一个著名的文化世族。亮吉六岁丧父,后即随母移居外家,至二十二岁其外祖母龚太孺人去世后离开,在外家共生活了十五年。可以说洪亮吉整个青少年时期都是在外家度过的,外家给与他完整的文化养成。对外家教养之恩,亮吉须臾不能忘怀,自外祖母去世后,就尝欲仿东坡、晦庵作《外家纪闻》以志纪念。嘉庆二年,亮吉直上书房时曾作《元夕有怀四首》,开篇即云“半生思纪外家闻,清泪时时滴典坟”。

在清代常州文化家族中,不少著名文人都曾有过从学外家的经历,如陆继辂《先太孺人年谱》曾记述乾隆五十四年(1789)就读舅家的情况:“五十四年己酉,(太孺人)五十五岁。时生计日益困乏,不复能延师家塾。适从舅氏庄乐闲先生绳祖,延其族达甫先生宇逵课子荣诰及从孙轸,太孺人输钱四万,命不孝就读舅家。同学者为洪饴孙孟慈,董恒善贻令、敏善裕来,谢回庭兰。”康乾之际无锡顾栋高为著名文史家华学泉之甥,年轻时顾氏从华学泉习经,深有体悟,康熙六十年进士,授内阁中书,后归里专意究心经史,发明义理,著述甚富。刘逢禄是今文经学常州学派一代宗师庄存与的外孙,经学家庄述祖的堂甥,少时即从外祖和舅氏学,尽传庄氏之学,著有《公羊俞氏释例》、《公羊何氏解诂笺》、《左氏春秋考证》、《论语述何》、《尚书今古文集解》等,成为常州学派的奠基人之一。很有意味的是,刘逢禄在后辈中特喜外甥赵振祚(康熙名臣赵申乔的六世孙),因此振祚自幼能从刘逢禄读书,而通《春秋》、《易》、《礼》之学。

外家的文化扶持和教育,对清代江南文化家族文学力量的形成起到了重要作用。清初宜兴戏曲家万树,字红友,为当地著名戏曲家、词人吴炳外甥,能传其学。董士锡的舅氏为张惠言,士锡十六岁即从张惠言游。惠言为《易》学名家,士锡承其指授,治经学,对虞翻《易》义尤为精通。其词亦受惠言影响甚大,沈曾植称其为正嫡。杨芳灿舅氏为金匮顾斗光,顾氏乃著名文化家族,芳灿稍长,即从舅氏顾君游,为诗时得佳句。龚自珍在金坛段氏外家喜好其舅氏段右白诗,作诗云:“少年哀艳杂雄奇,暮气颓唐不自知。哭过支硎山下路,重抄《梅冶》一奁诗。”(16)诗下自注曰:“舅氏段右白,葬支硎山,平生诗,晚年自涂乙尽,予尚抱其《梅冶轩集》一卷。”可见,龚自珍之学诗颇受到其舅氏的影响。

清代江南文化家族的特征及其对文学的影响 共有8页,您还有2页没有浏览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6] [7] [8] 下一页 尾页  页次:6/8
我来说两句......
赞一个  损一下
精彩史料专题
文艺史料
名家文章专辑